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要去。”杨婧文听到郭淳这么说的时候急忙说道,季从安拍了一下杨婧文的脑袋,“你还是在家好好待着吧。”

    杨婧文微微皱眉,沈关关看了一眼面前的杨婧文,淡淡的说道,“婧文,今天太晚了,你就在家待着吧,我们有事要谈……”

    “……那好吧。”沈关关都开了口,杨婧文也只能答应下来,沈关关和季从安、郭淳找了一家烧烤店,点好了菜之后,郭淳叫了两瓶啤酒,季从安淡淡的抱着胸坐在一旁,问道,“郭淳,关关,年会已经结束了,现在,你们两可以告诉我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你先别急。”郭淳给季从安倒了一杯啤酒,淡淡的说道,“既然都到了这里,就没打算再瞒你,只是关关要说的话,太过匪夷所思,你做好准备要听了吗?”

    “当然。”季从安淡淡的说道,“我只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关关微微皱眉,问道,“从安,假如有一天……你发现我是一个你根本不认识的陌生人,你会不会恨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季从安微微皱眉,看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关关,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的外貌,更不是因为你的家世,仅仅只是因为跟你待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很舒服,所以我才会选择你,你懂吗?”

    季从安伸手拍了拍沈关关的头,“真不知道你这个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沈关关把季从安杯子里的酒喝了个精光,这才有勇气开口,冲着面前的季从安说道,“从安,今天的事情,你也都看到了,郭淳有个叫顾念的亲外甥女……”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季从安诧异的看着面前的沈关关,淡淡的问道。

    “因为……我就是顾念。”沈关关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果然在季从安的脸上看到了惊讶的神情,但很快季从安就冷静了下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你相信我说的这些?”沈关关诧异的看着面前的季从安,季从安微微点头,淡淡的说道,“关关,我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我会无条件的相信你,所以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相信,更何况郭淳也在这里,既然他一点没有惊讶的样子,证明他早就已经知道这事,也已经确认过,那我为何不信?”

    “我就说从安肯定会相信你的。”郭淳淡淡的笑着,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

    虽然顾念已经“死去”,但是看到她身边能有季从安守着,总算能弥补当初自己没有保护好顾念的遗憾。

    沈关关看了一眼面前的季从安,淡淡的说道,“当初陆晔为了和顾语菲在一起,把怀着他孩子的我关在了陆家的地下室,后来顾语菲为了拿到我手上顾氏的股份,没日没夜的折磨我,她割了我的舌头,让我不能说话,把我用链条锁起来,让我不能逃跑,甚至害死了我刚刚出生的孩子……直到杨峥找过来,顾朝晖为了把顾语菲变成我,费尽心机,最后不惜一把火把我烧死在陆家别墅。”

    沈关关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季从安越听下去就越觉得胆战心惊,之前他不懂沈关关为什么对陆家人有着这么大的仇恨,现在全部解释得清了。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就变成了现在的沈关关。”沈关关看了一眼面前的季从安,淡淡的说道,“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许是上天看不得我受这么大的委屈含冤死去,所以给了我第二次活下去的机会。”

    沈关关看了一眼面前的季从安,继续说道,“总之,我现在虽然外表是沈关关,但我里面的灵魂是顾念,我记得所有顾念身上发生的事情,但对于沈关关小时候的事情,我却一无所知,所以我在醒过来之后才会假装自己失忆,蒙混过关。”

    “原来是这样……”季从安微微皱眉,淡淡的说道。

    一旁的郭淳看了一眼面前的季从安,说道,“关关过来找我的时候,我本来是不相信的,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什么重生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可是后来关关清楚的把只有我们两知道的秘密说了出来,那时候我就知道,她肯定是念念。”

    郭淳喝了一杯酒,继续说道,“当我知道顾语菲和陆晔这么害死念念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顾语菲和陆晔想要的东西,我都会一件一件夺回来。”

    郭淳冷笑了一声,“等亲子鉴定结果出来我就会报警,这两个人作恶多端,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他们应得的报应。”

    “所以……”季从安微微皱眉,冲着面前的郭淳和沈关关说道,“现在你是关关的亲舅舅?”

