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宣布,第一回合的比赛项目是为自己最重要的人做一件旗袍,比赛时间为三个小时,选手可以自由安排时间,面料,工具,全部由主办方统一放,以示公平。

    沈雅婷听到这个题目的时候侧头看了一眼面前的沈关关,忍不住冷笑了一声,最重要的人,沈关关能选谁?

    旗袍这个东西,最重要的不光是做工面料,还有展示者的身材容貌以及神韵,年纪越大的女人才越能展示出旗袍的精髓,苏茗虽然年纪大了,但身材容貌俱佳,更何况沈雅婷和苏茗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对于苏茗的任何事情沈雅婷都很了解,她不用费时间再去给苏茗量尺寸,也不用再去考虑什么样的布匹款式更加的适合她,这些都是沈关关没办法做到的事情。

    沈雅婷很快就选好了布料,开始做衣服,沈关关还在杨婧文和艳姐之间犹豫,两个人对她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人,到底为谁做衣服,沈关关犯了难。

    “关关姐,我愿意当你的模特,你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帮你展示你的作品,不会让你输掉这个比赛的。”杨婧文毛遂自荐,沈关关虽然知道这样的展示应该选艳姐这样风韵犹存的女人,可是毕竟艳姐跟那些评委都认识,为了避免被别人说自己赢得不光明正大,沈关关心一横,选了杨婧文。

    “婧文,你过来,我重新帮你量一下尺寸。”沈关关拉着杨婧文认真的开始量尺寸,选布料,这样一耽搁,将近一刻钟过去了,沈关关和沈雅婷之间的进程一下子就拉开了距离。

    三个小时的时间听着很长,但是对于做一件旗袍来说,绝对是不够的,主办方就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把时间定的这么短,也算是给参赛者一些难度,沈关关给杨婧文选了一件蓝白相间的布匹,领口及边角处用蓝色的布料包边,扣子选了带有中国特色的琵琶扣,杨婧文年级还小,这样青春洋溢的布匹才更能凸显出杨婧文的气质,才能与别的参赛者区分开来。

    沈关关抽空往旁边的参赛者那边看了一眼,大部分人还是选了年级比较大的模特,沈关关独树一帜,选了杨婧文这样青春洋溢的女孩子,反而会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三个小时的时间转眼就过了,沈雅婷在距离比赛结束还有十五分钟的时候完成了最后一道工序,然后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示意裁判自己已经完成。

    一看到沈雅婷完成了旗袍,沈关关的心里微微有些着急,剪线头的时候差点戳到了自己的手,一旁的艳姐和季从安微微皱眉,季从安没开口,他知道沈关关可以自己调整过来,但艳姐微微有些担心,“关关,不着急,你不用管别人怎么样,你现在离结束也已经很快了,顾好你自己手里的事情,不用去管别人,明白吗?”

    “是啊关关姐,不着急。”杨婧文也在一旁安慰着沈关关,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不管一会你做出什么样的旗袍,我一定会帮你完完整整的呈现出来,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沈关关深吸了一口气,这才重新调整了自己的状态,不去管沈雅婷怎么样,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

    离比赛结束还有五分钟的时候,沈关关也完成了手里旗袍的最后一道工序,主持人宣布比赛结束,模特们纷纷换上了旗袍,展示环节中沈关关一直聚精会神的看着,不得不承认,沈雅婷的手艺确实死又了突飞猛进的增长,她给苏茗做的这件旗袍就算是在红馆,也能算得上是上流水平了。

    艳姐站在一旁,看到沈雅婷做的那件旗袍时,微微皱起了眉头。

    “各位评委,你们好。”苏茗展示了一番沈雅婷做的旗袍,就站在了沈雅婷的身边,得意洋洋的看着台下的沈关关,仿佛已经赢了一样。

    沈雅婷站在苏茗的旁边,冲着台下的评委们介绍自己所做的这件旗袍,“这件旗袍是我为我妈做的,在我生命当中,我妈对我来说就是最重要的人,从小到大,她一直把我带在身边,不管是做旗袍还是做人的道理,都是她亲自教会我的,我知道她一个人不容易,现在好不容易我已经长大了,我很感激这次的比赛让我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以亲自给她做一件旗袍,看她穿上比我做任何意见旗袍的时候都更有成就感。”

