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扬听到对方这么说,冷哼一声说道:“这么挤,推推嚷嚷的小心崴脚。”

    “扣除100倒霉点。”

    对付这种人,这一招可以说是屡试不爽。

    张扬刚说完,只看到纹身男子一个欠身,差点摔倒在了地上。

    要不是他揽住的女人扶住了他,这一下估计连牙都给摔碎了。

    男子哎吆一声,急忙挺直了身子,转头瞪了一眼张扬说道:“乌鸦嘴。”

    张扬也不生气,嘿嘿一笑。

    毕竟张扬没有出手,男子也没有和张扬起什么冲突,反而继续朝着推推嚷嚷一瘸一拐的走了进去。

    “怎么这人还这样呢?”

    “就是啊,崴了一脚竟然还不知悔改。”

    “真的是,这种人就是不知廉耻。”

    张扬也皱了皱没有,刚才他稍微说了一句,就是想要教训教训他,可是没想到对方就竟然死不悔改。

    竟然还有这么厚脸皮的人,我之前都没有你这么厚脸皮。

    张扬刚想开口再说他一句,就看到纹身男子斜下九十度,扑通一声摔倒了地上。

    “哎吆,摔死我了!”纹身男子哀嚎一声,他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腰,直眉瞪眼地喊道,“是谁?”

    没有人说话,所有的人都在嘻嘻的笑。

    “是谁?”纹身男子气冲冲地说道。

    而这个时候大堂经理急忙走了出来,看到纹身男以后,急忙走了上去。

    “魏哥,你没事吧?”他急忙扶住了纹身男。

    张扬看了一眼这个大堂经理,没有见过,他还记得上个大堂经理好像是女的。

    上次同学聚会以后,那个大堂经理因为很有眼识头,已经被吴枫调走了,而这个大堂经理是最近才来的,双方都没有见过彼此。

    “魏哥,那个魏哥?”众人听到对方这么称呼,小声的一轮起来。

    “这个你都不知道,现在南港市这个片区的小老大。”众人议论道。

    “老大?”有人产生了疑问,“老大不是青山帮吗?”

    听到有人谈论青山帮,纹身男子哼了一声。

    “青山帮现在不是洗白了,已经成了青山安保公司。”有人耐心地科普道,“青山帮洗白以后,魏子涛就就成了这个片区的老大。”

    张扬听到这番对话也有些懵,自己青山帮是洗白了,怎么这么快就出现新势力吗?

    黄旭听到众人的议论,也笑出了声。

    扬哥就是青山安保公司的老总,换言之就是青山帮的老大。

    “笑什么笑!”魏子涛挣脱了大堂经理的手,盯着黄旭说道,“是不是你搞得鬼。”

    “不,不是。”黄旭一边说一边笑。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魏子涛凝目注视,恨不得把黄旭的想法看穿。

    黄旭刚想说,张扬在后面轻轻拉了一下他,示意他不要说出来自己的身份。

    黄旭明白了扬哥的意思,只是笑笑不再说话。

    魏子涛看黄旭笑成这个样子,一点也不怕他,心中也感到奇怪,这人怎么这样?

    大堂经理看到他们这个样子,气愤地走上前去,对着两人气冲冲地说道:“魏子涛是我们的贵客,请两位离开。”

    这话一出,黄旭也不笑了,他拿出来自己买的票说道:“我们是买票来的,为什么让我们离开?”

    谁知道那个大堂经理一把抢走了黄旭手里的票说道:“现在你们不是了,请你们离开。”

    张扬玩味地笑了笑,没想到这个大堂经理竟然这么欺负人。

    而周围的人看到大堂经理这态度,本来想要说话的,也不敢说了。

    黄旭哼了一声,对着张扬说道:“扬哥,我们走,不在这了。”

    张扬看到黄旭要走,也没有阻难,他本来也只是打算过来看看的,没想到这个大堂经理竟然这么膈应人。

    他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

    “扬哥,扬哥。”

    张扬刚要离开,就听到有人在后面叫自己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吴寒。

    他急匆匆的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喘了一口气对着张扬说道:“扬哥,你来了怎么不进来。”

    众人一听这话,嘴角抽了抽。

    有好事的人插嘴道:“人家被你的大堂经历赶走了,来这干什么?”

    吴寒一听,转头瞪了一眼那个大堂经理说道:“是不是真的?”

    大堂经理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看了一眼旁边的魏子涛,希望他能给自己说说情。

    吴寒毕竟是吴枫的唯一的儿子,在吴枫的整个集团里,都是屈指可数的存在,魏子涛也不怎么敢招惹。

    他才刚有点底子,自然不可能和吴寒去硬碰硬。

    看着大堂经理不说话,吴寒大致知道了事情不简单,他冷哼一声说道:“事情我会给父亲说的。”

    听到这话,大堂经理的脸一下就绿了,自己才刚来这里没有半个月,还是托人来这里的,难道就要走了?

    他急忙走上前去,对着张扬说道:“先生,不好意思,都是我的错,希望你能够美言几句。”

    张扬翻了翻白眼,哦了一声。

    大堂经理一听张扬哦了一声,顿时感觉有救,急忙点头哈腰地说道:“先生,谢谢你了。”

    张扬嘿嘿一笑说道:“说句话好话,你比之前的那个大堂经理差远了。”

    张扬哼了一声,这种人没有必要给他好脸色看。

    吴寒也对着大堂经理哼了一声,转而拉着张扬说道:“扬哥,赶紧走吧,我父亲手好久不见你了,都想你了。”

    而且还有一个原因,吴寒是想让张扬继续帮他把学赛车的事情再说一遍。

    最近他的父亲,他的姐姐又开始反对他肚饿赛车的事情了。

    众人听到这话,都倒吸了一口气,看着吴寒拉着张扬进了帝豪大酒店,都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只有刚才的那个大堂经理,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傲气凌人,变得灰头土脸,摇摇晃晃的走了进去。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背景?”

    “你刚才没听说吗?他的父亲都开始想他了。”

    “不止是吴寒的朋友,而且还是吴枫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