    “……是。”郭淳淡淡的说道,本来他跟季从安是朋友,可现在自己比他高了一个辈分。

    “那……我岂不是要跟着关关叫你舅舅?”季从安不满的皱着眉头。

    郭淳笑了起来,笑完了,这才转头冲着面前的季从安说道,“从安,关关就是顾念的事情,咱们知道就好,没必要再让更多的人知道了。”

    郭淳看了一眼面前的沈关关,虽然是陌生的脸,可是一想到她是顾念,就觉得心头微暖。

    顿了顿,郭淳继续说道,“念念这辈子过得太苦,就算关关恢复了顾念的身份,那又能怎么样?依我看,她现在这样挺好的,就让她做一辈子的沈关关。”

    “小舅舅,我……”沈关关微微皱眉,冲着面前的郭淳说道,刚一开口,就被面前的郭淳打断了,“关关,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沈关关讪讪的住了嘴,郭淳这才开口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关关,重生这样的事情毕竟太过匪夷所思,你占了人家的身体,就得完成人家的使命,沈茂文对你不错,既然这样,又何必恢复顾念的身份,横生枝节呢?”

    “郭淳说得没错。”郭淳的话音刚落,身旁的季从安就淡淡的说道,“关关,越少人知道你重生的事情对你来说就越安全,你能这么快的报复顾语菲和陆晔,不正是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你是顾念吗?”

    季从安顿了顿,继续说道,“换句话说,他们要是知道了你是顾念的事情,一定会想尽办法的对付你,到时候你肯定很累。”

    “可是……”沈关关微微皱眉,她当然也知道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可是眼看着杨峥和杨婧文站在自己的面前,明明他们两是自己的亲人,却不能相认,这样的感觉真的是太糟糕了。

    沈关关淡淡的叹了一口气,冲着面前的两人说道,“我活了两次,我已经觉得自己很幸运了,可我还是有一个遗憾。”

    “什么遗憾?”季从安淡淡的问道,“关关,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会不遗余力的帮你完成,这辈子绝对不会再让你有任何的遗憾。”

    沈关关笑了笑,冲着面前的季从安说道,“从安,我知道你关心我,可是这件事情,谁都帮不了我。”

    郭淳微微皱眉,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你不说出来,你怎么知道我们办不到?”

    郭淳心疼的看着面前的沈关关,“关关,上辈子我没有好好保护你,让你一个人受了这么多的苦,这辈子别说一件事,就算你要天上的星星我都会想办法帮你摘了来。”

    “小舅舅,你不用这样。”沈关关淡淡的说道,“之前的事情,怪不了你,是我自己有眼无珠。”

    “好了,不说这些。”季从安给沈关关拿了一个扇贝,问道,“关关,你到底有什么遗憾,说出来听听?”

    沈关关犹豫了一下,最后淡淡的说道,“我只是在遗憾,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我跟杨家始终是有缘无分,我很喜欢婧文,我也想多了解一下杨峥,毕竟他们两是我的亲人,可顶着沈关关的身份,我只能远远的看着他们。”

    沈关关苦笑了一声,冲着面前的季从安和郭淳说道,“你们也别当真,我只是发个牢骚罢了,能安然无恙的活在这世上,身边还能有从安这样的好男人陪着,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季从安微微皱眉,看到沈关关的脸上闪过失落的神色,不免有些心疼。

    季从安拉着沈关关的手,淡淡的说道,“好了,你先别想这么多了,吃点东西。”

    沈关关吃了一点东西,季从安微微皱眉,一直在想到底应该怎么样才能让沈关关开心起来,郭淳也是,两人谁也见不得沈关关露出一丝不开心的神情。

    从烧烤店出来,沈关关开车吧郭淳送回了家,车子停在季家门口,季从安看了一眼面前的沈关关,说道,“这么晚了,要不你就在这住一晚?”

    “好。”沈关关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解决了顾语菲这个心腹大患,沈关关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空落落的。

    沈关关说好,季从安倒是楞了一下,他没想到沈关关会这么爽快的答应下来,略有些诧异,沈关关下车,率先进了屋。

    不知道怎么的,她就是不想回家,留在季从安的身边,她才能感觉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关关,你怎么来了?”朱璟秋还没睡,看到沈关关的时候略微有些诧异,但很快就坦然的说道,“饿不饿,要不要我给你做点夜宵?”

    “不用了璟秋阿姨。”沈关关笑了笑,“我跟从安刚刚回来的时候吃过夜宵了。”

    “那……你早点上楼休息?”朱璟秋看着面前的沈关关,几天不见,本来就瘦弱的沈关关仿佛更瘦了。

    “关关,你先上去吧。”季从安看了一眼朱璟秋,淡淡的说道,“我跟我妈说点事。”

    “好。”沈关关也不是第一次来,季从安见沈关关上楼之后,冲着面前的朱璟秋说道,“妈,快过年了,咱们挑个时间,跟沈伯父把我和关关的婚事商量一下吧?”