    沈雅婷转头深情款款的看着面前的苏茗,冲着面前的苏茗说道,“妈,我可能以前真的做了很多的荒唐事,让您担心了,不过您放心,现在女儿已经长大了,有能力赚钱养你了。”

    “好孩子。”苏茗感动的抱着面前的沈雅婷痛苦,母女两在台上演了一出好戏,虽然沈关关她们看着只觉得膈应,但是台下的评委们却纷纷流露出感动的神情。

    苏茗看着面前的沈雅婷,说道,“孩子,对于妈妈来说,只要你平平安安的,有本事赚钱养活自己,这就比什么都重要了,妈不在乎你能赚多少钱,只要你自己过得开心就好。”苏茗冲着面前的沈雅婷说道。

    沈雅婷一脸的感激,“妈,你养我大,我养你老,从今往后我一定会乖乖听话,不会再让你担心了。”

    沈雅婷的一番话赢得了一片掌声,她并没有说自己的这件旗袍到底用了什么样的工艺,反而另辟蹊径,用自己和苏茗之间的“母女情深”博得了评委们的好感。

    沈关关和艳姐在一旁看着,忍不住微微皱眉。

    轮到沈关关上台的时候,杨婧文表现的更像是个专业的模特,一圈走下来,众人都对杨婧文身上的这件旗袍颇感兴趣。

    “沈小姐。”坐在正中间的一位评委拿起桌上的话筒,冲着面前的沈关关问道,“我们这次的题目是,给你最重要的人做一件旗袍,相信你也现了,刚刚上场的选手要么选择给自己的妈妈做衣服,要么就是自己的姐姐,普遍来说,这些展示的模特年级都偏大,更能凸显出旗袍对于一个成熟女人所蕴含的寓意,那么……我们也看到了,你的模特似乎年龄有些偏小,能不能告诉我们,为什么你会选一位这么年轻的小姐做你的模特呢?”

    沈关关笑了笑,刚刚在台下的时候她还有些紧张,可是这一上台,就好像一颗心落在了肚子里,沈关关反而觉得自己一点也不紧张了。

    “刚刚评委给出的题目是,给自己最重要的人做一件旗袍,对吗?”沈关关问了一句,见评委点头,这才冲着面前的评委说道,“她叫杨婧文,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

    沈关关顿了顿,继续说道,“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已经去世了,所以我可能不太能理解那些在台上对自己妈妈表白的选手们的心情,不过……对我来说,我生命当中最重要的女人绝对不止一位,有我最敬重的长辈,也有我最要好的朋友及妹妹,选择婧文,是我觉得,很多人都有一个误区,认为旗袍是上了年纪的人穿的,可是我今天就是想亲手做一件旗袍,告诉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其实……旗袍适合的人群很广,只要是女人,你都应该拥有一件属于自己的旗袍。”

    “说的好!”最中间的那位评委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沈小姐说得不错,旗袍绝对不是为了少部分人存在。”

    第一轮的比试下来,沈关关和沈雅婷都进了第二轮的比赛,淘汰的四人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有沈关关在,她们知道自己不过是陪衬罢了。

    第一轮的比试结束之后,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第二场比赛定在了明天下午一点,沈关关回到休息室的时候郭淳已经到了,看到沈关关过来的时候急忙让沈关关过来吃饭,“怎么样?是不是饿坏了,我给你做了你爱吃的饭菜,还热着呢,赶紧吃一点。”

    郭淳把筷子递给了沈关关,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你多少吃一点,肚子里的孩子需要营养。”

    “好。”沈关关也确实是饿了,郭淳见沈关关开始吃饭,拉着一旁的杨婧文坐下,“你也饿坏了吧,赶紧吃一点垫垫肚子,一会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郭淳等两人吃完,这才冲着一旁的季从安说道,“从安,反正比赛也在明天,你先带关关回去休息吧,她累了一天了,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了。

    “我知道。”季从安替沈关关拿上外套,冲着面前的郭淳说道,“你们走吗?一起出去吧。”

    “好啊。”郭淳也拉过了杨婧文的手,出门的时候正好碰见沈雅婷,沈雅婷看到沈关关的时候非但没有避开,反而迎了上来,冲着面前的沈关关问道,“沈关关,你刚刚在台上的那番话什么意思?”

