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鹰门,大殿内,众高层齐聚一堂,气氛沉闷而压抑。,

    “谁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邱长老和裘长老不是在宗门内,没有外出执行任务吗,怎么会身陨?”天鹰门门主高坐大殿上方,脸色阴沉,视线缓缓的在大殿内众人的脸上扫过。

    之前,看守魂灯的弟子惊慌的前来禀告邱长老和裘长老的魂灯熄灭,这让他大为惊怒。王级高手是宗门的中坚力量,虽然数量不少,但也禁受不住这般的损失;两位王级高手的身陨,虽不至于让宗门伤筋动骨,但却也足以让他感到肉痛,王级高手可不是路边的大白菜,想要培养或是招揽一位王级高手,所花费的代价可是极大的。

    “怎么可能?老邱和老裘身陨了,这怎么可能?!”

    “我前几天刚和他们在一起喝酒,怎么这一转眼的功夫就身陨了?”

    “这俩家伙,莫不是练功的时候同时走火入魔了吧!”

    “难道是老邱和老裘的仇家潜入宗门来找他们报仇?可这人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门主,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查出两位长老的死因,若是被人杀害,定要将对方碎尸万段,否则我天鹰门还如何立足?”

    ……

    天鹰门主话音刚落,下方大殿内沸腾了起来,震惊、不敢置信、愤怒、幸灾乐祸,兼而有之。唯有大长老一系的有限的几人脸色猛的一变,但随即就恢复了正常。

    “大长老。你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吗?”天鹰门主目光锐利的注视着大长老几人,沉声道。

    其他人瞬间安静了下来,他们察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意味。内心暗自凛然。

    大长老虽然脸上神色如常,但心中却是暗自叹息。他虽然在宗门内权势极重,能够与门主分庭抗礼,但此次两位王级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是断然无法搪塞过去的,他若是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交代的话,只怕门主会借机会对他发难。

    “我的孙儿死了……”大长老缓缓的说道。

    众人闻言尽都一愣。不明白大长老提这件事干什么,这两件事明明风马牛不相及的,唯有一部分心思灵巧之人隐隐的明白了两者之间的联系;不过虽然如此。但他们却是没有一个人开口发出疑问,任由大长老继续说下去。

    “我让他们俩渠调查杀害我孙儿的凶手,并为我孙儿报仇……就在前天,我接到他们传回来的消息。已经查到了杀害鹰儿的凶手。正沿着对方留下的踪迹追寻对方……”

    说到这里,大长老不再多说,耳别人也尽都明白了前因后果,但他们却谁也无法指责大长老。

    大长老为他的孙儿报仇,这很正常。若是他们的亲人被别人杀死,他们也会如同大长老这般为他们的亲人报仇。

    而若是以正常情况来说,大长老派两位王级高手出手,斩杀对方报仇。那是轻而易举,手到擒来的事情;毕竟大长老的孙儿才师级的修为而已。即使大长老在宗门内权势滔天,但他也无法让王级武者屈尊去保护他的孙儿……

    是以,即使加上大长老派去保护他孙儿的人手,他也不会不智的招惹王级以上的高手。

    可眼下,却偏偏出现了这样的意外:两位王级高手身陨!

    “对方是什么人?”天鹰门主虽然想借此机会打压大长老,但此时明显不是合适的时机,强行为之,只怕会适得其反,只能打消原来的念头,这般问道,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对方只怕不简单,是大有来历之人!

    “白鹿学院今年招收的一个新学员,柳如龙。”大长老闭着眼睛,脸庞上肌肉抽动,有些艰难的说道。

    虽然他也不愿意承认,但这毕竟就是事实:自己的孙儿被对方杀了,自己派遣的前去报仇的已经达到王级修为的两个徒儿也因此丧命……

    这事实在是好说不好听啊!

    “怎么可能,大长老,会不会是搞错了?”大长老话音刚落,大殿内的众人纷纷不可置信的在内心惊呼,但随即他们就想到,以大长老的身份,错非事实本就是如此,大长老会这般自削面皮吗?总算没有惊呼出声,纷纷感觉到一股子的诡异。

    “大长老,他是什么来历?”天鹰门主也楞了一下,这出乎了他的预料,原本他以为会是大长老的仇家或是宗门的对头做的,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只是柳如龙这个名字让他有种熟悉感,似乎在什么地方听到过着个名字。