    “好啊。”朱璟秋点了点头,冲着面前的季从安说道,“本来我早就想跟沈茂文商量一下这件事情的,但是你最近这么忙,也不怎么着家,这件事情就一直往后拖了。”

    朱璟秋淡淡的看着面前的季从安,说道,“关关这孩子我一直很喜欢,既然你也中意她,那咱们就赶紧把这日子定下来,趁着我还能帮你们带带孩子,赶紧给我生个孙子孙女的。”

    “放心吧妈。”季从安的脸上挂着笑容,今天听到沈关关的那些事情的时候,季从安心里一直不是滋味,一方面是心疼沈关关受了这么多的委屈,一方面又心疼她一个人承受了这么大的压力,所以季从安急着想把自己跟沈关关的婚事定下来,然后好好的照顾她。

    “那我就先上楼了?”季从安淡淡的问道,朱璟秋微微点头,“去吧。”

    季从安上楼的时候沈关关坐在季从安的床边,随手翻着季从安从小到大的相册,听见季从安开门的声音时,沈关关微微抬起头,灯光下,沈关关的侧颜美的惊心动魄。

    季从安关上房门,坐在沈关关的身边,伸手环住了沈关关的腰肢,声音低沉,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沈关关的耳边,“在看什么?”

    沈关关觉得痒,咯咯笑着,侧头冲着面前的季从安说道,“在看你从小到大的相册。”

    沈关关微微叹气,“本来我也有这样一个相册,可惜……都被那一场大火给烧光了,从安,你知道吗?其实我有点怕,我怕我哪一天把我自己长什么样子都给忘了。”

    “怎么会?”季从安伸手将沈关关拥入自己的怀里,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

    沈关关安静的倚在季从安的肩头,一声不吭。

    好半天,季从安冲着面前的沈关关问道,“要不去洗个澡?”

    沈关关看了一眼面前的季从安,后知后觉的问道,“你不会……今天也要睡在这里吧?”

    季从安的眼底闪过一丝促狭,问道,“不然呢?你别忘了,这里可是我的房间。”

    “不行。”沈关关站起身来,她留下来的时候没想那么多,这会反应过来已经太迟了,刚想走,身后的季从安就把沈关关抱住了,声音轻柔,“关关,我好想你。”

    沈关关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一瞬间就丢开了所有的盔甲,温顺的待在季从安的怀里,犹豫了一下,然后主动送上了自己的唇。

    上一次亲密的时候,沈关关是完全没有印象的,但是这一次,沈关关是清醒的,这种感觉,很奇妙。

    明明每天都在见面,但真的把沈关关拥在自己的怀里时,季从安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想她。

    恨不得时时刻刻将她绑在自己的身边,把她掰开了揉碎了,刻进自己的身体里。

    她的吻怯怯的,季从安忍不住想要撷取更多,慢慢的,他的呼吸变得急促,沈关关承受着季从安的热情,也热情的回应着季从安。

    季从安感受到沈关关的回应,加重了手臂的力量,结实有力的手臂将沈关关环在自己的怀里,灯光似乎变得暧昧了起来,季从安的房间里,一抹暧昧的气息在慢慢扩散。

    事后,沈关关趴在季从安的胸口闭目养神,季从安轻抚着沈关关头顶的头发,温柔的问道,“要不要去洗个澡?”

    沈关关在季从安的怀里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嘤咛一声,用沉默回应着季从安。

    季从安轻笑一声,在沈关关的鼻子上轻刮了一下,淡淡的说道,“小懒猫。”

    隔了好一会,季从安放开怀里的沈关关,径直去了浴室,放好热水,这才折返回来抱沈关关去浴室,沈关关从头到尾一直在装睡,惹得季从安忍不住轻笑,“关关,是你自己洗,还是我帮你洗?”