    “哪番话?”沈关关当然知道沈雅婷问的是哪段话,却只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我在台上说每个女人都应该拥有一件属于自己的旗袍,难道说错了?”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沈雅婷皱着眉头,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沈关关,这个比赛我赢定了,不管你怎么讽刺我,冠军都会是我的,红馆也是我的,识相的话你现在就退出这个比赛,不然到时候输了多难看?”

    “你别做梦了沈雅婷。”一旁的杨婧文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冲着面前的沈雅婷说道,“只要有关关姐在,你就不可能赢这个比赛,倒是你,你要是怕输的话可以现在就退出这个比赛,总比到时候丢人来得好吧?”

    “你给我闭嘴!”沈雅婷凶神恶煞的看着面前的杨婧文,冷淡的说道,“沈关关,不管你说什么,这次的比赛我一定会赢,咱们等着瞧吧!”

    沈雅婷冷笑了一声,砖头离去。

    沈关关看着沈雅婷离开的背影,只觉得莫名其妙的,杨婧文替沈关关鸣不平,在一旁安慰着沈关关,“关关姐,你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这个世界上只有没本事的人才会叫嚣,你完全可以不必搭理她,反正这次的比赛,我相信你一定会赢的。”

    “那是当然。”郭淳也在一旁帮腔,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关关准备了这么长时间,这次一定会赢的。”

    “行了你们。”沈关关无奈的看着面前的两人,冲着两人说道,“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你们不是还要去吃东西吗?赶紧去吧。”

    “关关姐,要不你也一起去吧?”一旁的杨婧文亲热的挽着沈关关的手,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反正你回去也无聊,不如跟我们一起去吃点东西,晚点再回家。”

    “可是……”沈关关砖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季从安,季从安笑了笑,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你如果想去的话就一起,反正我知道你,就算是现在回家了,一会肯定喊饿。”

    “那走吧。”杨婧文这才满意的拉着沈关关的手上了车,上了车,季从安径直把车开到了一家农家乐的门口,冲着三人说道,“这是我一个朋友开的店,听说味道很不错,咱们就在这里吃吧?”

    “好啊。”车子都已经开到这里了,杨婧文等人也不能再说什么,农家乐的菜毕竟健康而且新鲜,沈关关怀着孕,也不能吃垃圾食品,农家乐已经是他们目前为止最好的选择了。

    “走吧。”沈关关已经在红馆闷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难得出来,沈关关看到什么都觉得新奇,季从安陪着沈关关在农家乐里面走走,杨婧文和郭淳去点菜。

    “关关,等忙完了这次的比赛,我带你出去玩玩好吗?”季从安看沈关关这么高兴的样子,忍不住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沈关关眼前一亮,急忙冲着面前的季从安问道,“真的吗?去哪里玩?”

    “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你喜欢欧洲,那咱们就去欧洲玩玩,怎么样?”季从安笑着冲面前的沈关关问道,沈关关笑得很开心,但很快就垮下了脸,冲着面前的季从安说道,“可是我现在怀着孕,我爸肯定不放心的……”

    “放心,你爸那边我来说,你呢,现在只需要开开心心的把这个比赛完成了,行李我会让家里的佣人准备,你只需要带上你自己就行了。”季从安笑着说道。

    沈关关的脸上挂起笑容,“这可是你说的,我就等着出去玩了。”

    “好。”季从安宠溺的看着面前的沈关关,“走吧,咱们也差不多该去找他们了,外面风大,当心感冒。”

    开春的季节,虽然天气慢慢开始回暖,但是风大起来还是觉得很冷,季从安拉着沈关关去了之前定下的包厢,刚刚打开门,却现空无一人,沈关关微微皱眉,冲着面前的季从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两个人去哪了?”

    季从安微微摇头,“我也不知道。”

    季从安拉住了正好经过的服务员,冲着服务员问道,“那个,你知不知道这个包厢的客人去哪了?”

    “他们啊,刚刚来了一个男人把他们喊走了,我看他们好像是往那边去了。”服务员指了指门外,见季从安和沈关关要走,急忙问道,“先生,这间的客人已经点好菜了,请问现在要上吗?”

