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飞然定了定神,弹了起来,华丽激越的琴声响彻了整间音乐教室。

    林飞然是从小学开始学琴的,主要目的是陶冶情操,多项技能,没想过专门往音乐的领域发展,所以高一考过十级就没有试图再精进了,平时只是当个爱好弹着玩。

    但这个水平已经相当足够了,林飞然脊背挺得笔直,下巴微微扬着,修长稳健的十指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在键盘上方翻飞,他时而抬眼快速地瞥一眼乐谱,时而垂眸望向琴键,认真专注的侧颜看起来仿佛比平时还要俊秀几分,弹到激烈的重音和弦时,那纤细清瘦的身体仿佛也与音符一起迸发出了足以震颤人心的力量……

    两人之间的空气似乎被夕阳晒暖了,顾凯风在一旁安静地看着,装作没有注意到林飞然在踩下与松开踏板时故意磨蹭着自己的大腿。

    弹个琴也不老实,屁股痒痒了这是?顾凯风好笑,干脆又往林飞然那边坐了一点,两个人的大腿紧紧贴在一起,热度透过校服裤子交融在一起,林飞然专注地看着乐谱,看神态像是根本没注意到,然而耳朵却越来越红,完全暴露了他淡定不能的内心。

    林飞然:“……”

    护、护身符这是干什么呢?贴这么紧好gay啊!

    在这可以说是非常暧昧的气氛中,林飞然把这首曲子翻来覆去弹了几遍,刚开始的几遍或多或少都有错音,但最后一遍则是一气呵成,完美无瑕,只要在脱谱状态下保持这个水平就可以上台了。

    最后一个音符还在空气中微微震颤着,林飞然表面平静,内心献给自己的掌声却已经此起彼伏了!

    顾凯风看着林飞然脸上百分之八十的云淡风轻与百分之二十的得意交融的表情,忍不住想笑。

    林飞然扭头看了顾凯风一眼,故作谦虚地问:“我弹得还凑合吧?”

    快说很好!夸我!

    顾凯风仿佛看穿了林飞然的小心思,眼睛微微一弯,道:“弹得特别好。”

    说着,顾凯风鼓起掌,两手举到上面拍拍又伸到下面拍拍,道:“掌声此起彼伏。”

    “谢谢夸奖。”林飞然被夸得美滋滋,虚荣心得到充分满足,小尾巴嗖地就翘到天上去了,他用大拇指指指自己,唇边挂着按捺不住的笑意道,“给你弹唱一首当谢礼,流行歌曲你随便点,哥什么都会。”

    “随便。”顾凯风挤挤眼睛,“什么我都喜欢。”

    “好。”林飞然点点头,心想那你爱好还挺广泛。

    林飞然想了几秒钟,选了一首比较适合弹唱而且自己很熟练的慢歌,想当年上初中的时候他可是凭着这首歌在音乐教室收获了整整一个合唱团的迷妹。

    略带忧伤的钢琴旋律缓缓响起,前奏弹完,林飞然清了清嗓子开唱:“只剩下钢琴陪我弹了一天……”

    他没专门练过唱歌,但学乐器的人音准都错不了,而且林飞然嗓音条件天生就很好,干净清朗,很有少年感,所以他的歌声很动听。

    林飞然:“睡着的大提琴,安静的旧旧的……”

    他唱到这,顾凯风忽然也跟着唱了起来:“我想你已表现得非常明白,我懂我也知道……”

    林飞然愣了一下,眼睛睁大了些,侧过脸表情复杂地望向顾凯风,手上伴奏都停了。

    顾凯风唱完这句就不唱了,只拿那双深邃的黑眼睛望着林飞然,语气暧昧道:“你继续。”

    “顾凯风同学。”林飞然单侧的唇角一翘,露出个不太善良的坏笑,就和那天顾凯风看着林飞然15分的小学生作文时流露出的笑容一模一样,“你唱歌跑调成这样儿,你的迷妹们知道吗?”

    顾凯风好气又好笑,怔了片刻才开口问:“你觉得重点是这个吗?”

    “必须是啊!”林飞然不知死活地回道。

    顾凯风:“……”

    终于漂亮地扳回了一局!男神也不是处处都压在我上面的好吗!林飞然心情愉悦地继续弹唱起来,小尾巴不仅翘到天上,还得意洋洋地摇来摇去,可以说是非常欠艹了。

    林飞然唱完,离最后一节自习下课还有几分钟,两人出了音乐教室锁好门,在饿狼一样的同学们冲进食堂扫荡之前先一步赶到食堂,打好饭菜找了张桌子面对面吃饭。

    从头到脚光芒四射的男神因为五音不全,以非常搞笑的姿势跌落了神坛,林飞然暗搓搓的嫉妒心得到了充分的安抚,一下子就感觉之前怎么看都不太顺眼的顾凯风顺眼多了。林飞然在桌子下用脚碰碰顾凯风的脚,瞟着顾凯风英俊的脸,一边吸着阳气一边说道:“我发现你是长挺帅的。”

    顾凯风伸脚勾了勾林飞然的小腿,眉毛一扬:“才发现?”

