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小爷就不陪你们玩了,现在送你们上路!”柳如龙淡漠却满含杀意的声音响起,“黄泉路遥,诸君上路吧!”

    诸人听闻后,脸上不屑的神情刚刚浮现便是瞬间凝固,继而化作惊骇,恍若割麦子般倒下一个又一个,还能站着的只有修为达到王级以上几人,除了尊级的血杀门洪老和天鹰门九长老之外,其他人虽然还能站着,但也几乎丧失的战力。 ..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好厉害的毒!好厉害的手段!你什么时候下的毒,老夫居然没有丝毫的察觉!”洪老一边竭力运转全身的功力抵挡剧毒,一边冷冷的盯着柳如龙。

    “多谢夸奖!不过这些你们就没必要知道了,还是赶紧上路吧!”柳如龙露出雪白牙齿灿烂一笑,却是显得格外森寒,一挥手,无数雾气凝聚成一根根泛着锋锐寒芒的冰刺攒射而出。

    即使是因为运动抵挡剧毒而无法发挥全盛实力,这样的攻击根本就奈何不得洪老和九长老,但对于那些几乎丧失了战力的人来说,却是一场灭顶之灾,而洪老和九长老也应为这攻击的阻挡而无法施以援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击杀,空自暴跳如雷的同时,心中泛起深深的寒意。

    “现在轮到你们两个老东西了!”柳如龙提着刀便向两人冲去。

    “小辈找死!即使中了毒,无法发挥全力,尊级高手也不是你这小小的师级蝼蚁可以挑衅的!”九长老目泛冷光,举掌就向柳如龙迎了过去。

    “既然你这么急着找死,我要是不成全你,都对不起你!”看到九长老如此托大,柳如龙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不懂声色,手上的力道猛增到十二分。

    “啪!”刀掌相迎,血光咋现。

    九长老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他的掌上布满自身的精纯真元,坚逾精钢,刀兵难伤,却不想对上柳如龙的兵器之后,居然毫无作用,若不是他见机的早,应对得当,只怕他的手掌不保。

    这却是九长老错估了双方的实力所付出的代价。虽然他一直都知道柳如龙的实力不能仅仅只看修为,他也从来没有把他当成师级看待,但对他实力的评估还是低了,再加上他错误的估计了自身此时所能发挥出的实力,尤其是他没料到柳如龙手中的兵器如此犀利,只以为是寻常的利器,如此这般怎能不吃亏。

    柳如龙占得如此先机,怎肯善罢甘休,自然是步步紧逼,得势不饶人,将手中长刀舞的密不透风,希图更进一步扩大战果,若是能趁机一举击杀对方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即使不能,也要尽可能的将其重创。

    九长老心中焦急,没料到一招失去先机,步步受限,被柳如龙压着打,如今处境岌岌可危,若是照此情形下去,只怕败亡是早晚的问题。

    “必须尽快改变眼前局面!”九长老下定决心,拼着硬受柳如龙一刀,强势反击,一举逼退柳如龙,解了眼前困局。但他也因此付出了绝大代价,全身上下遍布十几道伤口,右肩中的一刀更是几乎将他整个肩膀卸了下来。

    “噗呲!”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九长老脸色一阵灰白,取出一枚丹药服下,脸色才恢复了些许。

    “怎么样!”洪老闪身来到九长老身旁问道。

    “暂时还死不了。”九长老平复着翻腾的气血沉声道,“倒是小看了他,以我们现在的情况,若是不联手对付他,只怕要被他各个击破。”

    “嗯。”洪老点头,他在一旁看得清楚,若刚刚是他对上柳如龙的话,只怕结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毕竟身为尊级高手,高高在上,从内心深处是看不上实力不如他的人的,即使这个人在如何的不凡,自身不能发挥出全力,但之前的一幕却是改变了他们的看法,开始将柳如龙当成一个可以威胁到他们生命的劲敌!

    柳如龙调整着自身的呼吸,竭力运转玄功恢复自身,眼眸中满是慎重,心中暗自反思,“还是小觑了对方,能够修炼到尊级自然有其过人之处,单是这份决断取舍,就是不俗!看来还是不能操之过急,反正他们已经中毒,无法全力祛毒,时间拖得越久,对我越有利!”