    “不用了。”季从安拉着沈关关的手往服务员指的那个方向走,路的尽头有三个身影,杨婧文和郭淳肩并肩的站在一起低着头,另外一个男人的身影被走廊的柱子挡着,所以沈关关和季从安并没有看到到底是谁。

    “这是怎么一回事?”沈关关微微皱眉,冲着面前的季从安问道,“为什么他们两会突然跑到这里来?”

    “我也不知道。”季从安微微皱眉,拉着沈关关的手,冲着沈关关说道,“走,咱们过去看看。”

    越走近,男人的声音就越清楚,沈关关看到站在杨婧文和郭淳面前的竟然是杨峥,忍不住愣了一下,杨峥的脸色很难看,冲着面前的两人问道,“我问你们话呢,你们两个刚刚那是在干什么?赶紧说话啊!”

    杨峥气急,今天本来是受朋友之约过来给新开的农家乐捧场的,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见了杨婧文和郭淳亲昵的样子,这才怒气冲冲的上前把两个人叫了出来,打算问个清楚。

    “说话啊?”杨峥见两人低着头不说话,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婧文,你今天要是不给我说清楚你跟郭淳之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在杨峥看来,一个是自己的弟弟,一个是自己的女儿,这两个人要是在一起岂不是乱了套了?

    “姐夫,这件事情你问我就好,跟婧文没关系。”郭淳微微抬起头,挡在了杨婧文的面前,冲着面前的杨峥说道,“没错,我是跟婧文在一起了,我们两个人是真心相爱的,希望你能成全我们。”

    “姐夫?你还知道你叫我姐夫啊?”杨峥冷笑了一声,冲着面前的杨峥说道,“郭淳,婧文可是我的女儿,是你的外甥女,你们两个在一起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不,不是这样的。”杨婧文生怕杨峥盛怒之下会做出什么伤害郭淳的事情来,急忙冲着面前的杨峥说道,“爸,是我喜欢他,是我死缠烂打的,跟他没有关系,你要怪就怪我一个人,跟他没关系!”

    “婧文,别闹。”郭淳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杨婧文,微微皱起了眉头,把杨婧文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冲着面前的杨峥说道,“姐夫,我知道你现在一时还不能接受,不过……”

    “一时?什么一时?”杨峥打断了面前郭淳的话,冲着面前的郭淳说道,“郭淳,我不是一时不能接受,我是一辈子都不可能接受,我警告你,你最好赶紧跟婧文分开,我是绝对不会允许我女儿跟你在一起的。”

    杨峥皱着眉头伸手去拉面前杨婧文的手,冲着面前的杨婧文说道,“你赶紧跟我回家,要是再让我知道你跟郭淳在一起,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不,我不回去。”杨婧文挣脱开了面前杨峥的手,无比坚定的站在了郭淳的身边,伸手挽住了面前郭淳的手,冲着面前的杨峥说道,“爸,他是顾念的小舅舅,不是我的小舅舅,对于我来说,他不过就是比我大几岁,跟我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我为什么不能跟他在一起?”

    “你要是敢跟他在一起我就跟你……”杨峥头一次看到杨婧文这样固执的违拗自己的意思,顿时气血上头,还好季从安及时赶到,打断了杨峥即将说出口的话。

    “姨夫!”季从安皱着眉头喊了一声,杨峥砖头看见面前的季从安时,微微皱起了眉头,季从安走到了杨峥的面前,冲着面前的杨峥问道,“姨夫,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动这么大的怒?”

    “这件事情,你们也知道是不是?”看到季从安和沈关关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杨峥就猜到,这件事情恐怕只有自己一个人被蒙在鼓里,更生气了。

    “是。”季从安微微点头,“年轻人谈个恋爱,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姨夫何必这么大惊小怪的?”

    “大惊小怪?”杨峥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冲着面前的季从安说道,“从安,你知不知道他们两个是什么关系?他们两个怎么可能在一起?”

    “没什么不可能的。”季从安淡淡的说道,“姨夫,他们两个什么关系都没有,为什么不能谈恋爱,再说了,婧文也已经到了可以谈恋爱的年级,郭淳是什么样的人你心里应该也很清楚,把婧文交给他,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杨峥冷笑了一声,“婧文要是找别的男人谈恋爱结婚我二话不说,但是郭淳,就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