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轮船?”蒋吉庆听到这话,微微一愣。

    钱天师笑了笑说道:“还好吧,我都说了,我早就有准备了。”

    蒋吉庆没好气的点了点,因为森林的事情,让蒋吉庆对钱天师的态度不是很好。

    他们在来之前可是没有说过有这么危险的事情。

    可是在森林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这让谁也受不了。

    张扬看到蒋吉庆还在和钱天师怄气,自己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早就知道来这一趟可能会有危险,可是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么多事。

    在加上遇到了一个李咏夜这样一个奇怪的人,总让张扬感觉心里发毛。

    “行了,我们还是收拾一下吧。”张扬从自己的车上拿出来大包小包的东西。

    其中里面就有黑狗血,桃木剑,还有一下奇奇怪怪的东西。

    可是这些东西一路上都没有用到。

    张扬稍微提了一下,把他直接扔到了地上。

    “哎哎!”看到张扬这么扔在地上,钱天师立马叫道,“里面放的都是好东西,你就这么扔地上了。”

    张扬尴尬的一笑,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可不算是什么好东西。

    带了这么一袋子迷信的东西,路上都没有什么帮助。

    “那是你看来没有用,等着去到以后你就知道了。”钱天师带着意思的愠怒对着张扬说道。

    “好吧,下次我会注意的。”张扬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没有下次了。”顾大师直接走了上来,一把把东西都拿走了。

    张扬笑了笑顾大师他的脾气又来上来的,这个奇怪的人,总是让人摸不到其中的性格。

    看顾大师刚才的身手,这个老头的力气还不低。

    钱天师看到顾大师来了脾气,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对着张扬说道:“我都说了多少遍了,顾大师这个人脾气很怪的。”

    张扬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赶紧去吧面包车的上的东西也收拾下来吧。”钱天师叹了一口气说道,“顾大哥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过一会就好了。

    张扬听到这话,点了点头,走到了面包车上,看到李咏夜拿着手机,不知道是在看什么。

    他看到张扬过来的时候,微微一愣和张扬打了一个招呼。

    张扬也微微一笑,和他打了一个招呼。

    他把面包车上的一些东西也拿了下来,放到了地上,没过一会,一辆轮船出现在了海上。

    面色发黄的那个人此时也打开了强光手电,对着那个轮船照了一下,那个轮船改了一下方向朝着这边走来。

    张扬这个时候才知道,这个家伙的强光手电是当了一个灯塔用了,这个家伙还真是有不错的想法。

    “人都到齐了吗?”

    轮船还没有开近的时候,就传来了一个雄厚的声音。

    “还差一个,需要等一会。”面色发黄的那人压低了声音说道。

    “我们这里的人不是到齐了吗?怎么还差一个了?”蒋吉庆愣了一下说道。

    张扬听到这个回答的时候,也是微微一愣,等着自己想过来的时候,发现他们其实是在对暗号。

    真的是越来越有意思的,那个琉璃岛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怎么还做的这么隐蔽。

    看着那个轮船逐渐的过来,张扬收拾了一下手里的几件行李。

    “不是还差一个人吗,现在收拾了干什么?”蒋吉庆看着张扬收拾着手里的行李,急忙喊道。

    那辆轮船只是也停在了港湾上,对着张扬一行人说道:“上船吧。”

    听到这话,蒋吉庆更愣了,不是说好了还差一个人?

    难道就不等了?

    “走了,上船了,那一个人不会来了。”邢朝伟看着还不动的蒋吉庆推了一把说道。

    “不来了,为什么?”蒋吉庆长了一个死脑筋。

    他是一个直性子,有些事情你不给他说明的话,他就会继续问下去。

    “他们就是一个暗号,看看是不是自己人。”邢朝伟笑了笑说道。

    蒋吉庆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搞这么复杂干什么。

    不就是在这个地方接个人吗?

    船上的一个黑长直的男子,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对方是女的呢。

    而且特别是大晚上的,就是说看到了鬼,估计都会有人信。

    “来了。”他恭敬的对着钱天师说道。

    钱天师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时间还可以吧?”

    那个人头发披散着,露出了一个眼睛说道:“稍微晚了一些,不过还可以。”

    “本来计算的是差不多的。”钱天师尴尬的一笑说道,“只是没有想到来的时候遇到了狼群。”

    “这个地方已经很长的事件没有狼群了,你们的运气不是很好。”披头散发的男子说道,“不过既然来了,我们就赶紧走吧。”

    “你们住的地方,我都已经给各位准备好了。”那个人走两步,突然回过头来,对着几人说道。

    看到那个家伙离开,蒋吉庆几乎都要跳脚了。

    “狗日的,上来的时候把我吓了一跳,老子还以为上了个鬼船呢。”蒋吉庆撸起袖子说道,“怎么这里的人都是奇奇怪怪的。1

    “行了,就你事多。”夏莉莉瞪了一眼蒋吉庆说道,“一路上,就你的话最多。”

    “我不是天生就是一个话唠嘛。”蒋吉庆尴尬地说道。

    张扬听着他们斗嘴,也不知道说什么。

    “走了,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都去好好的休息休息吧。”张扬伸了一个懒腰说道,“睡觉的地方就在里面。”

    张扬听到这话,也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哈哈说道:“这样的话,我就去休息了。”

    李咏夜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张扬。

    心里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那个,等一下。”蒋吉庆突然发声。

    “你有怎么了?”夏莉莉看着蒋吉庆,握着自己的拳头说道,“有什么事情赶紧的一次性说完。”

    蒋吉庆尴尬地一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道:“那个不好意思,这一放松下来,我感觉自己有些饿了。”

    听到这话,钱天师哈哈一笑说道:“你这么一说我也有点饿了,要不就先吃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