    “明月帝国,明月城,武威候柳家第三代长孙。”大长老脸色不是很好看的道,若是对方真的是那种出自大势力,有着绝大背景的人也就罢了,可偏偏就是出自这样一个他以前连正眼都懒得瞧的世俗世家,虽说这些有了一些发展,但依然不怎么让他放在眼中,这让他感觉面皮火辣辣的,仿佛被人抽了一个有脆又响的耳光一般。

    “竟然是明月帝国,明月城武威候柳家的人!怪不得感觉有些熟悉!”天鹰门主眼眸中精芒一闪即逝,心中暗自惊异,“这柳家有些诡异!这些年来,上面在明月帝国实施的计划,但凡涉及到柳家的都会莫名其妙的失败,还因此折损了好些人手,似乎是有着一股强大的势力在暗中守护找柳家一般……”

    “门主……”大长老打断的天鹰门主的思绪。

    “这柳家有些诡异,不简单!”天鹰门主目光严厉的看着大长老,似是在警告,又似是在提醒一般,接着,他话锋一转,继续道,“不过我天鹰门的人也不是那么好杀的,杀了我天鹰门的人不付出应有的代价,这怎么可能!”

    大长老被天鹰门主的目光看的内心一颤,他原本想要带人去覆灭了柳家,但听天鹰门主这么一说,内心却是悚然一惊,接下来天鹰门主的话让他宽心大放,不过他对付柳家的计划却是因此放弃了。

    “九长老,你和吴长老、李长老、徐长老,你们四人带领一些本门的弟子,前去将柳如龙抓来,如过有人阻挡,不论是谁,格杀勿论。我倒他柳如龙是否有三头六臂,竟然让本门如此损兵折将!”

    “是,门主!”四人躬身领命。

    “陈锋,你也随九长老他们一道前去,听从九长老的吩咐,为你的师侄和两位师弟报仇。”大长老也向他身旁的一人吩咐道。

    “是,师父!”陈锋恭敬的道。

    “如此最好!”天鹰门主明白大长老的用意,点了点头。

    ……

    天雾山脉,一处山峰上的隐蔽洞穴中,柳如龙盘膝而坐,默默运功疗伤。

    自从当日与天鹰门众人一战之后,已经过去了两天。这两天,柳如龙一直在这山洞内疗伤,并思考自身的问题。

    当日那一战,他发现他的修行出了问题,可是具体是什么问题,他又说不上来,解决办法那是更不要想了;而他的伤势经过这两天的治疗和运功,已经大有好转,内脏的伤势已经开始痊愈,脏腑上的伤势开始愈合,身体上的伤势倒是已经基本痊愈。

    再次功行一个周天,柳如龙张嘴吐出一块乌黑的血块,脸色明显的好看了几分。这乌黑的血块是他脏腑受伤后淤积在体内的废血,影响他伤势的恢复,甚至还会让伤势进一步恶化,只有将这些淤血排除干净,伤势才能彻底痊愈。

    收功而起,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柳如龙眼眸中精芒一闪而没,体内响起一连串的炒豆子般的爆鸣声,满意的自语道,“伤势恢复的不错,估计再有个两三天的时间就可以痊愈了。”接着,他的眉头皱了起来,陷入了沉思之中,开始再次思索自身的问题。

    那一战,他陷入了一种邪异的杀戮境界之中,似乎有什么蒙蔽了他的本心。事后他曾仔细的反思,似乎只是心中淤积的负面情绪爆发,随着将这些负面情绪发泄一空之后,就恢复了正常。可是他却感觉到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

    无意识的走出山洞,被微风一吹,柳如龙惊醒过来,摇了摇头,不再过分的深思这个问题,将其压在心底。

    随意的躺在山洞旁的一块大石头上,看着天空中随风飘荡的白云,柳如龙眼眸中的焦距渐渐涣散,最后竟然传出微微的鼾声,嘴角挂上一抹安静恬适的笑容。

    他竟然睡着了!

    去留无意,漫天云卷云舒。

    时间在他的熟睡中,迅速的流逝着,很快红日西斜,洒下漫天余辉,为万物披上了一层靓丽的新装。所幸,这段时间内并没有任何野兽与灵兽到来,要不然以他此时放下了所有戒备的状态,恐怕早就成了它们的食物了。

    翻身而起,柳如龙长长的伸了一个懒腰,看着即将落山的夕阳,一愣,喃喃道,“我竟然睡着了,而且还睡了这么长时间!不过,这一觉睡的还真是舒服啊!”

    柳如龙感觉全身舒爽,全身轻飘飘的,看着落下的夕阳,不由自主的赞道,“夕阳无限好……”

    蓦然,他的脑海中灵光一闪,知道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大笑道,“我明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