    沈关关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冲着面前的季从安说道,“我自己来,你先出去忙吧。”

    “我不忙。”季从安怕沈关关觉得不舒服,点了安神的香薰蜡烛,浴室里面有一股好闻的味道,也不知是不是烛光的映衬,沈关关的脸色看起来特别的红。

    沈关关洗好澡,头发湿漉漉的,季从安给沈关关准备了合适的睡衣,从一旁的架子上取下了吹风机,柔声说道,“我帮你把头发吹干。”

    “你会吗?”沈关关的头发很长,吹干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季从安淡淡的看了一眼镜子里面的沈关关,不说话,只是插上插头缓缓的帮她吹干头发,他的动作很轻,仿佛像是在对待一个珍重的宝物。

    透过镜子,沈关关能看到季从安认真的神色,一瞬间仿佛有一股暖流流遍了全身,季从安好不容易帮沈关关吹干头发,这才抱着沈关关回了房间,“你要是困了就先睡,我去洗个澡,一会就来。”

    “我等你。”沈关关淡淡的说道。

    季从安去浴室冲了个澡,头发湿漉漉的,沈关关见状微微皱眉,拿起一旁的浴巾仔仔细细的替季从安把头发擦干,也算是投桃报李了。

    “你不困吗?”时间已经很晚了,季从安看沈关关精神尚好,忍不住问道,“要不要我下去给你倒杯热牛奶助眠?”

    “不用。”沈关关拉着季从安的手绕到自己的脑后,靠在季从安的胸口,闻着季从安身上熟悉的味道,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沈关关一夜好眠,季从安的手臂被沈关关枕麻了也没舍得挪开。

    这一夜,有人一夜好梦,也有人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顾语菲从杨家回来之后就一直唉声叹气,陆晔也是苦着一张脸,两人各怀心思。

    刚刚到家,顾语菲就接到了顾朝晖的电话,顾朝晖正在外面出差,知道今天顾语菲和杨峥要签合同,这会是特意打电话来道喜的,“语菲,回家了吗?”

    “嗯。”顾语菲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

    顾朝晖爽朗的笑着,“语菲,爸跟你说,这次爸出差就是为了给顾氏拉资金,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没什么好消息,不过你现在手上有杨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算没有这笔资金,杨氏年底的分红也已经够让顾氏度过这次危机了。”

    顾朝晖越想越开心,忍不住冲着顾语菲说道,“语菲啊,爸决定了,我也不在这里耗着了,明天,明天我就买机票回来,到时候我请你喝陆晔吃饭,就当是庆祝了。”

    “爸……”顾语菲微微皱眉,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告诉顾朝晖,自己根本就没有拿下杨氏的股份。

    “时候不早了,你早点睡,我明天天一亮就买机票,等机票买好我就把时间告诉你,到时候你记得去机场接我。”顾朝晖说着就想挂断电话,顾语菲急忙阻止顾朝晖挂电话,“爸,你等等。”

    “还有什么事?”顾朝晖兴致冲冲的打算挂完电话去看看机票,没想到顾语菲突然叫住了自己,顾朝晖微微皱眉,电话那端的顾语菲沉默了一会儿,时间过去了很久,久到顾朝晖都打算挂电话了,顾语菲这才开了口,冲着顾朝晖说道。“爸,我这边出了点事,股份转让书只差最后一步,没能签……”

    “你说什么?”顾朝晖紧紧的皱着眉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顾语菲微微皱眉,犹豫了一下,冲着电话里面的顾朝晖说道,“爸,都是那个郭淳在搅局,他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顾念的事情,跑过来搅局,否则今天我一定能拿到杨氏的股份的。”

    “郭淳?”顾朝晖紧紧的皱着眉头,“我不是早就提醒过你们好好处理郭淳那件事情的吗?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我……”顾语菲微微皱眉,犹豫了一下,冲着顾朝晖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爸,郭淳把我的身份也告诉杨峥了,现在杨峥已经准备重新做亲子鉴定了,爸,我现在该怎么办?”

    “你说什么?”顾朝晖听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我这才几天不在,你们就把事情办成这个样子?”

    “不是这样的,爸……”顾语菲语无伦次,坐在一旁的陆晔一把把手机抢了过去,冲着电话里面的顾朝晖说道,“爸,现在事情已经出了,咱们也别怪这怪那的了,您还是赶紧想想办法,我跟语菲现在应该怎么办?”

    顾朝晖气得脸都绿了,但事情已经出了,陆晔说得也没错,顾朝晖皱着眉头考虑了一下,冲着陆晔说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千万不能让杨峥知道语菲不是他女儿的事实,这样咱们才有翻身的机会,陆晔,你赶紧去查清楚,杨峥在哪家医院做亲子鉴定,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收买也好,威胁也好,一定要让亲子鉴定的结果跟上次一样,知道吗?”

    “我知道了。”陆晔皱着眉头应下,“我明天就派人去查,一定赶在坚定结果之前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顾朝晖紧紧的皱着眉头,冲着陆晔说道,“这件事情是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但是还有一件事情你也不能忘了,顾念的事情咱们处理的这么隐蔽,郭淳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你也要好好查清楚,只有知道这个问题的源头,咱们才能处理掉,你说是不是?”

