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雅婷听到艳姐的话时,整张脸顿时变得惨白,她原本只是想利用舆论的压力让主办方取消这次比赛的结果,可眼看着艳姐把局面扭转回来,沈雅婷顿时就怂了。ω δwww..

    “怎么样?需要我让酒店的工作人员调监控吗?”艳姐冷笑着看了一眼面前的沈雅婷,冲着沈雅婷说道。

    沈雅婷恶狠狠的瞪着面前的艳姐和沈关关,冷笑了一声,几乎是咬牙切齿的从喉咙里面挤出一句话,冲着面前的艳姐说道,“高艳,算你狠,不过我提醒你,别以为我会就这么放弃,我沈雅婷应得的东西,我是绝对不会就这样放弃的。”

    沈雅婷冷笑了一声,冲着沈关关说道,“沈关关,这次我就这么绕过你,不过……有些东西,该拿的我一定会拿回来。”

    “东西?你是在指红馆吗?”沈雅婷的话说完,身后突然响起沈茂文的声音,沈茂文冷笑着看向面前的沈雅婷,说道,“如果你是在指红馆的话,我劝你最好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沈茂文一直在台下看着,看到沈雅婷无理取闹的样子,这才忍不住站了出来,冷笑了一声,冲着面前的沈雅婷说道,“就算你今天赢了这个比赛,红馆也绝对不会交给你,沈雅婷,你就别天真了。”

    “沈茂文,你骗人!”苏茗听到沈茂文这么说的时候一下子就跳了出来,指着面前沈茂文的鼻子骂道,“当初你办这次比赛的时候就说过,这次比赛的冠军就是红馆的接班人,你现在是不承认了吗?沈茂文,你把我跟雅婷当猴耍呢啊?”

    “现在的情况是,沈雅婷也没拿到冠军,不是吗?”沈茂文冷笑了一声,这才继续说道,“苏茗,当初我说不管她们两谁拿到冠军,我都会让她接手红馆,那是因为我曾经真的把沈雅婷当成是我的亲生女儿。”

    沈茂文顿了顿,这才继续说道,“苏茗,如今我们两已经分开了,沈雅婷跟我自然也就没有半毛钱关系了,我凭什么要把红馆交给她?”

    “雅婷毕竟叫了你这么多年的爸爸,难道你就这么不念旧情吗?”苏茗痛心疾首的看着面前的沈茂文,想让沈茂文把红馆交给沈雅婷是不可能的了,但她现在别无他法,只能指望沈茂文念着旧情,“茂文,看在雅婷叫了你这么长时间爸爸的份上,你不能这么绝情啊。”

    苏茗一边哭一边抱住了面前的沈茂文,沈茂文微微皱眉,甩开了面前苏茗的手,“苏茗,我们两已经离婚了,至于离婚的原因,需要我在这里跟她们说清楚吗?沈雅婷的父亲不是回来了吗?我替他尽了这么多年父亲的义务,接下来也该轮到他了。”

    沈茂文冷笑了一声,冲着面前的众人说道,“各位,今天的比赛我们绝对秉承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沈关关虽然是我的女儿,但是我向大家保证,沈关关绝对是靠自己的努力赢的了这次的比赛,至于沈雅婷的话,你们大可以忽略,不必放在心上。”

    “沈总。”现场来了很多的媒体,今天才知道沈茂文和苏茗离婚的消息,自然是不肯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急忙冲着面前的沈茂文问道,“请问您和苏茗到底是为什么离婚,能不能跟我们说一下?”

    “我们……”沈茂文看了一眼面前的苏茗,原本打算给苏茗留点面子的,不过苏茗算是豁出去了,指着面前高艳的鼻子骂道,“就是因为这个贱女人勾引沈茂文,沈茂文才铁了心的跟我离婚,各位,你们记住这张脸,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毁了我的婚姻,现在还想毁了我女儿的比赛,你们可千万不能放过她。”

    苏茗一边说一边冲着面前的高艳冲了过去,记者们的镜头纷纷对准了面前的高艳,高艳一脸错愕的站在台上,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苏茗扑过来,甚至都忘了躲开。

    沈茂文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急忙挡到了高艳的面前,一把抓住了苏茗高扬的手掌,冲着面前的苏茗问道,“苏茗,你闹够了没有?”