    心中主意打定,柳如龙顿时轻松了起来,看向对方的时候,虽然依旧慎重,但却多了一份从容不迫淡然,少了一份紧张。

    “杀!”九长老和洪老注意到柳如龙的变化,心中便是一沉,他们已经明白柳如龙的打算,他们虽然凭借深厚的修为暂时将中的毒压制住,但他们明白自身无法长时间压制下去,一旦到了压制不住的时候,那一切就都完了,所以,他们现在也顾不得什么尊级高手的尊严,两人联手向柳如龙攻了过去。

    “来得好!”柳如龙微微一笑,也迎了上去。

    一时间三人战作一团,打得难解难分,你来我往,好不激烈。

    九长老和洪老两人联手攻击自是让柳如龙压力大增,险象连连,但柳如龙毕竟非同寻常,丰富的战斗经验和超强的战斗意识让他看起来虽然险象连连,但其实却是游刃有余,并且能时不时地反击一二,每次的反击都是击揖中流,攻敌之所必救志要害,尤其是他不时发动控水之力,以雾气凝结为利器袭向二人,更是给他们造成了极大的麻烦,让他们不敢放手施为,随时防备不知何时,更不知从何处突然出现的袭击。饶是如此,他们还是吃了不小的亏。

    随着时间的推移,局势慢慢的出现了变化。

    一个时辰后,因为真元的逐渐消耗,本被压制住的剧毒开始渐渐的压制不住了。而随着所中之毒的发作,九长老和洪老的气势如泄了气的皮球般萎靡了下来,攻击的力道也随之减弱。

    见状,柳如龙眼眸中精芒闪现,唇角掀起一抹笑容;他明白了对方的状况,情知对方开始渐渐压制不住所中之毒,只要再过一段时间,不消他动手,对方也会完了,是以他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拖到对方毒发的那一刻就可以了。

    柳如龙不急,九长老和洪老却急了。他们对自身的状况最为了解,知道照此下去不消一时三刻,就会毒发,一命呜呼,而对方却不会有丝毫的伤损。如此结果他们岂会甘心?

    两人下定决心,暗中催动秘法,刺激自身最后的生命潜能,一举将所中之毒压下,恢复到了全盛的巅峰时期。

    两人原本是不愿意催动此秘法的,毕竟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他们不能承受也不愿承受,但眼前的局面实在是不容他们再有别的选择了。

    这类秘法是以特殊的真元运转方式压榨自身的生命潜能,一旦施展,虽能让施术者实力恢复至巅峰状态,但时间一到,自身就会油尽灯枯,回天无力。

    他们本打算两人联手,尽快将柳如龙解决掉,然后从他身上得到解药,却没料到柳如龙居然如此难缠,他们不仅未能如愿,反而自身快要压制不住所中之毒,几乎就要毒发身亡了。

    可如此憋屈的死去实在非其所愿,是以两人抱定同样的念头,施展自身所掌握的秘法,以残存的生命换取巅峰实力,覆灭柳如龙。

    见两人苍白的脸色突然不健康的红润起来,萎靡下去的气势突然再次高涨了起来,宛如之前没有中毒是一般,柳如龙心念转动间便是明白对方定是施展了某种秘法暂时压下所中之毒,恢复全盛实力。

    虽然不知道这秘法有何后遗症,但柳如龙明白恢复了全盛实力的两人绝对不是此时的他所能对抗的,勉强为之,只能是死路一条,唯有逃才有生机。以他们二人此时的状况,秘法维持的绝对不会太长,只要撑过这段时间就万事大吉了。

    “嘭!”柳如龙借力一个潇洒的后退,一对羽翼自背后伸展而出,飞快的窜入密林中消失不见。

    “好一个奸猾的小子!”见状,两人冷哼一声,紧随柳如龙之后追了去,自己将命都搭了进来,若是不能将其解决,岂能瞑目。

    两人毕竟是尊级高手,速度比柳如龙要快上一些,是以很快就拉近了之间的距离。

    “轰!”九长老眼眸中闪过残忍快意的光芒,一掌狠狠地拍向柳如龙。

    察觉到身后掌风袭来,柳如龙身体向右侧急掠,同时手捏残神印以四两拨千斤的手法迎向身后。

    “嘭!”柳如龙虽然应对即使得法,但尊级的实力太过强悍,即使是被余威击中,也是身体猛地一颤,脸色涨红,一口鲜血差点喷了出来,不过他也借力趁机再次拉开了距离。

    “哼!”九长老对此颇不满意,但也别无办法,只能全力追赶。

    一路上柳如龙闪转腾挪,充分利用地利,以山林中的各种障碍物阻挡两人,以此为自己赢得时间。

    这样逃逃追追大约一刻钟后,两人冲天的气势突兀的消失不见,人也直挺挺的掉落在地上,溅起漫天的枯枝残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