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超居住在市区,三人很快就到了那个地方。

    陈凡送到了以后,对着张扬嘿嘿一笑说道:“那个扬哥,既然你都到了,我就回去了。”

    看着陈凡迫不及待要回去的样子,张扬的嘴角一抽。

    “你回去吧。”

    这个小子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呢,一路上嘿嘿嘿的笑起来没完。

    张扬听得自己都感觉要起茧子了。

    陈凡如获大赦,急忙离开了杨建超住的小区。

    按照陈凡说的,杨建超的家就是住在这栋楼的六楼。

    他每天都是在六点就回家了。

    只是最近出了张扬这么一档子事,还不知道是不是在家里。

    张扬看了看六楼的窗户还开着,跟着带着安柔走了上去。

    他想了想,杨建超应该是没有去他的公司,而是一直待在家里。

    他上去敲了敲门,立马的人大喊了一声:“谁啊!”

    张扬没有回到,只是手上更用力的敲了敲门。

    咚咚咚地响,估计隔壁都能够听到声音了。

    “谁啊,特么的!”杨建超大吼一声,摇摇晃晃的来到了门口,从猫眼里看去,结果什么都没有看到。

    “他么的,真的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杨建超骂骂咧咧地说道,“竟然连小孩都来欺负自己。”

    张扬听到立马杨建超自言自语,在外面呵呵一笑。

    “扬哥,你还笑呢,他说你是犬。”安柔呵呵笑了起来。

    张扬细细的品位一下刚才的那句话,自己的脸色也不好看了。

    可是杨建超要是看到自己,肯定就不会开门了,这个时间躲着自己还来不及呢。

    杨建超看着外面没有人,拎着自己的酒瓶,缓慢的走到自己的沙发旁边。

    张扬在外面听到没有动静以后,有砰砰的开始了敲门。

    “真是没完了,到底是谁家的熊孩子。”杨建超哼了一声。

    自己要是不说话了,可能他们感觉没有意思,自己就离开了。

    想到这一点,杨建超嘴角带着微笑,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再为了自己的机智点赞。

    张扬敲了一会,也纳闷了,怎么里面还没有声音了,这么长的时间,无论是谁,这个时候都应该生气了吧。

    可是里面却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张扬看了安柔一眼,她也对自己耸了耸肩,示意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不会是喝多了,然后睡着了吧?”安柔轻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张扬思考了一会,开始用脚。

    一脚……两脚。

    里面的杨建超一脸懵逼的看着晃动的门。

    现在的孩子力气都这么大了吗?

    怎么自己的门都再晃?

    是自己喝多吗?

    过了一会,他甩了甩头,这绝对不是自己喝多了,到底是那个王八羔子。

    杨建超实在忍不住了,一把打开了门,对着张扬吼道:“小兔崽子,我今天就弄死你。”

    张扬看着他开门,呵呵一笑,带着一个狡黠的微笑说道:“你说要弄死谁?”

    杨建超想谁也没有想到会是张扬,他下意识的想要关门,直接让张扬一把按住。

    “你来干什么?我的小弟都让你给带走了,你现在来干什么?”杨建超几乎都是哭腔了。

    长了这么大,自己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杨建超又问了一遍。

    张扬推了他一把,就算他看上去很可怜,他也没有动半点的恻隐之心。

    这种人也不值得让人去可怜。

    “进去说。”张扬推了一把杨建超。

    杨建超后退了一步,自己什么都不敢动。

    都说酒壮熊人胆,杨建超感觉自己是个熊人。

    可是今天喝了酒,见到张扬以后,也是一点胆子也没有,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为什么会这样。

    总感觉自己就是害怕这个扫把星了。

    “到底有什么事情。”杨建超努力让自己看不出来害怕,可是自己还是显露了出来,就连安柔都能看出了。

    “你老大于俊现在怎么样了?”张扬开门见山的问道。

    “凭什么告诉你?”杨建超一挺胸,接着自己的酒劲说道。

    张扬笑了笑,瞪了一眼杨建超。

    “现在还在医院,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杨建超看着张扬的眼神,瞬间成了一个泄气的皮球。

    刚才还一副舍我其谁的态度,一眨眼就成了懦夫。

    “还没有醒来吗?”张扬又问了一句。

    “没错,已经昏迷了快有五天了。”杨建超也纳闷自己的老大这么长时间了,应该醒来了。

    而且老大的体质应该不会这么差啊,怎么还是没有醒来呢?

    “到我去看看你老大。”张扬看着杨建超,对方说话的时候,表情没有任何不自在的地方。

    这就说明这件事情他一点都不知情。

    如果这么看的话,不是自己被人跟踪了,就是他的杨建超的自己的组织出了内鬼。

    张扬思索了一会,两个都有可能。

    “你的老大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张扬想了一会,这个家伙是不是得罪了什么厉害的人物了?

    “呵呵,我老大得罪的人多了去了。”杨建超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掐着自己的腰说道,“只要和老大过不去的,我老大都得罪了。”

    张扬听到这个回答,一阵汗颜,这么说很自豪是不是?

    得罪的人多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不过我老大很有分寸,一些大人物从来没有得罪过。”这一次张扬没有问,杨建超自己倒是说出来了。

    张扬点了点头,没想到这个家伙还挺会给自己找后路。

    可是这个时候怎么不自己给自己找一个后路呢?

    如果真的死了,警察肯定会找到自己身上。

    张扬知道自己和于俊接触过,而且从他昏迷以后,也就没有和任何人接触过,如果是确定嫌疑人的话,自己绝对是妥妥的第一个。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张扬才不会去管这个破事。

    可是那个要搞自己的人,又在暗处,自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就在张扬这么想着的时候,杨建超的电话突然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