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想着,张扬拿起自己的面具放在了脸上,直接去了会所的第三层。

    刚来到第三层就看到一群人朝着自己这边看了过来。

    张扬嘴角一抽总感觉没什么好事呢。

    刚上来的时候还没有感觉奇怪,可是来到三层以后,张扬感觉气氛就有些不对劲了。

    自己刚上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地看向自己这边。

    这个感觉很不好,特别是被这些人关注的感觉。

    “乌鸦先生来了。”

    “乌鸦先生来了,太棒了。”

    听到周围人的欢呼,张扬还在模棱两可,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张扬纳闷的时候,杜祥天这个时候走上来,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说道:“乌鸦先生,有个事情需要你帮忙了。”

    张扬看着对方一脸诚恳的样子,心里也纳闷了,这是什么情况。

    “乌鸦先生,你先跟着我过来看一下吧。”杜祥天说着急忙抓住了张扬,来到了之前比赛现场。

    张扬看到之前的那个猪头正在和一个人比梭哈,而那个人没有带面具,面色清秀,留着长发,把自己的整个脸颊都给遮盖住了。

    张扬看到对方第一眼,懵了一下。

    女人?

    “梭哈。”那人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直接把自己的资金都推了出去。

    对方一开口,确实把张扬吓了一跳,对方竟然是个男的。

    刚才看着对方撩头发的样子,张扬都以为这是个女人,要不是因为对方那低沉的嗓音,真的会以为这人是个女人呢。

    这操作还和自己挺像的,动不动就梭哈。

    张扬又转头看向了那个猪头。

    这个猪头就是之前和自己斗地主的那个人。

    张扬知道这个猪头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当发现打不过自己的时候,对方就立马放弃了。

    可是他为什么在台上和这个人赌博呢?

    而且,猪头的眼睛带着一丝恐慌,小手指点头也跟着颤抖,很明显就是已经玩不过人家了。

    虽然是这样,猪头还是哼了一声说道:“君明井上,你手气还真大啊,要是让我一次性赢了怎么办?”

    听到这个名字,张扬一愣,又重新打量一番对方。

    这人坐在椅子上的时候,竟然脚都够到地上,原来对方是个日本人。

    只是君明这个姓氏还真的么就怎么听说过。

    张扬想到这里,皱了皱眉头。

    一个日本人,怎么回来到这个地方?

    “哼。”君明井上只是哼了一声,完全没有回答对方。

    刚才听对方说华夏语也很流畅,难不成是一直在华夏待着?

    猪头听着对方只是哼了一声,他呵呵一笑,直接把自己的钱也推了出去,哈哈大笑道:“我也跟着梭哈。”

    张扬看着他推出去的资金明显没有很多了,这个猪头只是在用这种方式掩饰自己的尴尬。

    旁边的荷官依次翻开牌,果然是猪头输了。

    “哼,你们华夏人只会吹牛皮吗?”君明井上哼了一声,看了一眼猪头,“果然是头猪。”

    猪头听到这话,眼睛盯着眼前这个矮个子。

    他的手攥得越来越紧,恨不得一拳打在对方的脸上。

    君明井上,不经意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嘴角挂着嘲讽的笑容说道:“果然华夏的人都是野蛮人。”

    听到这话,台下的人也不乐意了,一个个嚎叫起来。

    “小日本,你有本事在上面大放厥词,有本事下来和老子打一架。”

    “就是,小矮个子,有本事下来啊。”

    张扬听到周围的人都在谩骂,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更是中了对方的陷阱,被人家给带了节奏。

    他转头看了看周围还有人正在拿着手机录像,这要是发了出去,不仅是名声不好,就连这个会所也都有可能被清查。

    君明井上拿出手来擦了擦自己的手指,扫了一眼下面嚎叫的人,不屑地哼了一声,喃喃自语地说道:“果然都是一群野蛮人。”

    听到这话,下面的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们的蝮蛇呢?不会是害怕不敢出来了吧?”君明井上站了起来。

    他个头不高,却带着不一样的气场,看着周围人的时候,眼睛也变得犀利。

    听到他说这话的时候,张扬才想到杜祥天期盼着自己来了。

    “我来和你赌。”一个人洪亮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众人都刷刷的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就看到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皮鞋锃亮,带着一个卡通人物面具的人走了出来。

    看到对方这个打扮,张扬也纳闷了,这个地方怎么还会有穿着这么正经的人在这里。

    那人站出来以后,君明井上哼了一声,看着对方说道:“不好意思,我不和傻子赌博。”

    “你什么意思!”穿着正式的男人也来气了,竟然说自己是傻子,谁会忍受。

    “你会梭哈吗?”君明井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番,从对方手上的动作就知道对方根本不会梭哈。

    而且对方动作,一看就是拿枪的手。

    仅仅是一眼,就已经看出来对方的职业。

    张扬趁着他们谈话的时候,和杜祥龙急忙聊了起来,经过一番的了解才知道这人是珠海市来的,那个地方国外的人比较多。

    而君明这个姓氏则是那附近的一个大姓氏,只是一直住在珠海市,而且这个家族的人都非常擅长赌博。

    这个家族一直定居在龙港省,而且拘束都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

    而他们这一次来,就是确定蝮蛇不在以后,才直接赶来的。

    平常蝮蛇在的时候,他们来到小打小闹一番就走了。

    听到这话,张扬就知道杜祥天和自己说这个事情了。

    因为蝮蛇被自己诅咒到医院去了,现在杜祥天几乎是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张扬咂吧咂嘴说道:“你是想让我和他赌一把?”

    杜祥天有些难为情,可是他打败了蝮蛇,而自己手上的其他人也并不在这个店里。

    要是让对方给通吃了,以后在这条业界上,他也就不用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