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杂着草木清香的白雾弥漫在整个山林中,为整个山林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偶尔响起的虫鸣鸟叫声让整个山林更加的静谧、瑰丽。

    然而,此时身处其间的一群人却是无心欣赏这等美丽的景色。他们星星寥寥的散落山林之中,彼此相隔丈余,互为犄角,互相呼应;虽仅相距丈余,但有林木相隔,彼此却相互不可见,可一旦出声示警彼此却能于瞬间相聚。

    他们脸色凝重,寂静无声的前行着,神情紧张而慎重的扫视着四周,似乎是在搜寻找什么,又似乎是在戒备着什么。

    暗中,林雾浓郁处,一双清冷的眸子带着一丝狰狞的意味盯着其中一人,仿佛看着自己盘中的猎物。

    柳如龙化身白雾,乘风而行,向他的目标飘去。柳如龙控制四周的林雾在对方来不及反应的瞬间将其捆住,他的左手捂住其口鼻,让其无法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同时握在右手的刀迅速的抹向其喉咙要害,真元化作至为狂暴的气流,无声无息地由刀锋透入,瞬间控制了咽喉,摧毁了他的大脑!与此同时,控水之力发动,在切开对方喉咙的瞬间一层寒冰已经覆盖在伤口上,血腥味没有泄露丝毫。这是万全之策,虽然控制了咽喉,摧毁了大脑,但对于常年在刀口舔血的武者来说,一丝一毫的血腥气都足以引起他们的警觉,但现在鲜血被寒冰封阻,血腥味没有散发丝毫,自然不会有此虑。

    柳如龙将尸体轻轻的平放在地上,没有发出丝毫的声响。

    身随风东,柳如龙向右侧飘荡而去,他的目标是右侧丈余外的那人。

    控制林雾控制对方、捂住口鼻、出刀、封阻伤口、放下,一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不带丝毫烟火之气。

    一个,两个,三个,……随着时间的推移,死在柳如龙手下的人越来越多,而他自身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这一通袭杀,虽看起来轻描淡写,颇为轻易,实则却是困难到了极点,无论方位、角度、出手速度,强横功力的极速输入,然后瞬间控制!任何一个环节出了纰漏,都会直接导致功亏一篑!毕竟,袭杀的对象皆非庸手!柳如龙除了要凝聚功力的同时,更要聚集自己全身所有的精气神,心无旁骛,才能完成这通袭杀。只要有任何一个环节出现些微的漏洞,就会引起对方的警觉,前功尽弃。

    以柳如龙的实力,单个的袭杀自然不在话下,但连续不断的袭杀下来,即使是以他的实力也有些吃不消了。

    “吁!”柳如龙长吁一口气,平复着自己急促的呼吸。

    半刻钟后,柳如龙调整好自身的状态,开始新一轮的袭杀。

    ……

    天鹰门内,大长老看着刚刚传回来的情报,脸色难看,他没有想到那个叫柳如龙的小子居然那么难缠,他派出的人手损失惨重居然还是没有奈何对方。想到这里,他的内心不油烦躁了起来。他虽然是大长老,在宗门内可以说是一手遮天,但这次因为自己孙儿的缘故,让宗门遭受了这么大的损失,一向与自己不对付的门主一系的人肯定不会放过这样对付自己的机会,回想着几天门主一系对自己的诘责,他的脸色更是阴沉难看,皱着眉头苦思对策。

    血杀门内,血杀门主和一众长老心如油煎。眼见着宗门内流传千年的秘密终于被发现了,可却迟迟不能捉拿住捷足先登的那个小子,他们怎能不焦急!

    可是他们再焦急也没用,远隔千山万水,他们就是有力也处去使,只能在心中狠狠的责骂过去的人办事不利。

    ……

    “嗬!”一声微弱的呻吟在空旷幽寂的山林内意外响起,却是格外的嘹亮、刺耳。

    所有人都是一愣!在场的都是杀人的大行家,哪一个手下几十条人命?对这种垂死声音,自然是完全不陌生地:这一声音分明是一个人在濒临死亡的时候,极度的痛苦,却又发不出太大的声音,气管被完全被堵,拼尽全部生命的余力才能够发出的一声气管的通气的声音。

    发出这等压抑的声音的人,百分之两百都是已经死了!绝对救不回来的!

