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雅婷冷笑了一声,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怎么了关关姐?你这是恼羞成怒了?”

    “你以为都是你吗?”沈关关笑着说道,“对,我就是在家里藏了男人,我就是愿意给他洗衣服怎么样?”

    “你……”沈雅婷的话被沈关关噎回了肚子里,沈关关不耐烦的皱着眉头,冲着面前的沈雅婷说道,“你现在可以让开了吗?”

    “不行!”沈雅婷挡在沈关关的面前,冲着沈关关说道,“你今天要是不把这件事情说清楚,我绝对会告诉爸。”

    沈雅婷以为搬出沈茂文来沈关关就肯定会服软,没想到沈关关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沈雅婷,说道,“你要是愿意你就去说。”

    “怎么了这是?”两人正僵持的时候,苏茗走了过来,“怎么好端端的吵起来了?”

    “妈……”沈雅婷不满的站在了苏茗的身边,冲着苏茗说道,“你看她手里的衣服,这可不像是爸的,沈家大小姐帮一个男人洗衣服,你说这传出去像话吗?”

    “这……”苏茗看了一眼面前的沈关关手里的衣服,微微皱起了眉头,“关关,雅婷说的是真的吗?”

    沈关关皱起了眉头,冲着面前的苏茗说道,“苏阿姨,这好像是我自己的事情吧?”

    “关关……”苏茗语重心长的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你应该知道你爸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事情,你在外面怎么胡来我不管,但是你不能把衣服带回来洗啊,你这样传出去了像什么样子。”

    “苏阿姨哪只眼睛看到我在外面胡来了?”沈关关把手里的衣服递给顾妈,冲着顾妈说道,“他差不多该醒了,你把衣服送过去。”

    “什么?”苏茗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沈关关,诧异的问道,“你竟然把那个人带回家了?”

    “不行吗?”沈关关冷笑了一声,冲着苏茗说道,“苏阿姨,我怎么可能去外面乱搞,我都是带回家的啊。”

    “你……”苏茗皱着眉头,“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你明知道你爸最讨厌的就是这个,你还有脸把他带回家,你让你爸的脸往哪里放?你想过季从安怎么办吗?”

    “苏阿姨,这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你跟着操心。”沈关关冷笑了一声,“你管好雅婷,照顾好你肚子里的孩子就好。”

    “不行,这件事情我一定要告诉你爸。”苏茗的嘴角化起一抹笑容,她想得很简单,如果沈关关跟沈雅婷半斤八两,那沈茂文还有什么理由抓着沈雅婷的错处不放?

    “关关,你真的是太糊涂了,季从安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个男人,他会对你负责吗?”苏茗虽然脸上装作关心沈关关的样子,但是心里却是幸灾乐祸的。

    苏茗的话刚刚说完,楼梯口就传来季从安的声音,“伯母,我当然会对关关负责。”

    “你……”苏茗看到季从安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就知道这件事情根本就是个乌龙,笑了笑,尴尬的说道,“我刚刚还在跟关关说呢,既然跟你在一起了,可千万不能三心二意的,沈家不会要这样的女儿的。”

    季从安冷笑了一声,走到沈关关的身边揽着沈关关的肩膀说道,“我跟关关好着呢,我相信关关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

    沈关关懒得搭理苏茗母女,转过头来冲着季从安说道,“你休息好了吗?饿不饿?”

    “我没事。”季从安看着面前的沈关关,冲着沈关关说道,“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也省得你被人家误会,被人家指着鼻子骂你水性杨花。”

    沈关关轻笑了一声,冲着季从安说道,“我自己心里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不就好了,理别人怎么说做什么。”

    季从安瞪了一眼沈关关,“你啊,就是太好说话了。”

    苏茗尴尬的看着面前的两人一唱一和的,急忙冲着沈关关解释道,“关关,你可千万别多想,我只是以为……”

    “苏阿姨,你以为什么,对我而言真的不重要。”沈关关淡淡的说道,“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有数,用不着苏阿姨跟着操心。”

    沈关关转过身,冲着面前的季从安说道,“我让顾妈给你煮了一碗面,你先吃一点吧。”

    “这是怎么了?都围在这里做什么?”沈茂文一回家就看到几个人站在一起,见到季从安的时候沈茂文着实有些欣喜,忙冲着面前的季从安说道,“从安,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季从安淡淡的笑了笑,冲着沈茂文说道,“公司的事情刚忙完,就想过来看看关关,没想到竟然害得关关……”

    季从安的话说了一半,沈茂文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三人,沈关关的脸上倒是坦然,沈雅婷和苏茗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还躲闪着沈茂文的眼神,沈茂文板着脸,冲着苏茗问道,“你们两个,又做什么事情了?”

