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扑倒我的冥界大佬

    进了皇宫之后,何念念发现被束缚的精神力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释放,她朝着皇宫中心瞬移,精神力扩展了大概三四百米的距离,远了的话,会得到压制。.『.co

    进入夜晚的皇宫冷清了许多,各处都亮起了灯笼。

    何念念一边走一边寻找目标,按理说皇上的宫殿应该在中间位置,好在还不到就寝的时间,天启帝用了晚膳正在花园里散步,陪行的是一名体态丰腴的美人,此人正是茗伊蕙的母亲蝶妃。

    何念念听了一下二人之间的谈话,说的是郭毅,主要是讨论他舍弃欧阳大公子的位置,甘愿拜一个道士为师,还是一个骗子师父。

    天启帝也有所耳闻,但是具体的情况并不是很清楚,蝶妃一说,他也来了兴趣,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那个道士真的是骗子?”他觉得此事说不通,郭毅又不傻,即使想摆脱欧阳家,也不会拿自己的名声开玩笑,他这么做肯定有原因,那就是那个道士有真本事。

    “臣妾也是这么想的,后来蕙娘打听到消息,那个小道士跟他的师姐是有真本事的人,她还亲眼见过呢。”蝶妃轻轻靠着天启帝的肩膀,两人慢慢的散步。

    “哦,蕙娘见过?”天启帝觉得有意思,停下了脚步,“可是上个月出宫发生的事?”

    “可不是,这孩子就是脾气倔,您作为父亲训斥两句怎么了?您也是出于关心啊,她倒好闷葫芦似的赌气不说明缘由。”

    “哈哈,倔脾气?这一点倒是随朕,行了,咱们去看看蕙娘那孩子吧。”天启帝哈哈一笑,没有了最开始的怒意,因为蝶妃的话真的说到他心坎里了,蕙娘不愧是他喜欢的孩子,脾气都随他。

    “怎劳烦陛下您去看她呢,她作子女的应该来给您请安才对。”蝶妃微微摇晃着他的手臂,让天启帝非常受用。

    “这是什么话,朕也是她的父皇,随喜,摆驾,去绫蕙宫看看小五去。”天启帝当即做出了决定。

    蝶妃知道,当皇上做了决定之后,就要顺从,不能在提出异议了。再者,这本来也是自己的目的,虽说是用两名道士将皇上引过去的,但是不管什么原因,他去了,那么她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何念念知道,这是茗伊蕙在想办法将自己介绍给天启帝,她想了一下,决定在等一等。

    天启帝坐着銮驾去了绫蕙宫,茗伊蕙心中一喜,赶紧出来接驾。

    父女二人演了一会儿父女情深的戏码,然后开始进入了正题。

    “蕙娘,能跟父皇说说那两个道士吗?”

    茗伊蕙微微垂眸,果然是因为这个过来的,其实她多希望,父皇单纯的只是来看她,可惜,这只能是奢望罢了。

    她扬起小脸,眼中带着敬慕的光芒。“好啊,父皇其实我早就想和您说了,又担心说出来没有说服力,毕竟您日理万机,儿臣不想为了这么一点小事打扰您。”

    “朕的五儿果然最孝顺,你就随便说说,值当是给父皇解解闷。”天启帝慈爱的一笑,表示对于你说的话,只当是解闷而已,不用太过担心,有什么就说什么。

    有了父皇这句话,茗伊蕙没有了后顾之忧,将自己遇见何念念跟顾晨的事,大概说了一下,主要说的是他们手中的符纸有多厉害。

    听了茗伊蕙的讲述,天启帝有些不太相信,“就那么一张符,能将几百斤的石头一分为二?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茗伊蕙知道父皇是不相信,她也没打算让他相信,只不过接着这个名头,将何念念的名字引出来罢了。

    “父皇,何姑娘正好在京都,欧阳毅也拜在她师弟名下,不如哪天宣她进宫见一见?”

    “蕙娘,”蝶妃责怪的看了女儿一眼“陛下乃万金之躯,怎可见那些草莽之人。”

    “母妃,可是父皇有真龙护体啊,连神仙都要敬畏父皇三分,她区区一介凡人能做什么?”茗伊蕙天真的看向母妃,眨了眨眼睛表示不解。

    “哈哈,朕的五儿说的对,朕乃真龙天子,随喜宣旨,明日早朝之后宣何念念与她的师弟御书房晋见。”

    “奴才遵旨。”侍内总管是从小跟着天启帝的,如今也五十多岁了,是皇上面前最大的大红人。

    茗伊蕙见目的达到了,偷偷松了口气,她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看何念念的了,虽然退婚一事不能全压在她身上,但是对方不是普通人,成功的可能性起码有八成。

