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大概还在你娘亲肚子里吧”,雪渊想了一会说道。『『ge.

    雪染歌扶额,最近真的发现周围的人越来越不着边际了。雪渊初次见面的时候严肃成什么样,现在倒好也是学会打趣人了。

    “那还真是久远啊!”,剑雨儿感叹道。

    “还有更久远的呢,我与你外公也是朋友”,雪战天笑笑,看见剑雨儿似乎勾起了他久远的回忆,那时候的他何曾不是豪情万丈!

    “这是,都认识吗?”,雪染歌站出来问道。

    诚如俗语所言,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吗?她与这剑雨儿还真是缘分不浅呢。

    “认识就认识吧,不过你们认识的都是我的长辈,他们与我平常也说不得什么话……”,对于这些人的话,剑雨儿也就是听听了。

    “剑小姑娘,既然来了就住在这里吧,总的来说这地方还是比外面安全的”,雪渊说完这话又看了雪染歌一眼,雪家最安全的地方大概就是雪染歌的院子了,新来的几个下人实力不可估量。

    摸了摸鼻尖,雪染歌觉得自己有些心虚,似乎有什么东西被看穿了一样。

    “好啊,那雨儿就不客气了”,剑雨儿恭敬问候,拜了一下两位长辈道:“染歌大伯染歌爷爷,今后几天若是有打扰之处,还请两位长辈多多包涵,意外之事,实非小女子之愿”。

    大手一挥,事情大了也就那样,雪战天满不在乎的说无妨。

    这几年,他什么大事情没有发生过,剑雨儿这小姑娘再能惹事,估计也比雪染歌差点。雪染歌都没说什么,她还用在意吗?

    毕竟不是同辈,能说的话也不多,雪染歌安静的在一旁听着,偶尔说几句话附和着。

    “家主,不好了,我们的铺子被人砸场子了……”

    一声急报,扰乱了雪染歌的思绪。刚才她似乎听见是有人砸场了,不知道是谁这么有趣,她现在又想出门认识一下了呢。

    “什么事?想明白了再说。看你慌慌张张的样子,想什么话”,雪渊严肃的训斥道。

    “我要不要回避一下”,剑雨儿小心的问道。认真起来的雪渊判若两人,这气场她着实有点受不住。

    “不用,不会是什么大事情”,雪战天肯定的说道。

    雪染歌挑眉,现在这情况,八成报备完之后她就领命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到时候又需要她做什么。

    拉拉雪染歌的衣袖,剑雨儿与雪染歌共同退到一边。若是此事简单,她觉得可以出手帮忙解决。

    “家主,有人到我们管辖的药铺,专门挑那些稀有的药草。你也知道我们药铺的实力。不止如此,他还在我们那摆摊直接炼药卖丹药……”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借其名义还能得其利益。这个闹事的人想的不错,唯一不妥的就是在选了她的地盘。

    “对方几个人啊?”,雪染歌问道。

    “啊~小姐,他一个人,只不过带着面具……”,传信的小厮描述道。

    一个人就敢挑战一伙势力,看样子是调查了他们一下。在这里的药铺,估计就他们雪家的好说话,显得很没有脾气。

    这情形雪如烟在就好了,雪染歌觉得这就是比谁能更拉拢人心时候。雪如烟脾气不算太好,但是实力放在那里 ,听说过她名讳的人,多半是尊敬她的。

    “一个人你们就这样?歌儿,要不你去教训他一下。让他瞧一下身么是正宗的炼药师”,剑雨儿手握成拳,一副做好准备跃跃欲试的样子。

    “可知道对方有什么目的?还是说,他就是刻意来砸场子的”,雪染歌又详细问了几句,可惜雪战天与雪渊在这里,不然她必是想问问看铺子的高手不在话下。

    “没有看出来啊,不过从侧面看这个人很年轻,而且异常贪财……”

    贪财?雪染歌冷不丁在脑海中想到了一个人。随后摇了摇头,告诫自己不可能。虽然都是一个学院的,可是家可不是一个地方。

    那个人,怎么会大老远的跑到这里呢?绝对的不可相信啊?

    剑雨儿忽然抱了一下双臂,又活动了一下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她似乎觉得认识这个人呢。

    “他是否想当我们雪家的炼药师?”,雪染歌又是提问了一句。

    有些人得不到机会,便会亲自创造机会。雪染歌觉得这个带面具的有这种想法,不过他真是选错了时机,有她在别想讨什么过分的好处。

    “啊~不会吧”,药铺伙计抓了几下头发,他觉得他与雪染歌说的似乎都不是一件事情了,有这般想要炼药师还打东家脸的人吗?

    “你来禀告,可是想好了谁能解决此事?”,雪渊问道。

    伙计恭敬的再一次行礼,只道:“全凭家主吩咐,小的只是个传信的,做不了那么多事情。”

    “罢了……”,雪渊招手,扔掉 了手里的棋子,这一局算是败了。

    “让三小姐去解决吧,以她的年龄输了无所谓,赢了也算是给那个少年一个教训……”

    雪渊如此说道,他有他的谋算,相信雪染歌会明白个中道理。

    刚从大街上走回去,这还没坐多久,又要出去办事了,在小院休息一下也不得安生,雪染歌现在到很想瞧瞧到底是谁跟她过不去。

    “好吧,我们现在就去看看是哪位找麻烦……”

    雪染歌出了小院,拐回了自己的小院,此刻暗寂已经归来,朝她寄了一个眼神,看样子办妥了事情。

    雪染歌没有多说什么,默契一下,办事速度不错甚得心意。

    “雨儿,你这次就别出去了,在这修养一下,我怕……”,雪染歌没有把话说完,剑雨儿应该能明白她的意思。

    她是出去解决事情的,可不想半路上遇到个阻扰的人。

    药铺可是一方收益,平日里都是需要人重点打点的,这次自然不能轻易亏了去。别的不说,眼下她回到了雪家,还不知道多少人看着她呢,她必须要把事情办得漂亮。

    “好的,我明白,不过你要是遇上事,可不用客气”,剑雨儿略表歉意,这次算是连累了雪染歌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