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镖真帅,我早就看不下去了。”

    “没错,就算是我也会上去打他的。”

    “简直就是和一只苍蝇一样。”

    周围的人也不由自主地附和起来那个打人保镖。

    张扬笑了笑,果然是一个聪明的家伙,就算是打了人周围的人依旧站在白源的这边,这就是在商场上久混的经验。

    孙亦凡瞪了一眼青山安保公司的人说道:“你们还在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上。”

    听到孙亦凡这么喊,这安保公司的人员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他们是负责保护孙亦凡的安全,而不是帮助孙亦凡他们去打架。

    可是他们也是第一次找到这个工作,也不知道该不该去按照他的指挥去工作。

    “现在应该怎么办?”

    “我们只负责他的安全,并不是负责给他打架吧。”

    “就是,本来也是他自己找事情的,让对方走了不就好了吗?”

    青山安保公司的人轻声讨论着。

    张扬距离他们比较近,而且听力也足够的好,自然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他欣慰的点了点头,公司的人都有着共有的一套标准,是一个很不错的事情。

    “你们是要打架对吧。”对面的那个保镖哼了一声说道,“那我就和你们好好的打一架。”

    张扬听到这话,眉头一皱,这个保镖是太得寸进尺了一点。

    明明自己的人没有要打架的想法,可是这个保镖却要找事情,而且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没错,就是要打架,你想怎么样吧。”孙亦凡哼了一声挑衅道。

    张扬眉头紧皱,本来就不是一个好人,自己果然是没有看错。

    那些人有不是你的,就算是他们被打了,最多也不过是他们责任而已。

    而且对方的人人高马大的,还不止一个,他们的人怎么可能打得过。

    这个家伙就是想要他的人上去当炮灰吧。

    张扬从角落里动了一下,时刻准备着出手。

    “想要打架。”黑衣保镖哼了一声,握紧了拳头说道,“你们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个上?”

    “不是,我们并不负责打架。”青山安保公司的人站了出来,对着那个黑衣保镖说道。

    “不打架?”孙亦凡直接吼了出来,“你们不来打架,我雇佣你们干什么?”

    张扬哼了一声,心里暗暗想道。

    你要是打架的话,只要把阿明那一伙人雇佣过来就好了,雇佣这一群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是很明显的就是要砸了他们的招牌吗?

    张扬哼了一声,心道这个孙亦凡这个家伙时时刻刻想着怎么和自己作对啊。

    “你们不动手的话,我就动手了。”黑衣保镖哼了一声,挥动着拳头直接朝着安保公司的人打去。

    安保公司的人多少是经过一些训练的,看到拳头打过来的时候,急忙躲开了第一拳。

    黑衣保镖嘿嘿一笑:“不错嘛,还是有点能力的。”

    “我们不打算和你动手的。”青山安保公司的人大喝一声。

    “那是你们。”黑衣保镖哼了一声说道。

    白爷看到这个场景,也不说话,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打起来,快打起来。”记者们一个个在心里暗暗的叫道。

    他们要是打起来了,这个流量指定是刷刷的来啊。

    黑衣保镖打出去第一拳没有打中,哼了一声,挥舞着拳头继续超前打去。

    青山安保公司的人本来就不想和他打了,只能不断的朝着后面退去,不一会就退到了人群当中。

    可是对方的保镖丝毫没有放过的意思,穷追不舍。

    就看到公司的一个人退了两步之后,一不小心摔倒了地上。

    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黑衣保镖嘿嘿一笑,一拳朝着他的脸上打去。

    说时迟,那时快。

    拳头挥出去的一刹那。

    黑衣保镖什么都没有打倒。

    就看到一个年轻人站在面前,他的手里则是扶起的那个安保公司的人。

    他没有认出张扬,恭敬的对着张扬道了一声谢。

    张扬笑了笑,怎么来说也是公司里的员工,不能在一旁看着了。

    身为老板,总不能看着公司的人挨揍吧。

    “你是什么人,不要在这里多管闲事。”黑衣保镖哼了一声说道。

    张扬呵呵一笑说道:“他们都说了不打了,你们怎么还出手呢?”

    “这是我们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要是在不让开,我这就把你一起打了。”黑衣保镖哼了一声,挥舞着砂锅大的拳头说道。

    张扬叹了一口气,这都是什么时代了,真的有人以为,还是那个靠拳头打架的时候吗?

    孙亦凡注意到张扬的时候,微微一愣,这个家伙怎么还在这个地方?

    早就听说他来到琉璃市,自己做了几个公司,难不成还是真的?

    就他什么都没有,怎么可能在琉璃市有所发展。

    他假装没有认出张扬,撇过头去。

    张扬看到孙亦凡的举动,呵呵一笑。

    如果是以前,他可能会好好的整治一番孙亦凡。

    不过现在孙亦凡在自己的眼里就是一个跳梁小丑。

    现在的他在自己眼里什么都不是。

    “这件事情就结束了,你们还是赶紧走吧。”张扬也不想凭空起什么冲突,对着黑衣保镖说道。

    可是谁曾想到这个黑衣保镖并不知情,冷哼一声说道:“你算是什么东西。”

    张扬的嘴角升起一个残忍的微笑,黑衣保镖愣了一下,急忙稳住了心神。

    这个家伙怎么会露出来这么残忍的笑容。

    他和白爷一起来过琉璃市几次,知道这里也有一些不要命之辈,不过一直都没有遇到过,难不成今天自己是遇到了?

    白源也注意到了张扬的那个笑容,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个家伙肯定不好对付。

    “回来吧,不要给我丢脸。”白源哼了一声说道。

    黑衣保镖冷哼了一声,对着张扬说道:“算你好运,如果再有下一次,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张扬不为所动,心里而且还有那么一点小高兴。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给他说好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