    怎么回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

    事实显而易见,己方有人被杀了!而下手者有且只有一人:柳如龙。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同时向事发地赶去。

    一具尸体歪歪斜斜的倒在地上,双目怒睁,难以置信的惊恐凝固在脸庞上,散之不去。

    尸体周围围了一圈的人,人人脸庞上都是一脸的凝重与后怕。

    九长老和洪老几乎同时到来。目光扫视一周之后,两人的心猛地一沉,一种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

    “谁最先赶到的?发现了什么?”洪老沉声问道。

    “我赶到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没有任何的发现。”人群中走出一人道。

    “人都到齐了?”一旁的九长老突然开口道。

    众人闻言一愣,随即发现似乎自从自己等人赶到之后,一直就没有人赶来了。按理来说,即使相隔的再远,这个时候应该还会陆续的有人赶来,可现在却是一个都没有,这就有些不同寻常了。

    想明白此中关窍之后,众人心中只余不敢置信,实在无法相信对方能够袭杀这么多人,直到此时才被发现。

    林风徐徐,白雾缓缓地在林木间飘荡,夹杂着混合草木清香的甜腻气息。山林之中,总是会升起这样的雾气,尤其是雨后,更是如此,所有人都是并未留意。更何况夹杂的甜腻气息似乎格外的沁人心脾,让人不自觉的精神一振,是以所有人都是不由自己的多呼吸了几口。

    洪老和九长老脸色阵青阵白,眼眸中满是恼羞成怒的怒火。以他们堂堂尊级高手的修为,居然让一个师级的小子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得手这么多次,而他们却没有丝毫察觉,这若是传扬出去,他们还有何颜面!虽然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因为柳如龙而颜面扫地,但依旧让他们羞恼不已。

    “小兔崽子,不要让老夫找到你,否则老夫定要让你生死两难!”九长老铁青着脸色,怒声咆哮道,眼眸中却是悄然掠过一抹精芒。

    “老王八,你带人追杀小爷,让小爷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小爷要是不好好的招待招待你们,怎么对得起你们这些天的盛情款待!”柳如龙懒洋洋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人分不清到底是从哪里发出的,只是说出的话却是让人不由火冒三丈,“再说死的那些个东西,又不是你这老王八的儿子,他们死还是不死跟你这老王八有什么关系?你这老王八瞎激动个什么劲……难道说他们还真是你这老王八的私生子不成?”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九长老眼眸中失望迅速被怒火取代,他原本想诱使柳如龙出声,从而使其暴露位置,将其一举擒拿,却没料到对方早有防备,并且说出的话语恶毒之极,激起了他自身的怒火,“一个小小的师级,蝼蚁般的东西,你胆敢出现在老夫面前,老夫一只手都能捏死你!”

    “不过是修炼时间长一些的老废物而已,也好意思在小爷面前冒充高人!”柳如龙不屑的道,“再给小爷几年时间,小爷单手就能拍死你!即使是现在,小爷想要收拾你也有的是办法。”

    “有什么手段,你尽管使出来试试。”九长老眼眸中满是不屑,他压根不相信柳如龙能有什么手段取他性命,毕竟师级到尊级之间的实力差距是巨大的,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啊!”一声濒死的惨叫声回应了九长老的话。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一柄长刀自一人的后心贯胸而过,一现即隐,了无踪迹。

    “该死!”九长老觉得自己的老脸火辣辣的疼,飞身而来,双手怒张,运转全身的极限修为,将死者周身的丈余空间死死的封锁,却是一无所获,不由须发皆张,恍若一头发怒的狮子,鬃毛根根炸立。

    “小辈,哪里走!”一旁冷眼旁观的洪老,突然吐气开声,身形向右侧掠去,一掌狠狠的拍出,却是拍落在空地之上,拍出一个近丈的深坑,枯枝落叶与尘土齐飞扬,遮蔽了视线。

    “好掌力!”柳如龙的声音悠悠传来,只是任谁都能听出其中揶揄的意味。

    洪老的脸色猛地涨红了一下,随即隐了下去,只是烟尘弥漫再加上众人的心思都不在这上面,是以也没人留意到。

    烟尘散去,显露出其中的场景,却是又有三人缓缓的软倒在地上,没有了声息。

    洪老的脸色猛地涨成了猪肝色,他这是羞燥的,他没想到自己的举动反而为对方提供了掩护,促使对方取得了这么大的成果。

    “哈哈,多谢援手!”柳如龙不厚道的揶揄声响起,充满恶趣味的嘲讽道。

    “你个小兔崽子……”洪老一口老血差点喷将出来,几乎咬碎了一口的牙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