    “我闹?”苏茗冷笑了一声,冲着面前的沈茂文说道,“沈茂文,你敢说你跟我离婚不是因为这个贱女人吗?这个贱女人已经毁了我的婚姻,现在还想毁了雅婷的未来,我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让她的计谋得逞的,你们不让我好过,我也绝对不会让你们好过。”

    苏茗冷笑了一声,冲着面前的沈茂文说道,“沈茂文,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和高艳好过的。”

    “苏茗,我一直给你留着脸,既然是你自己不要的,那我也不会对你客气。”沈茂文冷笑了一声,冲着面前的记者说道,“各位,相信大家都知道之前苏茗怀孕的事情,是吧?”

    “是啊沈总。”有记者看了一眼苏茗平坦的小腹,疑惑的问道,“算算时间她这会应该已经五六个月了,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难不成是假怀孕?”

    “假怀孕?”沈茂文冷笑了一声,“她确实怀孕了,不过可惜,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而是她前夫的,也就是沈雅婷亲生父亲的,她不光背着我在外面勾三搭四,甚至还伙同那个男人来家里偷东西,现在这个男人已经被我送到了警察局,她又跑出来污蔑我的高艳,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必给她留情面。”

    沈茂文冷笑了一声,指着面前的苏茗说道,“各位,是这个女人不守妇道,现在孩子也因为她自己的原因流产了,她还妄想拿到红馆,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我沈茂文在这里郑重发誓,我跟她之间从今往后再无半点瓜葛。”

    “来人呐,把这两人懂给我扔出去!”沈茂文冲着保安说道,苏茗杯拖出去之前,还是恶毒的咒骂着,“沈茂文,你等着瞧吧,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

    沈关关走进了艳姐身边,安慰道,“艳姐,你别把苏茗的话放在心上,她就是个疯子。”

    “放心吧。”艳姐笑了笑,继续说道,“这要是换成以前,我肯定是气疯了,不过现在,我还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比赛结束了,从安,你带关关先走吧。”沈茂文冲着面前的季从安说道,“一会晚上我给关关办了一个庆功宴,你们两个回家休息一会就过来。”

    “爸,庆功宴什么的就免了吧。”沈关关只想赢了这次的比赛,至于其他的,她也没有多想,反正比赛能赢就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那怎么行。”沈茂文的脸上扬着笑容,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这可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你可一定要来,听我的,现在时间还早,你可以回家休息休息,洗个澡换件衣服再过来,参加完这个庆功宴,从安不是说想带你出去玩吗?我机票都帮你们两定好了。”

    “爸,这些小事我来做就可以了。”季从安微微皱眉,冲着面前的沈茂文说道。

    沈茂文笑了笑,“爸知道你对关关好,但是这也算是我对你们的一片心意了,关关赢了这次的比赛,这么替我长脸,你就当……这是我给关关的奖励好了。”

    “那……好吧。”季从安这才笑了起来,把沈关关带回家,沈关关去洗澡的时候,季从安顿了一锅粥,等到沈关关出浴室的时候就能喝上,“关关,我给你煮了粥,你先吃一点,一会庆功宴上怕是吃不到什么东西,你多少垫垫肚子。”

    “知道了。”沈关关吹完头发坐在餐桌旁,看着面前的季从安说道,“怎么办从安,你这样子把我养下去,将来我要是离不开你该怎么办?”

    季从安笑着把朱璟秋之前送来的小菜端了出来,捏了捏沈关关的鼻尖,柔声问道,“所以,你还想离开我?”

    “当然不是。”沈关关急忙表态说道,“我怎么可能会想离开你,我这不是……打个比方嘛。”

    “以后这样的比方少打。”季从安把小菜端到沈关关的面前,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沈关关尝了一口小菜,清爽可口,忍不住赞叹道,“哇,从安,这个小菜不会也是你做的吧?”