    林飞然夹起一块红烧肉吃得很香,他不自在地缩了缩小腿,道:“这几天发现的。”

    顾凯风盯着林飞然红润的两片薄唇,定了定神,道:“你刚转学过来我就发现你长得好看了。”

    “我欣赏你的坦诚。”林飞然喜滋滋地收下赞美,已经翘到了外太空的小尾巴摇了摇,开心地自夸道,“我也觉得我好看,又帅又可爱。”

    和我卖萌呢这是?顾凯风心尖一动,捏着筷子的手顿时就是一阵痒痒,恨不得把林飞然搂进怀里狂揉一通!

    人来人往的食堂中,顾凯风做了个深呼吸,强迫自己稳住。

    第二天是周六。

    这所寄宿制学校高二周末只休一天,周六不放假,但是不上晚自习,放学的时间比较早。

    最后一节自习课,林飞然还是拉着顾凯风去音乐教室练琴,顾凯风坐在琴凳上玩手机,逃课逃得非常惬意。

    周六放学之后,学校大门就可以自由出入了,林飞然隐约记得之前周六放学时顾凯风总是和王卓他们呼朋引伴地一起出去玩,然后就周六晚上加一整个周日都不在学校,直到周一早晨直接来上课。

    一想到这节课下课后顾凯风就要走了而且一晚上加一整天都见不到,林飞然心头就一阵紧张。他从今天早晨开始就在纠结这个问题了,他想过干脆回家住,但天知道他家里和回家的路上有没有鬼,就算家里情况比寝室好,但屋子里有一个鬼和屋子里有十六个鬼之间不过是吓个半死和直接吓死的区别而已,而且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万一有什么突发情况连个能求助的人都没有。

    林飞然还想过要不就请几个男生去外面玩通宵,反正人多的话看见鬼也没那么害怕,但一是自己转过来才一个多月,性格又不太合群,没什么要好的同学,根本不知道能找谁,二是出去玩那么久,作业还写不写了?周一课还上不上了?

    但是我难道还能跟着顾凯风回家吗?那也太突兀了吧……林飞然愁眉苦脸地练着琴,时不时偷瞄一眼顾凯风。

    林飞然又一次偷偷瞄过去时,顾凯风突然撩了撩头发,问:“我今天是不是特别帅?”

    林飞然默默一窘:“……”

    “你今天怎么了?”顾凯风好笑地问,“有什么话就直说。”

    林飞然抿抿嘴唇,循序渐进地发问:“你今天回家住?”

    “回,你不回?”顾凯风问。

    “我爸上个月工作临时调到国外去了。”林飞然委屈巴巴地说,“我妈也在外地。”

    顾凯风顿时觉得自己更理解林飞然刚转过来的时候为什么天天总臭着脸了。

    显然是因为突然被送来寄宿制学校,适应不了集体生活啊。

    顾凯风眉毛一扬,问:“你这两天自己住寝室?”

    “我还不知道呢,也许回家自己住,就是屋子好久没人收拾了……”林飞然抬眼飞快瞄了下顾凯风的表情,用闲聊的语气问,“你家住哪呀?”

    顾凯风微微一笑,低头继续摆弄起手机:“南山街那边。”

    林飞然继续套近乎:“南山街附近环境挺好的,我爸妈前两年去那边看过别墅,差点儿就买了,不过想想以后还不定在哪发展呢,搞不好买了也没人住,就算了。”

    顾凯风眼睛亮了一下,道:“那我们差点儿当邻居。”

    “这么巧。”林飞然又套话,“你们一家三口都住那吗?”

    “算是吧。”顾凯风用洞悉一切的目光看着林飞然窘迫得略微泛红的耳朵,字斟句酌道,“不过他们工作也忙,家里经常就我一个人。”

    林飞然张了张嘴,正想说点儿什么,放学铃响了。

    林飞然郁闷地收好乐谱,深深懊悔起自己当初怎么就没和顾凯风打好关系,如果两人关系好现在就没这么难开口了!

    顾凯风靠着钢琴,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有趣地观察着林飞然脸上千变万化的表情。

    总之先和他一起出去玩,能赖住多久是多久!林飞然想着,厚起脸皮施展粘糕*,问:“你今天晚上出去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