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扬不是搞艺术的,他知道为什么在周云浩唱歌之后,眼前的栗总为什么就知道一直想要说得事情。

    或许这就是艺术的魅力。

    “栗总,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想要给周云浩正名。”张扬握着了栗总地手说道。

    “正名,绝对要正名。”栗总醉醺醺地说道,“谁要是不服,我就把他给开除了。”

    旁边的易琳琳一句话没说,正名可不是这么说说就可以的。

    毕竟现在很多的记者,狗仔他们报道不会从你的才艺去报道,反而喜欢报道你的私生活。

    这就是娱乐圈现在的模式,艺人的才艺往往是需要公司亲自去写文章,亲自热搜买上去。

    可是在热搜买上去之后,还有其他的娱乐博主想方设法的黑你。

    易琳琳从一个小艺人一直到现在,成了东正的一姐,以前经历的一些事情,到现在还被拿出来说道。

    所以她知道,很多事情,他们只会去看看有不有趣,才不会在意真相是什么,也不会在意你的能力怎么样。

    易琳琳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们现在也就是喝醉了,心里有这个想法,可是等着他们的酒醒了,他们就不会有这个想法,毕竟栗总也不是第一天在这个行业了。

    一夜过去,易琳琳和小静提前回去了,而剩下几个男的,和张晓月都在ktv过了一晚上。

    张扬这一天天虽然也醉醺醺的,却没有对张晓月出手。

    自从见识过张晓月的断子绝孙脚之后,他对这个女生连一丝一毫的想法都没有。

    翌日清晨,众人从ktv出来,栗总直接带着周云浩离开了。

    他的意思是要为周云浩正名,让所有的人看看,周云浩走到现在是自己一步步走来的。

    张扬看着远去的栗总点了点头,剩下事情他也不懂,只能看栗总的手段和周云浩的能力了。

    隔行如隔山,张扬虽然成立了一个娱乐公司,在琉璃市也干掉了不少的公司,可是这些事情,大部分都是靠着他身边人的帮助。

    所以张扬对于娱乐圈的了解是不如栗总这个在娱乐圈江湖摸爬滚打几十年的家伙。

    “我们也会去吧。”张扬拍了拍刘宇玉的肩膀说道,“我也把一些我所学的教给你。”

    张扬之前把五禽戏教给了刘爷,可是刘爷学会之后,也没有教给刘叔和他的儿子。

    他虽然这么想过,但是在武者世界里,别人把自己独门的武功教给你,就是因为信任。

    作为一个年老的武者,他对这些条条框框更为在意。

    做不到和刘宇玉一样,开口就要和别人切磋。

    听到张扬要教给自己武功,刘宇玉眉开眼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直接打了一辆车,兴奋地说道:“走,走了扬哥。”

    张扬尴尬的一笑,这个家伙果然是个武痴啊,只要一说教给他武功,简直比遇到了司徒静还要开心。

    驱车回到了别墅,张扬和刘宇玉找了一个隐蔽的竹林。

    张晓月没有跟上去,而是一个人在院子里随便逛了起来。

    张扬思索了一下,把五禽戏和咏春拳,还有六字诀都教给了他。

    这是他从系统兑换出来的,经过了不断的修缮,所有的武功都是完整版的。

    和他们平常获得手抄本和一些流传的武功还是不一样的。

    张扬从系统兑换的更完整,而且在系统的帮助下,张扬和其他的人就不一会了,他对于武功的了解就更加深刻了。

    所以张扬在教出来的武功,对方的理解虽然不能和张扬一样,做到深刻的理解,但是绝对要比书本上理解的要深刻的多。

    一天的时间过去,张扬和刘宇玉也练了一天,就连张扬都感觉身体有些疲惫了。

    他躺在椅子上,看着大汗淋淋,衣襟已经湿透的的刘宇玉,他还在哪里训练。

    果然是一个武痴啊,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了,这么冷的天,还能把自己累得满头大汗,实在是太拼命了。

    一直到晚上,刘宇玉一拳打出,嘭!

    一阵破空声,竹林里,竹叶哗哗落下。

    张扬猛地站起了,刚才的那一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刘宇玉握着自己的拳头说道:“成了!”

    张扬懵了一下,他用咏春拳的时候,从来没有过这种事情,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扬哥,我成功了,我成功了。”刘宇玉握着拳头说道。

    张扬当然看清楚了刚才的那一拳,他点了点头,认真地问道:“刚才那一拳你是怎么做到的?”

    他练习咏春拳这么长时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

    “咏春拳的寸拳是内劲,如果那边内劲打出了的,就是刚才的那样的效果了。”刘宇玉笑着说道,“我刚才就是有这么一个想法,所以就实验了一下。”

    张扬点了点头,把内劲打出来,你是不是就和里的真气差不多。

    那么真的有这种东西吗?

    张扬之前练习六字诀的时候,有过这样感觉,也怀疑过那到底是不是真气。

    “内劲外放?”张扬想到之前刘爷说过了一个词。

    就连刘爷都做不到内劲外放,刘宇玉是怎么做到的?

    看着张扬思索的表情,刘宇玉显得无比的骄傲。

    “只要和六字诀一起用就可以了。”刘宇玉又提示了一下。

    张扬点了点头,他刚才也是想到了这个法子。

    刘宇玉果然是个武痴,自己六字诀和咏春拳都用了这么长时间了,却从来没有想过。

    因为两者之间获得的时间太间隔太长了,所以他根本就没有不去注意这件事情。

    张扬握紧了拳头,暗暗的运用六字诀,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了拳头上。

    一拳轰出!

    什么事情都没有。

    刘宇玉差点笑出来,不过无论怎么说六字诀和咏春拳都是张扬教给他的,他也不能这么不地道的笑了。

    咔嚓,咔嚓……

    周围传来一阵阵的咔嚓声。

    “什么声音?”刘宇玉激动地说道。

    他看到面前的竹子卡卡的蹦出来击倒裂缝。

    嘭!

    翠绿的竹子直接从内部爆开!

    刘宇玉愣了,他的嘴巴大得可以放下一个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