    “是,我知道了。”陆晔微微点头,淡淡的说道。

    顾朝晖考虑了一番,这才淡淡的说道,“目前为止最重要的就是这两件事情,至于顾氏的资金问题,等我回来之后咱们再考虑,我明天赶最早的班机回来,到时候咱们再看这件事情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

    “好,那我跟语菲就在家等你回来再商量。”陆晔这才挂断了电话,顾语菲坐在陆晔的身边,急忙问道,“怎么样?我爸怎么说?这件事情咱们到底应该怎么办?”

    陆晔紧紧的皱着眉头,冲着面前的顾语菲说道,“这件事情咱们还是等爸回来之后再从长计议,我明天会找人调查虞之晴到底在哪家医院做鉴定,不管用什么办法,我一定会让那个医生站在咱们这一边,不过……”

    “不过什么?”顾语菲紧紧的皱着眉头,冲着面前的陆晔问道。

    陆晔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不过咱们这次没把股权转让书签成,爸那边的资金有出现了一些问题,年前要是再没有资金注入的话,恐怕顾氏就真的完了,所以不管怎么样,咱们现在得赶紧筹钱,让顾氏渡过眼前这个难关。”

    顾语菲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陆晔,要不……咱们把这个房子卖了吧,虽然不能把所有的资金补上,但至少能拖延一段时间。”

    “不行!”陆晔斩钉截铁的说道,这房子是他辛辛苦苦攒下的钱买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如果顾氏不行了,陆晔会毫不犹豫的跟顾语菲离婚,到时候这栋别墅就是自己最后的保障,他怎么可能拿去填顾氏的窟窿?

    顾语菲楞了一下,刚想开口说什么,一旁的陆晔就站了起来,淡淡的说道,“很晚了,我先上去洗澡休息了,语菲,不管你想什么,这栋别墅我都不会卖,你最好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

    顾语菲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陆晔上了楼,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她认识陆晔这么长时间,陆晔在想什么,她心里清楚的很,可是陆晔这么清楚的表现出来,倒让她有些意外。

    顾语菲犹豫了一下,现在能帮自己的除了唐糖之外已经没有人了,顾语菲想了很长时间,还是忍不住掏出手机给唐糖打了一个电话。

    唐糖正躺在阿森的怀里睡着,电话响起的时候忍不住微微皱眉,阿森第一个被吵醒,刚想把电话挂掉,唐糖微微转身,“谁啊?”

    “顾语菲。”阿森淡淡的说道,“太晚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给我。”唐糖微微皱眉,掀开被子下床,冲着身边的阿森说道,“你先睡,我把这个电话接完就回来。”

    阿森微微皱眉,虽然不赞同,但到底是没说什么。

    唐糖拎着手机走到了阳台上,淡淡的问道,“顾语菲,你是不是疯了?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顾语菲等了好久才等到唐糖接电话,急忙说道,“唐小姐,我这也是走投无路了,要不然我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扰你,我求求你,你这次一定要帮帮我。”

    “帮你?”唐糖冷笑了一声,点了一根烟站在阳台上,轻蔑的冲着电话里面的顾语菲说道,“顾小姐,你难道忘了上次的事情你办成了什么样吗?媒体一个个争相道歉,你让我这脸往哪搁?”

    唐糖吸了一口烟,冷笑着说道,“顾小姐,你现在遇到麻烦了才想起来找我,你凭什么觉得……我就一定会帮你呢?”

    “我……”顾语菲尴尬的沉默了一下,之前以为自己拿到杨氏股份是十拿九稳的事情,所以对唐糖这边的事情也就没这么上心了,可现在她已经走投无路了,没办法,她只能厚着脸皮来求唐糖,顾语菲犹豫了一下,冲着唐糖说道,“唐小姐,我知道你现在肯定不相信我说的话,但是我今天给你打电话,就是想要告诉你,只要你能帮顾氏度过眼前的难关,那么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答应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是吗?”唐糖冷笑了一声,冲着顾小姐问道,“顾小姐为什么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因为……”顾语菲顿了顿,“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郭淳绝对不是无缘无故的出现的,这本来是她跟郭淳之间的事情,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沈关关永远在场,哪怕自己手上并没有什么证据,但是顾语菲在潜意识里就认为,自己落得现在这个境地,全部都是沈关关害得。

    这次就算唐糖不说,顾语菲也打算收拾沈关关,但如果同时还能让唐糖帮顾氏度过眼前这个难关的话,岂不是一举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