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扬下台之后,周围的人都投来羡慕的目光。

    这个家伙运气这么好?

    为什么这么好的事情就是轮不上我呢?

    张扬回到人群中之中,夏星辰看着他微微一笑说道:“真是有意思啊,你又勾搭了一个女生。”

    她一边说着,一边揽住了他的胳膊。

    张扬急忙松开了她。

    你说我沾花惹草,那你还要黏着我?是什么意思?

    不过他稍微愣了一下,不是让她去照顾刘宇玉了?她现在怎么出现在这个地方呢?

    夏星辰拦住了张扬的胳膊之后,对着他使了一个眼色,飘向了朱炳奎的方向。

    此时的朱炳奎正在唐阳冰面前谄媚的笑着,嘴巴一张一合,不知道说的什么。

    张扬微微凝神,稍微听清楚了一下。

    “唐少,我已经知道刘宇玉去哪了?”

    张扬微微一愣,他找刘宇玉干什么?

    他不知道,当他在台上打架的时候,朱炳奎就开始找刘宇玉的去向,想要故技重施。

    之前唐少还特意提醒了他一下,决定让自己的人去找找看,顺便看看刘宇玉到底是不是收到了重伤。

    这稍微一寻找,朱炳奎发现刘宇玉也已经受了重伤,现在正在一个屋里躺着呢。

    听到这个消息,当时就笑了,他本来以为刘宇玉是实力大幅度提高。

    真没有想到那些还真是他装出来的,如果这个时候再给他打一顿,让他明天上不了台就可以不用挑战自己了。

    做了这个决定之后,朱炳奎直接找到了唐阳冰,希望他可以帮自己一把。

    可是唐阳冰听到朱炳奎的话,皱了皱眉头,他和朱炳奎在一起只是看中了他的家世,怎么来说上一次武者大会还是在朱家开的,这就足以看出来他的家室。

    可是朱炳奎这人不修正道,偏偏走一些邪门歪道。

    就连对付一些人,也用下三滥的招数,唐阳冰很多时候都是看不起他的。

    朱炳奎自然知道唐阳冰看不起自己,但是还是对着他谄媚的笑着。

    毕竟人家实力在那里。

    “只要唐少去给我占个场子就可以。”

    唐阳冰思索了一会,点了点头说道:“我可以去,但我什么都不做。”

    “不用你做,不用你做。”朱炳奎嘿嘿的笑着。

    只要他上去占个场子,那我还有什么怕的事情。

    张扬在这个时候也听清楚了他们的谈话,紧紧的皱着眉头。

    这个朱炳奎还真不是个好东西,竟然还是这种下三滥的招数。

    “刘宇玉现在什么地方待着?”张扬着急地问道夏星辰。

    他还是夏星辰安排去的,现在楚云浩应该也在那里,大概没有什么问题。

    张扬看着不远处的朱炳奎,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

    张扬一行人刚准备离开,任青青大步地走过来。

    她拍张扬的肩膀说道:“刚认识的朋友也不多说两句话。”

    张扬带着歉意微笑,这个时候还说聊什么天,他们那群人都要去打我的朋友了。

    “我要去处理一些事情。”张扬语气有些着急,连处理什么事情都没说,直接就离开了。

    “我也跟着你过去一趟。”任青青听到张扬有事情要处理,看他面色焦急的样子决定跟过去看看。

    怎么来说她也是四大隐世家族的任家大小姐,谁都要给她一些面子。

    张扬思索了一会,任青青去到也不是什么坏事,就索性答应了下来。

    在武者大会里难免会有伤亡,所以在这种大会上都会把专门的医护人员请到这里,而且这些人也都是武者。

    张扬来到刘宇玉休息屋子门口的时候,就看到门口已经站满了人,其中包括朱炳奎和唐阳冰。

    周围的人估计都是朱炳奎请来的人了。

    此时在门口的人正是楚云浩,它看到一群人过来,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哪怕是对方几十号人,楚云浩的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我们就是来看望一下刘宇玉,兄弟还是让我们进去。”

    楚云浩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朱炳奎,他那猥琐的笑容,还有他那说话的语气,让人不可置信。

    朱炳奎又连忙说了好几句好话,可是楚云浩依旧是一句话不说。

    说着说着,楚云浩也翻了,他们明显是来着不善,还是不如直说。

    “有什么事直说。”楚云浩轻蔑的扫了他们一眼,冷冷地说道。

    看对方不打算让路的样子,朱炳奎直接换了一个脸色瞪着楚云浩咆哮道:“我今天就把话撂这了,刘宇玉打伤了我兄弟,我兄弟受了什么样的伤,他就要成什么样子。”

    这话几乎是嚎出来的。

    张扬额一行人也刚好来到。

    任青青听到这话,当时就来脾气了。

    武者大会本来就是用来切磋的,切磋什么的,伤亡本来就有难免。

    朱炳奎竟然说出这种话,简直就是违背武者大会的精神。

    张扬听到这话也笑了,你说个什么理由不好,竟然说出来这种话。

    使不出脑袋秀逗了?

    “我们如果不让呢?”张扬在背后补了一句。

    朱炳奎听到声音立马回头一看,张扬一行人这个时候竟然也跟来了。

    “你们不让也得让!”

    朱炳奎是猴急了跳墙,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就像是做了亏心事被人抓住了把柄。

    张扬脸上带着一副贱贱的微笑说道:“你是不是担心打不过刘宇玉,所以提前过来想要耍阴招。”

    “放屁,我是那种耍阴招的人吗?”朱炳奎一听,脸就涨得更红,恼羞成怒地瞪着他吼道。

    周围也渐渐地涌上了看热闹吃瓜的人。

    听到这话,都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包括朱炳奎身边的人,他们也在心里细细的想着这句话,确实就是……这样。

    朱炳奎的脸瞬间红得像一个猴子的屁股,迫不及待地希望脚下有个洞,可以让自己钻进去,怎么事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明明计划的都是好好的。

    唐阳冰在旁边一句话不说,他之前来说过他就是来看场子的,现在人家的明显是人多势众,场子是看不住了,但是面子还要保住的。

    “我们确实是来看望刘宇玉的。”唐阳冰脸上带着善意的笑容说道。

    “放屁!”张扬毫不客气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