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万倒霉点,自己还在这里畏畏缩缩的使用着乱心咒。

    实在是太愧对系统了,这样自己还怕个球啊,就是跟着对方干。

    这不是要到了自己大显身手的时候。

    张扬看着台下的人,摸了摸鼻子,想到这些倒霉点都是从他们身上获得,叹了一口气。

    这些人也真是可怜,竟然一个个都这么倒霉。

    君明井上嘴上重新挂上了笑容,却发现这样笑得比自己还要灿烂。

    心里顿时有些发慌。

    因为这个家伙小的让自己都有些不舒服。

    “开始吧。”张扬笑完以后,对着君明井上说道。

    “笑得这么灿烂,是因为自己快输了吗?”君明井上挥一挥手,示意让荷官发牌。

    张扬摆摆手说道:“我只是不想和你继续玩了,准备在早点结束。”

    君明井上听到这话,从鼻孔发出一阵鄙夷的哼声说道:“就知道说大话。”

    “你信不信底牌你不如我的大。”张扬指着第一张底牌,笑嘻嘻地说道。

    第一张底牌发下来,军民井上获得一张黑桃a。

    他拿起自己的黑桃a,看着张扬说道:“我这里都有一张a,你有什么能比我的大?”

    众人也吸了一口凉气,在梭哈里面,a已经是最大的了,除非……

    张扬的底牌亮出来以后,所有的人都傻眼了。

    “红心a!”

    “竟然是红心a,这要多大的概率啊。”

    “怎么……会这样。”君明井上结结巴巴地说道,“你是不是出老千。”

    张扬耸了耸肩说道:“你那只眼看到我出老千了?”

    “就是,你那只眼看到乌鸦先生开挂?”

    “不要血口喷人,说话要讲究证据。”

    “君明先生,这里是我祥天会所,任何人出老千,我们都不会姑息。”

    杜祥天听到这话,双手靠在背后,挺直了身板,对着君明井上说道。

    张扬听到这话,从心底里笑出了声,对方这是有意思,之前还给自己暗示,现在又说出老千绝对不姑息。

    在赌博的人看来,出千绝对是大忌,大家都是在通过本事,通过运气来赌博的,而不是通过一些邪门歪道。

    所有只要是赌博的人,对出千两个字都是特别敏感。

    张扬没想到君明井上这么一句话,竟然就激怒了这么多人。

    君明井上看到周围的人一个个怒火中烧,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若是在其他场合,他也就道歉了。

    可是当着这么一群野蛮人,他犹豫了很久,最终只是哼了一声。

    下面的人一看对方这个态度,又想要继续骂。

    张扬急忙摆摆手,示意让这些人不要再说话了。

    “这样吧,我从现在手不在接触牌。”张扬举起,和自己的肩膀齐平,“你信不信,下一张牌,还是我的比你大。”

    听到这话,君明井上也不确定起来。

    “我要去换人来发牌。”君明井上看了一眼荷官说道。

    那个荷官一听,脸就涨得通红,气愤地瞪着他吼道:“你什么意思,你是时候帮忙出千?”

    出千这两个字在赌博界可不是随便说的。

    很早以前,只要出千,少则剁掉手指头,如果狠人的话,说不定都会剁掉双手双脚。

    如果裁判协助出千,都有可能会被仇人追杀致死。

    而到了现在,这些传下来的习俗一直都没有丢掉,特别是裁判,如果协助出千,后半辈子你就不用过了。

    能玩得起赌博的大多都是有权有势的人,整不死你。

    所以刚才君明井上在说这个荷官出老千的时候,这个荷官才会如此的激动。

    “我要求换人。”君明井上根本没有在乎这个荷官的大吼大叫,指着人群中刚才那个卡通面具的男子说道,“就是他。”

    那个男子刚才就看出对方根本就不会赌博,出千这种高难度的操作就跟不用说了。

    “可以,不过有一个要求。”张扬听到他要换人,也不反驳,让对方输,就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你说。”君明井上毫不在意。

    “如果我赢了你,你就要向这个荷官道歉。”张扬指着身边的荷官说道。

    “乌鸦先生。”荷官看到张扬对自己,心里不由得感动起来。

    张扬微微摆手,对着对着君明井上说道:“五局三胜怎么样?”

    君明井上听到这个回答,呵呵一笑说道:“那是你赢了,如果你要输了怎么办?”

    张扬听到这话,嘴角上扬:“这个不用你担心,我是不会输的。”

    听到张扬这么说话,台下的人一阵惊呼。

    张扬朝着带着卡通面具的男子挥了挥手,让他走了过去,然后又让荷官去换了一副牌直接扔给了君明井上说道:“你看一下,没什么问题,我们就开始吧。”

    君明井上打开了牌看了一番,然后扔给了那个卡通面具的男子说道:“洗牌会吧?”

    男子哼了一声说道:“至少不用你教。”

    看到君明井上被一句话怼得哑口无言,张扬也笑出了声。

    而且对这个卡通男子的更是多了几分好感。

    “开始吧。”张扬看着男子说道。

    男子嗯了一声,开始有样学样的发了几张牌。

    张扬的第一张底牌比对方要小,这一次轮到君明井上了。

    他笑了笑说道:“看来幸运女神不在你的身边了。”

    张扬看着自己的一张小三是说道:“这个可不一定。”

    “说不定我只有一张对三,而你的则是散牌呢。”

    “扣除50000倒霉点。”

    张扬听到系统一下就扣除了自己写十分之一,说明对方之后的牌确实比自己大。

    可是在刚才系统提示以后,就不一样了。

    君明井上听到这话,哼了一声,完全不在意对方说什么。

    他还就不信自己能全部拿到散牌。

    随着纸牌一张张的发下来,君明井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他的牌虽然都不错,可是竟然全都顺不起来,竟然真的是散牌。

    你说这要是没有出老千谁会相信,难不成对方有透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