    “你想太多了。”季从安笑着说道,“这些都是我妈亲自做好了送过来的,你要是喜欢吃的话我让她多做一点,你早上吃早饭的时候可以吃。”

    “妈来过了?”沈关关诧异的看着面前的季从安说道,季从安笑了笑,“来过好几次了,前段时间你一直在忙着准备比赛的事情,所以她每次来都只是送了东西就走,没打扰你。”

    季从安顿了顿,继续说道,“关关,现在比赛也已经结束了,等有时间咱们得抽空回趟家,看看我爸妈,可以吗?”

    “当然可以。”沈关关歉疚的放下了手里的碗筷,冲着面前的季从安说道,“从安,真是对不起,这段时间我一直忙着比赛的事情,不仅忽略了你的感受,也忽略了你的家人,真是对不起。”

    沈关关觉得自己挺幸运的,因为一次比赛,她任性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是季从安的家人非但没有责怪自己的任性,反而一直在默默的支持着自己,沈关关突然觉得很歉疚。

    她伸手抱住了坐在自己身边的季从安,冲着季从安保证道,“从安,你放心,现在比赛也已经结束了,从今天开始,我一定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做一个贤妻良母。”

    “别闹了。”季从安无奈的看着赖在自己怀里的沈关关,笑着说道,“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情,我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你,不过现在比赛已经圆满结束了,你可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好好安胎,别再让我心惊胆战的了。”

    “放心吧。”沈关关信誓旦旦的保证道,季从安无奈的喂沈关关吃完东西,沈茂文打电话过来催了,季从安接了电话,从衣柜里面拿出了沈关关的大衣和围巾,将沈关关裹得严严实实的这才出了门,车子停在酒店门口,季从安替沈关关拉开车门,拉着她走进了酒店。

    沈茂文就等在门口,看到两人过来的时候急忙迎了上来,“关关,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宴会,你怀着孕,千万不能喝酒,从安,你替我看着点。”

    “好。”季从安微微点头,就算是沈茂文不这么叮嘱自己,季从安也会这么做的。

    “那你们先找地方随便坐,我那边还有点事情,我先过去招呼一下。”沈茂文叮嘱完就离开了,沈关关百无聊赖,季从安离开替沈关关拿了一杯果汁,一路上有认识的不认识的,面熟的和不面熟的,纷纷冲着沈关关打招呼,道喜。

    沈关关始终扬着笑脸,一一回应,不一会儿,觉得脸都笑得僵硬了。

    “关关姐。”沈关关好不容易找了个僻静的位置坐下想偷偷懒,冷不防响起一道声音,沈关关吓了一跳,一抬头看见来人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散发出了由衷的笑容。

    “婧文,你怎么来了?”沈关关拉着杨婧文在自己的身边坐下,一旁的郭淳笑着说道,“她啊,听说今天是你的庆功宴,死活要过来找你,我没办法,只好带她过来了。”

    沈关关敏锐的看到了杨婧文和郭淳手上的戒指,一模一样的款式,笑了起来,“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跟我交代?”

    沈关关抓住了杨婧文的手,指着杨婧文手上的戒指说道,“婧文,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这手上的戒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杨婧文的脸上露出一抹娇羞,微微低下头,不知该说什么好,一旁的郭淳脸上扬起笑容,冲着沈关关说道,“如你所见,我们今儿算是订婚了。”

    “真的?”沈关关微微又些诧异,这两人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真的。”郭淳微微点头,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

    沈关关这才皱起眉头,冲着面前的杨婧文说道,“我说,你们两个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订婚这么大的事情竟然都不通知一声,也好,省了我跟从安的份子钱……”

    “关关姐,不是这样的。”杨婧文急忙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其实我今天就是带郭淳跟我爸妈一起吃了一顿饭,我爸妈现在对他很满意,一直催着我跟他赶紧把婚事定下来,所以刚刚来的路上他就带我去买了对戒,你放心,我跟他要是真的结婚的话怎么可能会把你跟我表哥这两个大恩人给忘了,你说是吧?”

