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分的男子看到张扬的笑容,顿时感觉有些尴尬。

    张扬耸了耸肩,扣掉了电话。

    周围的保镖你看了看我,我看了看你,感情弄了半天就是接的这个人?

    他们还差点打了起来?

    三七分的中年微微一挥手说道:“都散开吧,已经没什么事情了。”

    张扬也拍了拍楚云浩的肩膀说道:“把枪收起来吧。”

    车站里年轻的安保人员看到他们竟然转眼之间就成了朋友,感情真的是在拍电影。

    刚才他还不信,还以为是老哥不让自己找麻烦。

    年龄稍大的安保人员此时也有有点懵,他本来以为些人打起来的,可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握手言和了。

    他拍了拍新来安保人员的肩膀说道:“我说的没错吧,他们就是在拍电影,以后见到这种事情就不要问了。”

    张扬在远处听到他们的对话,一个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三七分的中年人还以为是在笑自己的事情,也尴尬的笑起来。

    两人笑得差不多了以后,中年人伸出手手来,诚恳而恭敬说道:“你好张先生,我叫宁涛声,是这里才接你的人。”

    他停顿了一下,有些窘迫地说道:“对于刚才的事情,我表示道歉。”

    张扬倒是也没有在意,毕竟所有的保镖都是一个尿性,一句话不说,就是干!

    两人走上车赶往了李将军介绍的人那里。

    路上宁涛声和张扬说了很多话,其中一条就是,苏建国身体上的一些不适。

    他听李将军说过,这才过去的这个人医术很好,要好好招待。

    张扬就是答应了李将军的这个要求,负责把自己的《五禽戏》传授给苏建国。

    张扬都没有想到自己兑换的《五禽戏》竟然还有这种能力,甚至仅仅靠一个能力,就让自己获得了很多人支持。

    相反自己兑换的其他东西,比如说这个《庸医术》,就让张扬后悔万分。

    车子一直开到了宜城市的郊区,停在了一个普通的平房门口。

    可是但看外面的保镖的架势,就知道这肯定不是一般人。

    刚下车门,就听到一个女声大喊:“让我进去见苏老,我要见苏老。”

    张扬朝着四周打量了一番,看到一个穿着厚厚风衣,身材高挑,长发披肩的女人。

    她手里拿着手机,貌似是在开直播。

    她喊了几遍以后,对方的保镖依旧是纹丝不动,就像是没有听到对方说任何事情。

    女人皱了皱眉头,撩了撩秀发说道:“各位看到了,怎么喊都进不去。”

    张扬听到对方的声音有些熟悉,他稍微回忆了一下,这个女生不正是那个说自己可能诈捐的那个女人?

    她怎么在这里,而且貌似还是在开直播。

    张扬从车上下来,跟在宁涛声的身后径直的走了进去。

    “他为什么能够进去?”女人看到张扬进去,扯着嗓子朝着张扬喊道。

    这个女人真是聒噪。

    张扬皱了皱眉头,转头瞪了女人一眼。

    而这一瞪眼,对方也搞好看清楚了自己,他指着张扬说道:“你是互娱娱乐公司的老板?”

    张扬被对方叫出来是娱乐公司老板微微一愣,自己的公司因为诈捐的事情都已经这么出名了吗?

    就在张扬这样想的时候,对方把手机直播对准了自己。

    “大家来看一看,这个诈捐的老板竟然不惜从琉璃市跑到了宜州市。”女人明显为发现张扬而高兴。

    “他是不是为了掩盖自己诈捐的事实,所以才从那么远的地方赶来。”

    张扬之前还以为这个女人只是随口说说,导致这些事情都到了自己的身上。

    现在看来,这个聒噪的女人估计出了不少的力。

    张扬盯着她的手机说道:“爆。”

    “扣除1000倒霉点。”

    女人一愣:“你说什么?”

    女人的手机发出刺刺拉拉的电流声,她吓得直接把手机扔到了地上,嘭的一声,手机直接炸成了粉末。

    她看着已经成了粉末的手机,愣愣的看着。

    刚才对方说了一声爆?

    然后自己的手机就爆炸了?

    她干直播这么长时间,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事情。

    “你……你做了什么!?”女人惊魂未定,打量着张扬。

    她也调查过张扬,除了知道对方是微博的大v,三个公司的股东,就没有了其他的内容。

    这是因为其他的内容已经被黄旭清除掉了。

    张扬根本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给楚云浩使了一个眼色。

    楚云浩顺手一个擒拿,抓住了女人。

    女人扭动着身说道:“你们想要干什么?”

    楚云浩一句话不说,抓住女人以后,退后了几步。

    毕竟这个女人扭来扭去的,也让自己感觉有些不适,纵然自己之前是个杀手,但是成为杀手之前,也是一个男人。

    “带你进去见苏老,你刚才不是想要进去吗?”张扬戏谑地说道,他早就看出来女人是过来造作的。

    张扬也是干过直播的,找事和办事体现出来就是不一样。

    刚获得这个系统的时候,对方就带着自己找事,这种方式张扬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

    果然女人一听要进去,立马也不折腾了。

    她鼻子里发出一阵鄙夷的声音说道:“我手机都没了,进去干啥?”

    “我把我手机给你,你想要直播什么,就直播什么。”张扬微微一笑,盯着女人的眼睛说道。

    “张先生,这不是很很好吧。”宁涛声走过来在张扬的耳边说道。

    如果是其他人也就算了,可是张扬,苏哥都告诉自己这人是个贵客,尽量满足他的所有要求。

    主要是平白无故再一个人过去,不是很好吧。

    张扬皱了皱眉头,自己这么带一个人进去也说过不去,可是放这个女的走了,肯定又是个麻烦。

    “这样吧,我去请示一下苏哥。”宁涛声看着张扬为难的脸色,急忙说道。

    两分钟过后,宁涛声走了出来。

    他恭敬的对张扬说道:“张先生,苏哥允许你带这个女人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