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望着场中这闪电般的交锋,场外围观的众人,顿时对着柳如龙投去惊诧的目光,他们没想到,这家伙面对着如此惊变居然能如此轻描淡写的化解,并且顺势将之化为攻击手段,主动发出攻击!

    攻击虽然没有取得多大的效果,不过柳如龙却也并不沮丧。他知道,若是单论实力的话,若琳导师几乎是可以碾压他的,在不动用底牌的情况下,全凭他超强的战斗意识才能支撑到现在,若是有丝毫的大意的话,只怕早已落败多时了!

    所以,柳如龙抓住机会,几乎在将铁片射向若琳导师的同时,他再次暴冲向若琳导师,趁着若琳导师抵挡铁片无暇他顾的间隙冲向若琳导师的身后。

    刚刚将铁片尽数挡下,便察觉柳如龙已经来到身后,若琳导师唇角微翘,不慌不忙的将手中的剑翻转过来,刺向身后的柳如龙。

    来到若琳导师身后,柳如龙一拳狠狠的轰向若琳导师的后背,对于刺向自身的剑不闪不避……

    “啊……”眼见惨剧即将上演,周围的众人忍不住惊呼出声,他们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们这么也想不到这一场战斗居然会如此的惨烈,柳如龙居然会如此的不智!尤其是巫门的众人,更是担忧不已!

    要说周围众人中对此完全不担心的唯有三人。

    作为众人中最了解柳如龙的蒋豹和周大壮,虽然刚刚赶到就看到眼前这一幕,但他们知道,他们的少爷是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另一个人就是青火了!眼看着柳如龙的表现越来越出色,他的内心中嫉妒的火焰熊熊的燃烧了起来,此时见柳如龙宛如自杀一般的行为,内心中充满了一种难言的快意!嘴角挑起幸灾乐祸的冷笑,心中恶狠狠的诅咒他最好丧命在若琳导师这记攻击之下。

    眼见若琳导师将手中的剑刺向自己,柳如龙咧开嘴无声的笑了,若是若琳导师看到柳如龙此时的笑容一定能看出这是计谋得逞的得意的笑容,必定会改变应对的策略,可惜她没有看见!所以,若琳导师这一刺的结果大大的出乎了她的预料之外。

    看着若琳导师刺来的剑,柳如龙手臂去势不变,只不过变拳为擒,在若琳导师的剑即将刺中自身的间不容发之际,使出了一手漂亮的空手入白刃,以一只肉掌牢牢的接住了若琳导师的剑,然后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将其击飞!

    若琳导师手中的剑后刺,瞬间就察觉到不对,她发觉她的剑被对方擒拿住了,体内真元流转,骤然发力要震开对方;正在这时,一股螺旋的真元劲力顺着剑身狠狠的撞了过来,她的真元一触即溃,竟未能阻挡分毫,措不及防之下她的手臂骤然一痛,手中的剑一个把持不住,脱手而出。

    柳如龙虽将剑身上若琳导师的真元击溃,但若琳导师的真元依旧发挥了作用,震开了柳如龙擒拿剑身的手。

    在两人的共同发力之下,长剑离手后,在空中划过一道曲线,远远的抛飞到一旁,斜插在石板上。

    这一切都在柳如龙的预料之中,或者说就是他事先计划好的!他明白他若是想在与若琳导师的这场赌斗中获胜极难,只有尽可能的削弱对方才有可能!通过他在战斗中的观察,他知道若琳导师的一身实力大部分在她的兵器上,若是能够击落她手中的兵器,就能极大的削弱她的实力……

    这就有了之前的那一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