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川哥,你是不是手术做久了,连眼神也变差了?”唐西川的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沈关关转过脸,就看到唐糖和一个女人站在两人身后,这女人披散着一头长发,眼神当中满是不屑。

    其实长得还算是不错,只可惜被尖酸刻薄的样子毁了。

    “吴双,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唐西川皱着眉头说道,这个吴双从小跟唐糖一起长大,跟唐糖的关系很好,所以才会帮唐糖出头。

    “我怎么胡说了?”吴双冷笑着说道,“西川哥,好歹唐糖是你的妹妹,你不帮着她也就算了,怎么还帮着这个破坏唐糖感情的小三?”

    “你够了,这件事情你根本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唐西川冷着脸说道。

    “我怎么不知道?”吴双冷笑了一声,冲着面前的唐西川说道,“唐糖跟季从安在一起的时候感情一直很好,要不是她趁着两人闹别扭的时候横插一脚,她怎么可能小三上位?”

    吴双冷笑了一声,冲着面前的唐西川说道,“也就是你,觉得她漂亮,依我看来,她连唐糖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真不知道她怎么有脸在这里出现。”

    吴双的一番话说得很难听,唐糖的脸上扬起的笑容稍纵即逝,沈关关喝了一口红酒,清新的酸,圆一润的甜,典雅的苦,贴切的辣,精致的咸,葡萄的香,橡木的味,都蕴藏在酒中,完美地融和,沈关关不由暗赞一句好酒。

    “喂,我跟你说话呢。”吴双见沈关关根本不搭理自己,忍不住伸手想推一把沈关关,手刚刚伸出来,唐西川就皱着眉头挡住了吴双的手,冲着吴双说道,“别太过分了。”

    “我过分?”吴双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西川哥,你也太好笑了吧?现在是沈关关抢了你妹妹的男朋友,你不帮忙就站在一旁看着,别拦着我收拾她!”

    “吴双,算了!”唐糖一直在一旁看着,这会终于忍不住开口冲着吴双说道,“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就别说了,给我留点面子好吗?”

    “唐糖……”吴双皱着眉头,“现在是她介入了你和季从安的感情当中,是她应该没脸见人,你干嘛这样?”

    唐糖微微低着头,委屈的说道,“说到底是我自己没本事,没能守得住从安,不然他怎么可能离开我,吴双,这件事情跟沈小姐没关系,你不要说了。”

    “什么没关系?”这个吴双一看就是个暴脾气,说得话一句比一句难听,“你这么单纯,怎么比得过外面的狐狸精,人前青春单纯,人后骚浪贱的,你怎么跟人家比。”

    “吴双,你真的太过分了!”唐西川板着脸,他不打女人,但是吴双要是再说下去的话,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能控制住。

    唐西川担心沈关关的情绪,忍不住转过头来安慰面前的沈关关,“关关,她说话一向难听,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我没事。”沈关关举着手里的高脚杯轻笑了一声,面容平静,“狗咬了你一口,你总不能咬回去你说是不是?”

    “你骂谁是狗?”吴双顿时涨红了双眼,“这年头世道真是变了啊,小三都嚣张到这种地步了,真是刷新了我的三观。”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唐西川皱着眉头,“你是唐糖的朋友不错,可是你帮唐糖出头也要注意场合,还有,你说的那些没有一句话是事实,你赶紧走。”

    “好了吴双,别闹了。”唐糖拉了一把吴双,该骂的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再争执下去,只怕会引来更多人,“沈小姐是我请来的贵客,她能来,我已经很高兴了。”

    唐糖看了一眼沈关关,歉意的说道,“关关,你别把吴双的话放在心里,她就是这个脾气,你千万别跟她生气。”

    沈关关的脸上看不出半点愠怒,淡淡的笑了笑,冲着面前的唐糖说道,“唐小姐盛情相邀,我自然要过来。”

    “这是怎么了?”宋晚晴一晚上眼皮跳个不停,最近正是唐嘉恒升职的档口,他大张旗鼓的帮唐糖办这个生日宴,她本来就不大同意。

    唐糖今天也怪怪的,所以今天她虽然陪在唐嘉恒的身边,但是却一直在注意着唐糖这边的动静。

    看到唐糖和吴双围着沈关关,这才走了过来,“吴双,你怎么对人家沈小姐这么不客气?今天是唐糖的生日,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再说。”

    “阿姨,什么沈小姐,你对她这么客气做什么?”吴双鄙夷的看着面前的沈关关,“你知不知道就是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抢走了唐糖的男朋友,唐糖跟季从安在国外的时候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本来今天唐糖就是想介绍季从安给你们认识的,谁知道这个贱人,趁着唐糖还没回国,勾引了季从安,弄得现在唐糖心里别提有多难过了。”

    吴双越说越起劲,“照我看,咱们现在就应该把这个贱人扔出去,只要没有她,唐糖迟早能赢回季从安的心。”

    “你……你说什么?”宋晚晴瞪大了眼睛,冲着面前的唐糖问道,“唐糖,吴双说的……是真的吗?”

