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被张扬摁住以后,嘴里还放着狠话:“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张扬撇了撇嘴,现在的人都这么厉害了吗?怎么张口就是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给你说,你赶紧放了我,这件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

    张扬上去给了大一个大耳光子!

    啪!

    “你敢打我!”

    啪啪!

    “我告诉你,你再打我我就要报警了!”

    啪啪啪啪!

    张扬实在受不了了,竟然还有这么狂的人!

    我不禁要打你,我还要把你打得你妈都不认识!

    “让你嘴硬,还当没发生过,你说的倒是轻巧。”张扬又给了一个大耳光子,狠狠的说道。

    “是你!”何夕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让张扬打了一个冷颤。

    “何夕,你来了怎么不说一声,吓我一跳。”张扬嘴上说着话,手上可没有放轻力度,狠狠的掐着这个男子。

    男子看到何夕的时候,也是愣了一愣,他前段时间尾随一个女人的时候,就是被这个女警察给抓起来的,好在家里把自己保出来了。

    但是这个女的真的不好惹啊!

    他一下哑了,这真的是冤家路窄,他自己把头埋的深深的,假装听不到何夕说话。

    何夕上前,一把抓住了男子的头发,认出来他就是当时尾随女子的那个车主。

    “上次没有你的证据,这次好了,抓个正着!”何夕对着张扬说道,“带回去!”

    张扬听到这语气,愣了愣:“你没带人吗?”

    何夕一阵尴尬,跺了跺脚说道:“让你带走就带走!”

    张扬无奈的撇撇嘴,然后眼睛瞄了一下蹲在地上哭的李苏苏,示意让何夕带回去。

    坐上车以后,男子才感觉到恐惧,这不是警车啊,这是私家车,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你们要干什么?”男子激动的说道,“为什么要带我上私家车?”

    “闭嘴!”张扬毫不客气的说道。

    何夕在前面开车,很快就把男子带到了自己的家里,张扬找了几个绳子,把男子绑结实,不的问道何夕:“带回家干什么?为什么不带到警局里?”

    “带那里说不定又被人保出来了。”何夕看着眼前的男子,嘴角透出一丝狡黠的,“这种事情,我们私下解决。”

    何夕以前的时候也受到过侵犯,对这种人更是恨之入骨,当时如果不是张扬到场,自己可能早就被侵犯了。

    所以对李苏苏,何夕则是百般安慰。

    李苏苏终于从恐惧中回过神来,她看着眼前被绑成粽子的男子,眼睛里透着痛恨。

    张扬一看,完蛋了,你这是被两个女的都给恨上了。

    他幸灾乐祸的在一旁看着,看看这个猥琐的男子到底多可怜。

    而此时路李苏苏说话了:“姐姐,你是警察是吧,能把他送到警局吗?”

    何夕看着李苏苏,这个女孩到底想什么,这种人送到警局里,只要花点钱,就可以再保出来。

    可是看李苏苏的说话的样子,明显没有开玩笑。

    她思索了一会,打了一个电话给李科长,大约半小时,男子就被警察给带走了。

    而此时张扬则是在自己的微博上发了一篇文章《为何网约车屡教不改?》

    他把今天经历的事情简单的说一下,接着网络上很快就炸了。

    “这种人渣,就应该死刑!”

    “网约车整改,整改个屁!”

    近几天本来网约车的事情就闹得沸沸扬扬,张扬的一篇文章很快就上了热搜。

    “死刑太严重了,毕竟这人什么都还没犯呢。”

    有人提出了理性的想法。

    “他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没错,这种人以后就不要让他开车!”

    而此时警局里的李科长看到这些舆论消息以后,皱了皱眉头,张扬啊就是容易给自己找这种麻烦。

    不过很快他笑了笑,这样也好,上次让这个人给保了出去,这一次怎么又要关上他几年!

    猥琐的男子还在庆幸自己被送到了警局,等到过两天自己就出去,还不知道外面已经对他口诛笔伐了,这一次出去,看来是要难了。

    李苏苏在张扬的家中休息了一夜,精神头也好了许多,张扬亲自给做了早饭,吃完以后,李苏苏说要告辞了。

    张扬看她的脸色,精神头虽然好了不少,可是脸色依旧苍白,心神不定。

    看到她离去,张扬感觉心里有些憋屈,坏人惩治了,那么谁来为受害者买单呢?

    张扬看着她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只是一个小人物,就算有系统的帮助,自己也不过是个小人物。

    他摇了摇头,不再想这种事情,这种事情再怎么想,也解决不了。

    张扬伸了一懒腰,准备回屋里补个觉。

    “扬哥。”何夕突然从背后揽住了张扬,声音变得柔弱。

    “怎么了?”张扬转过身来,揉了揉何夕的脑袋,微微一笑。

    话还没说出来,何夕直接吻上了张扬的嘴唇,眼神迷离,小别胜新婚,更何况张扬还走了三个多月的时间。

    张扬被这一下弄得猝不及防,很快也被何夕带入了状态。

    因为李苏苏的存在,何夕一直表现出来,等着她一走,何夕立马找到了机会。

    两人从客厅缠绵到大床上。

    何夕的来上飘上一阵绯红,双眼妩媚,看着张扬。

    此情此景,不足为外人道也。

    张扬只感觉小腹一阵燥热,*难压,顺势把何夕推到在床上。

    他就像是一个厨师,开始对一条鱼刮鳞,露出白嫩的鱼肉,一顿大餐展现在自己面前。

    爆炒,生煎,清炖……

    厨师放下勺子,大餐做成,飘香四溢。

    何夕此时香汗淋漓,吐气如兰的对着张扬说道:“扬哥,满意不?”

    张扬躺在床上,心中的雾霾一扫而空,他看着天花板愣神。

    其实这样就可以了,我是扫把星,我本来就是让人倒霉的,我又不是什么救世英雄。

    这么想着,不一会他陷入了沉睡,累了,睡上一觉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