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扬看到他这个表情,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

    系统给自己的东西,终于不用只用来让其他人倒霉了。

    “刚才教给你的是《五禽戏》”张扬扶起来安云龙说道,“以后你每天早晚都找个地方练一次,不仅对对你的暗疾有好处,而且还能强身健体。”

    “不过。”张扬面色略作沉重地说道。

    “不过什么?”安云龙看张扬的脸色这么沉重,心里咯噔一下。

    “这套《五禽戏》你不能教给任何人,包括你的女儿。”张扬皱着眉头对着安云龙说道。

    安云龙听到这话,自然也知道张扬的意思,他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张兄弟,我老安的嘴很严,你就放心吧。”

    有句话叫做物以稀为贵,张扬必须让对方感觉到教给他的东西,是珍贵的,这样对方才会感激自己。

    安云龙咳嗦了两声,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的气脉这么通顺,他握住了张扬的手说道:“张兄弟,大恩不言谢。”

    张扬尴尬的挠了挠头说道:“叔叔你别这么叫,还是叫我小张就好了。”

    安云龙哈哈一笑说道:“小张,今晚我请你吃饭,你一定要留下来。”

    两人出了地窖,来到了屋子里,这个时候屋子里又来了一个人。

    这人手里拿着一个医疗箱,面色激动。

    “你说有人拉着安老板去治病了?”男生嚎叫着,顿时感觉头大!

    他是安老板的私人医生,自然知道安云龙的症状,根本不可能医治,只能够慢慢的养。

    可是听他们的意思,安老板被一个年轻人带走了,而且和年轻人还不是医生。

    “那个,你别激动。”王浩上前安慰道,“张兄弟他不是什么坏人。”

    “我管他是不是坏人!”男子甩手哼了一声说道,“要是安老板有什么危险,他能够负责吗?”

    而就在男子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安云龙来到了带着张扬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什么事情,吵得这么凶?”安云龙咳嗦了一声说道。

    男子回头一看,安云龙面色红润,走起路来,虎虎生风。

    而旁边站着一个男子,长相清秀帅气,个头挺高,小有几分帅气。

    他急匆匆了走了过去,对着张扬说道:“就是你要个安老板医治,你有医师资格证吗?你懂医学吗?要是安老板出了问题,你负责得了吗?”

    男子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张扬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安云龙脸色一板说道:“小李,不要这么说话!”

    “安哥,他有可能就是江湖骗子,你千万不要被他骗了!”被称为小李的人神情激动的说道。

    这么说着,小李立马抓住了安云龙的手腕。

    “嗯?”他伸出手来,给安云龙把脉。

    对方并没有什么改变,甚至感觉身体更好了。

    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这一次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张扬,安老板这么多年的疾病,真的被这个年轻人给治好了?

    他是安云龙的私人医生,没有人比他还了解安云龙的病症,可是听对方的在坐人的意思。

    安老板跟着这个小子出去,还没有一个小时,就这么治好了?

    不对,还没治好,脉象虽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还是养。

    不过已经是相当于根治了。

    被成为小李的男人也不再大声嚷嚷了,他对着张扬微微一笑说道:“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是我太鲁莽了。”

    看对方这么这么诚恳的道歉,张扬也没有再去追究。

    而旁边的安明星眼睛都看直了。

    她可是知道这个被称为小李的男人有多高傲,因为是父亲的私人医生,平时他都不给自己脸色看,今天竟然道歉了?

    他又看了一眼张扬,这个男的到底是干什么的?难道真的不是医生,开着最新款的保时捷,而且还懂医术?

    安明星眼睛几乎都变成了星星眼。

    她没有自己姐姐那般心计,这个时候他对张扬已经有了爱慕之情。

    而一旁的安明月皱了皱眉头,她自然知道,父亲的病好了,那就相当于欠了张扬一个人情。

    在京城,安家的人情,基本上是无价的。

    不过看张扬好王浩的关系不错,或许两人可以互利共赢。

    她思索了一会,对着张扬微微一笑,而旁边的王浩更是眉开眼笑。

    他早就感觉张扬不简单,现在看来自己一直没有看错。

    等着自己回去的以后,给南宫如燕好好说一番自己今天遇到的事情,让他看看自己看人的本事。

    众人回到了大厅,安云龙举起茶杯说道:“小张,我安云龙欠你一个人情,以后在京城,要是遇到什么事情,都可以跟我说。”

    话罢,安云龙喝了一口茶水,皱了皱眉头:“小月啊,你这个茶水泡的不是很好啊。”

    安明月听到这话,羞愧的低下了头,父亲因为自己疾病的原因,平常不并不会喝自己泡的茶水,所以自己也不是那么用心。

    这话一说,王浩也低下了头,其实他也并不怎么喝茶,刚才的赞誉只是为了让安云龙面子上好看一些。

    结果最后只有不说话的张扬,才品出来这个茶水吗?

    他在心中暗暗想到,有朝着张扬微微瞥了一眼。

    “别一直在外面忙,偶尔的时候也泡泡茶水,对你的心境有好处。”安云龙教训了一下自己的女儿。

    安明月低声说了一声是,就没有再说话了。

    安云龙喝完茶水以后,又是对张扬好一顿感谢。

    在座的人也感觉到奇怪了,治疗了一个老疾而已,也不用这么感谢吧。

    这些人中,只有安云龙自己知道,张扬到底给了自己多么大的恩惠。

    几人交谈甚欢,期间安云龙还想要问一下张扬的出身,只是让张扬随便两句话,给敷衍了过去。

    一直畅聊到了晚上,安云龙找了一份衣服换上说道:“走吧,我们出去吃一顿。”

    几人听到这话,直接就懵了。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安云龙这请张扬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