    唐糖委屈的落下两行眼泪,冲着宋晚晴微微点头,“妈,我跟从安在国外的时候确实是一对,我这次提前回来就是为了尽早跟他团聚,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回来之后面对的竟然是他移情别恋的消息,我……”

    唐糖委屈的看了一眼面前的沈关关,“不过妈,我相信沈小姐和从安是真心相爱的,如果从安跟她在一起比较快乐,那我愿意放手,成全他们两个。”

    “唐糖,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吴双愤恨的看着面前的沈关关,“爱情是自私的,既然你爱季从安,那么你就要想办法把他抢回来,你难道忍心看着自己最爱的人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吗?”

    “我……”唐糖犹豫了一下,最后摇了摇头,“我做不到,吴双,我真的很爱季从安,我没办法想象以后我的生活当中要是没了他,我该怎么过下去。”

    吴双揽着唐糖的双肩,冲着唐糖说道,“这就对了,唐糖,你放心,有我在,一定帮你把季从安从那个贱人身边抢回来。”

    宋晚晴心疼的看着唐糖现在的样子,她从来没有见过唐糖现在这个样子,忍不住上前将唐糖揽进了怀里,“好孩子,你受委屈了。”

    “妈,我没事。”唐糖趴在宋晚晴的怀里,“对不起,妈。”

    “你有什么好对不起我的。”宋晚晴心疼的抱着面前的唐糖,冲着唐糖说道,“傻孩子,你要是早点告诉我跟你爸这件事情的话,就不会弄到现在这个局面,我跟你爸肯定会帮你做主的。”

    “阿姨……”吴双看了一眼面前的宋晚晴,“咱们现在帮唐糖讨回公道也不晚。”

    宋晚晴拍了拍怀里唐糖的背部,转过头来看着面前的沈关关,“沈小姐,沈家在杭城也是有头有脸的,怎么沈大小姐竟然做出这么有辱门风的事情,不知道令尊知不知道你这么做的事情?”

    唐西川挡在了沈关关的面前,“伯母,你别听唐糖和吴双的一面之词,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她们说的那样……”

    “西川!”说话间,唐嘉逸和胡蕾也走了过来,听到唐西川帮着沈关关说话,急忙打断了唐西川,“唐糖是你的妹妹,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胡蕾走到唐西川的面前,压低了声音说道,“西川,别胡闹。”

    “妈,我这怎么是胡闹呢?”唐西川挥开了胡蕾的手,“爸妈,伯父伯母,关关根本不是唐糖嘴里的那种人,这件事情……”

    “住嘴!”唐嘉逸板着脸冲着唐西川骂道,“西川,这件事情你不用管了,你还不赶紧带儿子走?”

    胡蕾急忙上前拉住了唐西川,“好孩子,你别说了,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你能帮得上忙的了。”

    唐西川无奈的被胡蕾拉走,一时之间唐家所有人加上胡蕾,全都站在了沈关关的对立面,众目睽睽之下,沈关关非但没有任何的慌乱,反而有些临危不惧的感觉,轻笑了一声,“怎么,偌大一个唐家,请我来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吗?这就是唐家名门世家的待客之道吗?”

    沈关关看到唐糖站在几人中间,脸上有着得意,这一场仗,她赢定了。

    宋晚晴护短,看到自己的女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哪里还管什么待客之道,冷笑了一声,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沈小姐,唐家当然有待客之道,不过对于你这样的人,唐家也没必要纵容下去不是吗?”

    “我这样的人?”沈关关冷笑了一声,“我是什么样的人,唐夫人真的了解吗?或者说,您女儿是什么样的人,您了解吗?”