    杨婧文的一番话说完,沈关关这才扬起笑脸,“这才对嘛。”

    沈关关看了看杨婧文,又看了看郭淳,这两个都是自己最在乎的人,现在他们也收获了自己的幸福,沈关关顿时觉得自己的心里像是有一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婧文,只要你能幸福,我就开心了。”

    沈关关煽情的看着面前的杨婧文,杨婧文鼻子一酸,急忙转移话题,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关关姐,不要这么煽情嘛,弄的我怪想哭的,对了,忘了恭喜你,得了冠军。”

    “冠军什么的我还真没那么看重,我只希望你们两个能幸福就好。”沈关关看了一眼面前的郭淳,见郭淳微微点头,这才放下心来。

    所谓的庆功宴,沈关关大部分时间都躲在一旁,不是跟杨婧文聊两句八卦,直到庆功宴快要结束的时候才依依不舍的告别,“婧文,我一个人在家待着实在是无聊,你可一定要去看我。”

    “放心吧关关姐。”杨婧文上前拉住了沈关关的手,沈关关只觉得手腕上一凉,低头看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腕上面多了一个玉镯,沈关关疑惑的皱起了眉头,冲着面前的杨婧文问道,“这是……”

    “这是我妈让我带给你的。”杨婧文笑容满面的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扬了扬手掌,继续说道,“你看,我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

    “为什么突然给我送这个?”沈关关看了一眼杨婧文手上的玉镯,果然是一模一样的,这才继续问道。

    杨婧文笑了笑,“我妈说了,这是我奶奶留下来的传家宝,一共是两个,你一个我一个,正好。”

    听说是传家宝,沈关关急忙想摘下来,“不行,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关关姐,你就留着吧。”杨婧文急忙制止了面前沈关关的动作,冲着沈关关说道,“这是我妈对你的一片心意,无论如何你都要收下,再说了,这就是个镯子,我只有两只手,总不能一手戴一个吧?你说是不是?”

    “可是……”沈关关微微皱眉,这可是杨家的传家宝,沈关关怎么能收?

    “你就收下吧。”杨婧文打断了沈关关的可是,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我妈说了,她要是有两个女儿,这镯子她肯定不给你,可是她只有我一个女儿,她又这么喜欢你,你就别推辞了。”

    沈关关还想拒绝,一旁的季从安拉住了沈关关,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关关,你就收下吧,这也是你应得的。”

    沈关关是顾念,顾念是杨峥的另一个女儿,留着这个镯子,多少是个念想,沈关关犹豫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郭淳,见郭淳点头,这才收下了镯子。

    杨婧文这才笑了起来,也没注意到季从安的话,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关关姐,你要是有空就去家里吃饭,今天太晚了,让表哥赶紧带你回去休息吧。”

    “好。”沈关关微微点头,冲着杨婧文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们也早点回去。”

    “知道了。”杨婧文笑着看季从安的车离开,回家的路上,沈关关一直磨挲着手上的镯子,冲着季从安说道,“从安,我突然感觉我想哭。”

    “傻丫头。”季从安腾出一只手摸了摸沈关关的头道,“都快当妈的人了,动不动就哭,多丢人?”

    沈关关摸着自己的肚子,冲着面前的季从安说道,“重活一世,我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伤害过我的人也已经付出了代价,从安,不知怎么的,我这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好像少了点什么。”

    “你啊,就是以前心里装了太多事情了。”季从安笑了笑,淡淡的说道,“以后呢,你就专心致志的给我当老婆,给肚子里的孩子当妈,有空的时候就再给我生几个孩子,凑成一桌麻将,多好。”

    “一桌麻将,你当我是猪啊?”沈关关无奈的看着面前的季从安。

    “难道你不是吗?”季从安狡黠的眨了眨眼睛,冲着面前的沈关关问道。

    沈关关伸手拍了一下季从安,“好啊你,现在都敢讽刺我是猪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季从安笑着说道,“别闹,开车呢……”

    六个月后,沈关关和季从安正在季家陪朱璟秋吃饭,朱璟秋给沈关关盛了一碗鸡汤,说道,“关关,你这马上就要生了,这鸡汤还是得多喝点……”

    “还喝啊……”沈关关愁眉苦脸的看着面前的鸡汤,“我这已经喝了十个月了快,妈,我今天能不能跟你商量一下,不喝行不行?”

