一句话!

    如同五雷轰顶!

    弟媳妇眼神恶毒,他这个话的意思就是让自己守寡!

    她咬了咬嘴唇,她才二十八的年龄,怎们忍心在这里守寡!

    她本来想着要带着这些钱就离开的,可是没想到吴枫竟然说了这么一句。

    “凭什么!”这个弟媳妇发狂了,到底是谁,让他这么快就清醒过来,到底是谁?

    他要是知道这人是张扬,估计当场就会和泼妇一样冲上去。

    “没有凭什么,你是我二弟的人,你想要申请离婚,你认为行得通吗?”吴枫说完以后,径直的离开了大厅,他本来就在气头上,这个做法确实也有些不人道。

    等着出去以后,他长出了一口气,吸了一口烟,看到张扬走来,递给了张扬一根。

    他摆了摆手,自己是不抽烟的。

    “我这个做法是不是有点过了?”他甩了甩自己的猪头,模样很违和,很搞笑。

    张扬没有回到,反正这是你们的家事,一开始我就不打算牵扯进来,现在更不打算牵扯进来。

    见张扬没有回答,吴枫也明白了他的处境,没有再去追问。

    “以后在南港,只要有事,你就提我吴枫的名字,能帮忙的我都会帮忙!”吴枫哈哈大笑起来,拍了拍张扬的肩膀,如果手他之前是把张扬当做自己的可以利用的对象。

    那么现在,他就是把张扬当成自己的兄弟!

    张扬点了点头,这是吴寒也走了出来,吴枫看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这么憔悴了,心里顿时不是个滋味。

    在整件事情上,也多亏了自己的孩子,不然自己的产业最近不知道会亏损多少。

    “张兄弟。”吴枫掏出来一张会员卡,对着张扬郑重的说道,“这个卡拿着,只要在我店里消费,都是一折。”

    一折对珠宝商来说已经是很亏损了,这个会员卡他送出去的,根本就没有几张。

    张扬也毫不客气的收了起来,等到回去的时候,再给何夕他们带点玉佩,也是不错的。

    “最近市场的事情我要稍微处理下,所以可能出差比较多,就不能陪张兄弟喝酒了,就让吴寒带你在南港好玩的地方玩玩吧。”吴枫做事雷厉风行,知道自己做错以后,立马就要去挽回。

    好在现在都还不晚!

    看到自己的父亲再一次有了精神,吴寒的神色也比之前好多了。

    他很感激你的看了一眼张扬,如果不是张扬的帮忙,整件事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决呢。

    看到一切都解决,张扬也放心了,至少以后自己再来南港多少有个照应。

    吴枫走了以后,吴寒站在张扬的身边,试探性的问道:“扬哥,我们的电影为什么时候开始拍?”

    张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吴寒说道:“反正现在你爸的公司也恢复了正常,你好好休息一天,我们明天去找程毅问问。”

    “好!”吴寒高兴的说道,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去了,这段时间,他也好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翌日,天还没有亮,张扬整个人还在睡梦中,就听到有人在门口敲门。

    咚咚咚……

    咚咚咚咚……

    “什么事啊!”张扬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了起来,到底谁这么不识数,这个时间来敲门!

    他拿出来手机一看,才凌晨三点,怎么这个时候就有人敲门!

    而门口的人是吴寒的姐姐吴冰,听到里面有别的男人的声音把自己吓了一跳,家里什么时候来了一个男的。

    “开门!”吴冰毫不客气,直接用脚开始踹,本来睡意朦胧的张扬,背着暴躁的一声娇喝吓得睡意都没了!

    “谁啊!就让我开门!”张扬也毫不示弱,自己怎么来说也是吴枫的朋友,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有人能让开门。

    “这人和吴枫到底什么关系?”张扬在心中思索了,蹑手蹑脚的走到了门口,看都一个全身穿着雪白的衣服的女子站在门外。

    她的肤色都是雪白的,加上身着白色的衣服,在浓郁的夜色衬托下,显得格外轻盈醒目。

    张扬不由得愣了一下,本来早晨醒来,自己的小弟弟就挺威猛的,这样的刺激让自己的小腹一阵燥热。

    他急忙回去穿好了衣服,打开门以后,看着眼前白皙如雪的女子问道:“你好?你找谁?”

    “我找谁?我还想问问你是谁呢?”女子毫不客气一脚踢出,白光一闪,张扬急忙后退了一步。

    “喂!你这是干什么!”张扬后退了一步迫不及待的说道,“我是吴老板的朋友。”

    “我信你个邪!”女子毫不留情,直接把张扬逼近了屋里。

    张扬还纳闷了,这个女的到底是谁?吴枫的朋友,还是吴枫的女儿?

    “快说,你为什么在我弟弟的房间了!?”吴冰丝毫不退让,毕竟她也是练过的,防狼一脚这一招,可是让不少色狼悔恨终生。

    “我这是吴枫的朋友,不信你问你弟弟。”张扬赶紧解释,这人真是吴枫的女儿,怪不得周围的人都称呼吴寒叫小少爷。

    “可是这见面就开打的问候方式到底是跟谁学的?”张扬心里也纳闷,他和吴枫还有吴寒认识的时候,都没有这样吧。

    “快说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来我家?”吴冰向前跨出一步,胸脯微微耸动。

    张扬感觉自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这个女的是胸大无脑的那种类型吗?

    吴冰看到张扬眼睛盯在自己的胸脯上,脸上飘上一阵绯红,娇喝一声:“色狼,看腿!”

    张扬向后推着,已经退到床边,躲闪不及,忙说了一句:“踢空。”

    “扣除100倒霉点。”

    只见吴冰一脚踢空,另一只脚没有站稳,顺势朝着张扬倒去。

    他下意识的接住了吴冰,可是对方的脚刚好踩到自己的脚指头,张扬一阵吃痛,朝着床上倒去。

    一阵酥软进入了自己的大手掌中,张扬下意识的捏了一下,吴冰嘤咛一声,倒在了张扬的身上。

    而吴寒听到有吵闹的声,从另一个屋里走了出来,看到两人竟然贴近在一切,顿时脸色羞红,仿佛看了不该看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