    “沈关关,你少在这里妖言惑众!”吴双不耐烦的说道,“叔叔阿姨,就是这个贱人抢走了唐糖的男朋友季从安,现在还在这里蛊惑人心。”

    “你闭嘴!”沈关关不耐烦的冲着面前的吴双吼道,“你这个没脑子的蠢女人,被人家当枪使还在这边咋咋呼呼的,真是条没脑子的疯狗。”

    “你骂谁疯狗呢?”吴双气得冲上前来要收拾沈关关,一旁的宋晚晴拦住了她,沈关关再怎么说也是沈家的大小姐,在唐家动起手来被沈茂文知道了,肯定是说不过去的。

    “沈小姐。”宋晚晴微微皱眉,“我只想问你一句,唐糖和季从安之前是不是一对?”

    “是。”沈关关淡淡的点了点头,“那又怎么样?”

    “沈小姐!”唐嘉恒忍不住开口说道,“唐糖从小到大就一直是个乖孩子,从来没让我们操心过,虽然脾气有时候是差了点,可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委屈,我听说前段时间沈家的沈雅婷闹出了点事,但沈大小姐一直谨守本分,现在连做小三这样的事情都做出来了,怎么?沈家的家教就是这样吗?”

    “唐先生家的家教也不怎么样,这么多人围着我一个女孩子,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沈关关老神在在的说道。

    唐家不可能把她怎么样,所以她根本就不怕。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丫头。”唐嘉恒怎么说也是长辈,但沈关关却完全不给他面子,一时之间有些恼羞成怒,“来人呐,把她给我抓起来,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嘴硬。”

    “你试试!”沈关关抬起眼眸,眼神里闪过一丝肃杀,唐嘉恒纵横江湖这么多年,竟然也被这一抹眼神吓住了,愣了神。

    沈关关冷笑了一声,“唐先生,唐小姐,今天是你们请我来做客的,我要是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你觉得沈家会放过你们吗?”

    沈关关看到唐嘉恒的脸色变得愈发苍白,“我听说唐先生这会正是要升职的档口,要真是出了这样的丑闻,你觉得你还能如愿以偿吗?”

    “……”唐嘉恒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直到身后响起唐老爷子的声音,“来人呐,把她给我关起来,出了什么事情,我老头子担着!”

    唐家老爷子是高官,虽然已经退休多时,但是威望还在,他最疼爱的就是唐糖这个孙女,听说唐糖被人欺负了,也不顾自己的病体,强撑着追了过来。

    “爸……”唐嘉恒和唐嘉逸两人都是独当一面的大人物,在老爷子面前还是低眉顺眼的,不敢说半句反驳的话。

    “爷爷……”唐糖哭着扑进了唐老爷子的怀里,委屈的样子让唐老爷子越发心疼,“还愣着干什么,照我说的去做。”

    唐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安慰着面前的唐糖,“好孩子,不哭了,爷爷一定帮你做主,你要是喜欢那个季从安,爷爷就是绑也给你绑了来。”

    “你们几个没听到吗?还不赶紧把沈小姐带下去?”唐嘉恒冷着脸说道。

    “我看谁敢!”几人正对峙的时候,身后传来季从安的声音,季从安处理好了事情,赶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沈关关被围困的样子,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快步上前挡在了沈关关的面前,“唐伯父,有什么事情你冲着我来,为难关关算什么意思?”

    “我正愁找不到你这个臭小子呢。”唐老爷子当惯了领导,习惯了别人对他言听计从,看到沈关关和季从安这个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把他们两个一起带下去。”

    “爷爷……”唐糖听到唐老爷子要把季从安带下去,急忙求情,“要不还是算了吧。”

    “你啊。”唐老爷子看唐糖求情,这才松口,下人刚刚走到沈关关身边,沈关关一个眼神扫过去,吓得几个人都不敢动手。

    “还愣着干什么,等着我这个老爷子亲自动手吗?”唐老爷子气得咳嗽了起来,一旁的唐糖急忙帮唐老爷子顺气,宋晚晴走到唐老爷子的面前,“老爷子,您身体不好,这件事情我跟嘉恒来处理,您先回去休息吧。”

    “你们来处理?”唐老爷子冷笑了一声,“等你们来处理的话,我这个乖孙女都要委屈死了。”

    唐老爷子恋爱的抚着唐糖的面庞,冲着唐糖说道,“乖孙女你放心,只要我老头子还有一口气在,就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唐糖这会也有些着急,这家里真正说的上话的人就是唐老爷子,她当然希望唐老爷子偿命百岁,“爷爷,你别胡说,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沈关关冷笑了一声,“有你这么一个孙女,老爷子怕是长寿不了。”

    唐家既然已经撕破脸皮,那沈关关又何必客气。

    “沈关关!”唐糖站在沈关关的面前,“你骂我可以,但是我爷爷年纪这么大了,你怎么忍心咒他?你还有没有人性?”