    “不行!”朱璟秋急忙说道,沈关关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季从安,季从安只装做没看见的样子,闷头吃饭,沈关关捂着肚子喊疼,“不行了妈,我肚子好疼……”

    “怎么了怎么了?”季从安和朱璟秋同时放下碗筷,紧张的冲到了沈关关的面前,朱璟秋六神无主的看着面前的季从安,“这这这……这不是离预产期还有一个礼拜吗?怎么这么快就要生了?”

    季从安看到沈关关冲自己挤眼,就知道沈关关是假装的,忙冲着面前的朱璟秋说道,“妈,你赶紧把东西收拾一下,我现在送关关去医院。”

    “哦哦哦,好,你赶紧去……”朱璟秋是真急了,看着季从安把连连喊痛的沈关关抱出去,一上车,沈关关就生龙活虎了起来,长舒了一口气,“总算是逃过了一劫。”

    “你啊。”季从安无奈的看着沈关关,“让你喝个鸡汤就像是要你的命一样,这样的办法你都想得出来。”

    “你还说我呢。”沈关关冷眼看着面前的季从安,“要不是你刚刚不理我,我能想出这样的办法来吗?”

    “好好好,是我的错,你这刚刚也没吃什么东西,我带你去吃点别的好不好?”季从安柔声安慰着面前的沈关关,沈关关连连点头,冲着面前的季从安说道,“我想吃火锅。”

    “行,你说了算……”季从安掉了头,冲着沈关关爱吃的那家火锅店开去,车子开到半路,沈关关突然拽住了面前季从安的衣袖,气若游丝,“从安……”

    季从安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沈关关,以为沈关关还在跟自己开玩笑,笑着说道,“别闹了,现在又没人逼你喝鸡汤……”

    “我没闹,从安,我好疼……”沈关关顿时很后悔,早知道这样她刚刚为什么要说自己肚子疼来欺骗朱璟秋呢。

    季从安心里惊了一下,转头看着面前的沈关关,发现沈关关的脸色是真的很苍白,一下子就乱了阵脚,连说话都有些哆嗦,“你……你是真的肚子疼了?”

    “是……”沈关关点点头。

    一旁的季从安一下子就乱了,冲着面前的沈关关说道,“你……你等等,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啊……”

    季从安一路上不停的闯红灯,车子停在医院门口,季从安急忙下车把沈关关抱进了医院,“医生,医生,我老婆要生了。”

    季从安六神无主,只听到病床上的沈关关不停的喊疼,季从安急忙拉着面前沈关关的手,柔声安慰道,“关关,你忍忍,很快就不疼了。”

    “放屁!”沈关关痛得开始飙脏话,冲着面前的季从安骂道,“你来试试?”

    “我……”季从安愣了一下,“我倒是想,可我真是没办法啊。”

    “痛……”沈关关紧紧的拽着季从安的手,一本正经的说道,“季从安我告诉你,我他妈以后绝对不生了……”

    季从安连连应是,末了还不忘跟沈关关打商量,“关关,要不……再生一个行不行?”

    “季从安你给我滚!”沈关关痛得哭爹喊娘,冲着面前的季从安骂道。

    季从安一边安慰沈关关,一边继续劝说,“关关,一个,就一个,等生完这一个咱们就不生了,好不好?”

    沈关关抓起季从安的手臂一口咬了下去,医院里面顿时回响起季从安的惨叫,还夹杂着沈关关的怒吼,“要生你生!反正生完这一个我是绝对不会生了!”

    “季从安你这个混蛋!”

    “季从安我好痛!”

    “季从安!”

    “季从安!”

    季从安只能在一旁干着急,当婴儿的啼哭声响起的时候,季从安一下子就红了眼眶,“沈关关,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