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你一指足矣!”

    这句话不要说西本洪森,就是在座的其他人,那几个三.角洲部队的,海豹的,又或者是摩萨德特别行动小组的人都不敢这般说波尔。

    但偏偏让他们看不上眼的一个少年,很是肆无忌惮的说道。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嚣张精神?

    望着那几个人看向自己咬牙切齿的样子,林东淡淡的说道,“你们还不赶紧送他去医院,脾破裂的后果,你们应该清楚!”

    西本洪森的脸色很是不好看,从得意洋洋到阶下囚不过是转瞬之间,这让他根本来不急反应。

    “你想怎么样?”

    西本洪森的脸色有些发红,或许是因为羞辱,也或许是因为林东紧紧的扼住他的脖子让他的呼吸不畅,但这些在白鹤看来都是感到一丝丝破灭的感觉。

    一个偶像,就这么一次次的在自己面前失去那原本光鲜亮丽的一面,将其最为丑陋的一面展现在她的面前,让她开始审视自己的价值观来。

    这些林东都不知道,林东对于西本洪森的问话更是有些不屑,淡淡的说道,“我不想怎样,正所谓挑战是你,我应约而来,你却让一个人来挑衅与我,现在我只想问问,是不是你们日本的武士道向来都是这般口是心非,还是你西本洪森向来就是这么一个两面三刀的卑鄙小人?”

    “其实,这些我都不介意!”

    林东的手越发的用力,随着那愈发痛苦的窒息感,林东的声音也越发的冷冽,“我其实在想,如果不让你窒息死亡,只是控制窒息时间,让你的大脑缺氧而损伤,你会变成什么样子?”

    西本洪森愈发的感到了一丝恐惧,不是对于死亡,而是对于林东的手段,这种不将人杀死,却偏偏给弄成白痴的手段,他不相信林东这么年轻就能有此本事,但身为一个接触的医生,虽然仅仅是外科手术领域,但不妨碍他的医学素养。

    从理论上讲,这种情况完全行得通!

    通过扼制呼吸,照成窒息,从而使得大脑缺氧,大脑缺氧所照成的损伤,一般没有什么小事!

    “你,你……你到底,要……要,干什么?”

    西本洪森断断续续的说出这话,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他的脸色已经开始泛紫——缺氧!

    林东听到这里,随手把西本洪森往那斗场中间一扔,自己也缓缓的走过去,沉声说道,“空手道,起源于琉球手,结合九州技而创,可你知道琉球手从何而来么?”

    “唐手!”

    “所谓唐手,只不过是中国手之说而已。又叫唐手道,乃是修习中国武术而出,其实根本就算不得武术,只能称之为散手,因为它是以白鹤拳为主,辅以形意、八卦、太极、少林各拳法,所以只能称之为散手,你明白了?”

    林东淡淡的说道,“既然你以空手道成名,那我就代替老祖宗教训你!”

    说完,林东摆了一个起手式,望向西本洪森,淡淡的说道,“对于白鹤拳,我也只懂皮毛,不过,对付你足够了……”

    西本洪森看了一眼其他的几个保镖,发现对方没有任何意思。他也知道这只是家族派给自己的,根本不可能听从自己的调令,如果不是因为波尔本身服役所在地是冲绳,退役之后被自己招揽,怕是今天都未必能称出林东的分量来。

    那一指,别人看不明白,他看的明白!

    要知道即便是在空手道,也有这般的“神技”,比如空手道极真会的创始人大山倍达,就能以拇指及食指扭曲十元硬币,更可以用徒手手刀一连劈断十四瓶威士忌瓶颈,被人尊称为“神手”。

    而在华夏武术中,以指为武器的技艺也不少,这种直接攻击肋下内脏的招式,不多,但也不少。比如南少林寺的一指禅神功,而空手道的起源其实本身大部分都是华夏南派武术!

    正如林东说的那句话,如果真的说到武术,华夏真的可以称祖道宗。

    但他们日本会认么?韩国会认么?

    江湖中事,自然是以强者为尊。

    江湖中人,自然是快意恩仇!

    “你也配?”

    西本洪森没有理会林东,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而后对着那几个保镖沉声说到,“分出来一个人送他去医院!”

    然后转身离去。

    林东确实淡淡一笑,对着白鹤说到,“碰上你也算是缘分,如果不是知道你叫白鹤,我都想不起来空手道的起源呢,谢谢!”

    “呃,你怎么会想不到?这不是你常练的?”白鹤有些疑惑的问道,对于眼前这个林公子,她反倒是多了几分好感。

    林东淡淡的说道,“华夏武术如夜天繁星,多不胜数,再说了,现在的白鹤拳算是咏春的一种,只是当年在南方,咏春之前,白鹤之名还是很大的,女子学拳首推咏春,而咏春之中,适合女子的又首推白鹤,如果有兴趣的话,你可以学学,至少比空手道这花架子有用的多!”

    “背后诋毁,这就是你们华夏的礼仪?”西本洪森已经换好一身空手道服装,光着脚大步走来,恶狠狠的瞪了林东一眼,然后转身看向白鹤,严肃的说道,“空手道之名,世界闻名,其地位自然由实力决定的,那华夏武术又有什么?舞蹈?还是老头老太太公园里的把戏?”

    林东就这么背手站在场中,看着西本洪森就像是看着一个小丑。

    “手底下见真章吧,老虎不发威,你还真当猴子就能称大王了?”林东冷冷的说道,“三十年前,十二大空手道高手入华夏挑战,结果呢,连青州都没出去,就尽皆覆没,这总是事实吧!”

    “当年能把你们十二大高手留下,今天我就能把你留下!”

    林东的神情说不出的笃定,自信的表情溢于言表,甚至让西本洪森下意识的忽略了林东刚刚重伤出院,甚至都做不到痊愈的状况。

    残兵病躯!

    是什么支撑他站在这里,口气如此狂妄?

    “林东,我最后告诫你一句:比试无眼,生死勿论,你可想好了,我不会留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