    “人性?”沈关关轻笑了一声,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字眼,“唐糖,人性这个词从你嘴里说出来的时候,特别可笑,你要是有人性的话,你当初怎么会开车撞我,不过很可惜,我沈关关福大命大,缝了几针还是活下来了,你一定很失望吧?”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宋晚晴皱着眉头,“我们家唐糖从小就心地善良,什么开车撞你,这怎么可能?”

    季从安冷笑了一声,“伯父伯母,你们可真的太不了解你们的女儿了。”

    “沈关关,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唐糖紧张的冲到沈关关的面前,冲着沈关关说道,“我怎么可能开车撞你,明明是你抢走了从安,现在还往我身上泼脏水。”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宾客们都被请到了偏厅入席,这里只剩下唐家人和沈关关,季从安,唐糖慌乱的辩解着,试图把沈关关扣在她身上的帽子摘了。

    “你到底做没做过你心知肚明。”沈关关冷笑了一声,“唐老爷子,我敬您是长辈,我现在才能好好跟你说话,你要是仗着自己年纪大就倚老卖老的话,就别怪我目中无人。”

    “唐家不是警察局,有什么资格扣押我?”

    “放肆!”唐老爷子的拐杖撞击着大理石地面,一下一下敲打着在场所有人的心,“真是太不像话了,我告诉你,我就是王法,我说扣下你,你今天就别想走出这扇门。”

    “我要走,谁也拦不住。”季从安拉着沈关关的手,冷漠的说道,“关于我跟唐糖的事情,我只说一遍,没错,我跟她在国外的时候确实是好过一段时间,但是你们的好女儿,好孙女,对每一个接近我甚至只是说过话的女生虎视眈眈,一个个不是疯了就是自杀,我季从安福浅,受不起这样的女生。”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吴双皱着眉头,“唐糖从小就单纯,这些事情她根本不可能做,季从安,你就算是想跟她分手,想给沈关关一个名分,你也用不着找这么拙劣的借口吧?”

    “借口?”季从安冷笑了一声,撩起沈关关额前的头发,“看到这个疤了吗?这就是证据。”

    “这算什么证据?”唐老爷子的情绪很是不稳定。

    沈关关拉了一把季从安,淡淡的说道,“让我来。”

    季从安这才退到沈关关的身后,沈关关挺直了背部站在唐家人的面前,“我跟从安是在他回国之后才在一起的,唐糖确实跟从安好过一段时间,但是……”

    “但是分手,完全是因为唐糖蛇蝎心肠。”沈关关指着唐糖的鼻子说道,“我额头上的伤疤,是她知道我跟季从安在一起后,开车撞我才会这样的,你们要是不信的话,尽管去查。”

    沈关关冷笑了一声,“当初没把唐糖送公安局去,不过是看在她跟季从安曾经好过一场的份上,唐糖你不感恩戴德也就罢了,现在还在这里扭曲事实误导你的家人,你别忘了,从安手上有证据,他随时可以反悔送你进去呆两年。”

    沈关关冷笑着,“唐先生虽然当官,不过以权谋私这样的事情要是做了,恐怕也不好吧?”

    “你……”唐糖被噎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沈关关这会终于了解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人,这唐家人个个这么妄自尊大目中无人,也难怪生出唐糖这么一个奇葩。

    “哦对了。”沈关关的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唐先生,这件事情证据确凿,如果你想动手就她的话,沈家和季家,势必倾家荡产,跟你死磕到底。”

    “妈,救我,我不要去坐牢……”唐糖听到沈关关这么说的时候终于慌了,拉着宋晚晴的手哭闹着。

    宋晚晴一下子明白过来,这沈关关说得话,恐怕是真的,“唐糖,你是不是真的做过那些事情?”

    “没有,妈,我没有。”唐糖哭闹着,“都是这个沈关关血口喷人,她冤枉我。”

    “她没有冤枉你!”唐西川被胡蕾拉走以后越想越不放心,还是找机会逃了回来,“唐糖,我亲眼看见你撞上沈小姐,也是我把她送到医院抢救,你已经做错了,不能再继续错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