    “没有没有……”沈雅婷连连摆手,冲着面前的沈茂文说道,“爸,我跟妈什么也没做。”

    “行了爸,没事。”沈关关懒得计较这些事情,反正迟早要把这两人扫地出门,什么时候不行?

    季从安笑了笑,冲着面前的苏茗说道,“苏阿姨,我跟关关呢,现在很好,等我忙完这段时间我就跟关关求婚,到时候我一定会请您来喝喜酒的。”

    季从安冷笑着说道,弄得苏茗的脸色很难看,“茂文,你……”

    沈茂文压根没理苏茗的话,径直冲着季从安说道,“从安,你先坐一会,我处理点事情就过来,一会你留下来吃饭。”

    “好。”季从安淡淡的点了点头。

    沈茂文转过脸,冲着面前的苏茗说道,“你跟我上来。”

    苏茗心里咯噔了一下,最后还是跟了上去,沈雅婷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跟了上去。

    沈茂文上了楼也懒得进书房,径直转过脸来冲着面前的苏茗问道,“说吧,你刚刚又在做什么妖?”

    “我……”苏茗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冲着面前的沈茂文讪讪的说道,“茂文,我是因为看到关关手里有男人的衣服,我知道你最讨厌就是女孩子跟别人不清不楚的,所以我就说了她两句,我哪知道这衣服是季从安的。”

    苏茗看了一眼面前的沈茂文,讪讪的说道,“我也是为了她好,谁知道闹了一个大乌龙。”

    沈茂文不耐烦的皱着眉头,“苏茗,你一天不给我找点事情做你就觉得浑身不舒服是吗?是,我是不喜欢女孩子不洁身自爱,可是关关和沈雅婷能一样吗?关关跟季从安是正常交往,沈雅婷是什么?”

    “茂文!”苏茗听到沈茂文用这么不屑的口气说沈雅婷的时候,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雅婷之前是做错了,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更不希望关关也踏错,我一心一意就是为了这个家,你何必次次都拿雅婷的事情来噎我。”

    沈茂文冷笑了一声,刚想开口说话,沈雅婷就追了上来,“爸,这件事情跟我妈没关系,都是我一个人的错。”

    “雅婷……”苏茗皱着眉头,“这是我跟你爸之间的事情,你别跟着瞎掺和。”

    沈雅婷皱了皱眉,冲着苏茗说道,“妈,你为了我的事情已经跟爸吵了太多次,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沈雅婷把苏茗拦在自己的身后,冲着沈茂文说道,“爸,今天的事情都是我的错,你要怪就怪我一个人,妈现在怀着孕,不能受气。”

    沈茂文冷哼了一声,“你的错?”

    “对,都是我的错。”沈雅婷点了点头,“是我发现沈关关在给男人洗衣服,也是我先入为主的认为沈关关私生活混乱,这一切都是我误导了妈,你要怪就怪我,不要怪我妈。”

    沈茂文不耐烦的皱着眉头,“关关是我的女儿,我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用不着你们两个跟着瞎操心。”

    沈茂文冷哼了一声,“你,怀着孕就安稳一点。”

    沈茂文看了一眼面前的苏茗,“苏茗,你少给我惹麻烦,我就谢天谢地了。”

    苏茗脸上闪过一丝愤恨,但当着沈茂文的面也不好表现出来,沈茂文下楼之后,沈雅婷才迎了上来,不满的冲着苏茗说道,“妈,你看那个沈茂文,现在对沈关关真的是越来越宠了,那个沈关关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好命,有个这么疼她的爸爸也就算了,现在还找了季从安这样十全十美的男朋友!”

    沈雅婷说这话的时候眼底里满是羡慕和嫉妒,苏茗看了一眼面前的沈雅婷,说道,“你当初要是肯听我的话,现在也不至于落到这样的下场。”

    “妈……”沈雅婷不满的皱着眉头,“这事情都已经过了,你现在跟我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行了。”苏茗冷笑了一声,“你看到了,现在你爸对咱们两的态度这么差,咱们一定要想办法,至少让他对咱们不那么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