    天启帝又待了一会儿就离开了,他直接回了自己的寝宫,而没有去妃子那边。

    “随喜,你说,真的有这么厉害的人吗?”洗漱完之后天启帝躺在软榻上,还在想着茗伊蕙的话。

    “这个,奴才不敢妄加揣测,不过奴才倒是觉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随喜立在软塌的一旁,低眉顺眼的说话也非常的有技巧。

    天启帝点了点头,确实,天外有天,“罗波部落的巫师,还有方庆国的国师,都是有着真本领的人,虽然到不了小五形容的那么厉害,但是足以说明,这个新冒出来的天阙门不简单,如果真的是避世门派呢?也说不定。”

    “陛下,到底是不是,明天您一见便知,咱们祥国在您的带领下愈加强大,有高人来投奔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嘛。”

    “哈哈,你个老小子,行了退下吧,朕也该休息了。”

    随喜笑着服侍天启帝换了衣服,然后离开,不过也是在门口候着,等里面的人睡熟了才会离开去偏殿休息一会儿。

    天启帝刚刚躺下,突然有个人在他耳边说话。

    他猛地坐了起来,殿内留着盏灯照明,天启帝左右看了看并没有人。

    “不要找了,我就是你明日想要宣见的何念念。”何念念就站在大殿的窗户外,并没有进去而是选择传音的方式,这样会显得更加神秘,以此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何念念?天阙门的弟子?”天启帝轻轻念了一声,“敢问何大师深夜来访有何贵干?”

    天启帝虽然有些害怕,但是更多的是兴奋与紧张,对方果然厉害,自己和别人的谈话她都知道,而且现在也找不到人。

    “我有话直说,此次从门派出来是为了历练,而贵国的莫将军是我此次历练的目标。”

    “莫奈?”天启帝眼中闪过一道戾光,难道他和天阙门勾结在一起了,他要干什么?

    “你想错了,他并不认识我,也不认识我的门派,我之所以选中他,是因为他身上的煞气,鬼气和戾气。”何念念开口说明原因,让他不要瞎想。

    天启帝目光微微一动,真的吗?莫奈确实诡异,之前也有道士说过他身上鬼气太重,可是,对方将莫奈选为目标有必要专门跑来皇宫和他说一下吗?

    听到了天启帝的心里话,何念念继续开口,“确实没必要专门来一趟,但是,你给他赐婚的话,我就不得不前来了。”

    “这是何意?朕给他赐婚,与何大师的历练冲突吗?”天启帝疑惑的问道,还没意识到对方能听到他的心声。

    “有冲突,婚姻能影响他的命运,改变他身上的气运,除非是我跟他成亲才可,否则不通。”

    这样吗?天启帝在心中盘算着这句话的真伪,再加上何念念有着特殊本领,如果跟莫奈联合,那么整个祥国,还是不是他们的对手,是不是哪天自己就要让位了。

    “呵呵,我对你的位置可不感兴趣。”何念念淡淡的一笑,不是谁都喜欢当帝王的。

    这时,天启帝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对方能听到自己的心声了,太不可思议了吧。

    “你不要担心也不要害怕,祥国还有几百年的历史,而且在你当政的这一代会实现全国统一,这是我推算出来祥国的未来。”

    “真的吗?”天启帝也不害怕了,他兴奋的站了起来,想要找到说话的人,确保自己没有出现幻觉,现在听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当然是真实的,我在做一个承诺,天阙门对外的一个联络点就设置在祥国的都城,天阙门的弟子保证不会做出有害于祥国的事。”何念念又添加了筹码。

    没有什么比国家会在自己的统治下实现统一,更让他兴奋的了,而且天阙门也做了保证,会在京都成立联络部,这就相当于,祥国有天阙门这么一个神秘强大的门派做后盾。

    这两个条件让他动心了,不过还是有一些犹豫。

    真是贪心,何念念听见他的心里话,不得不再次做出承诺,“如果我嫁给莫将军,我可以保证,他不会谋朝篡位,也不会参与皇位人选的站位,他只忠于皇上。”

    有了何念念的保证,天启帝放下心来,只忠于皇上好啊,这就是说不管谁上位,他都会忠于国家,有莫奈坐镇,祥国绝对会非常太平安稳的。

    “那个,何大师,朕听蕙娘说,贵派的符纸很厉害,不知道能不能给朕见识一下?”说完正事,他开始琢磨着符纸了,想要看一下威力是不是真的这么大。

    何念念真心的想说这不是杂耍表演,她的符纸也不多了,没什么危险就把符纸用了,很浪费啊,她的符纸也是不可再生的了,毕竟她不可能回去后还专门找冯大师要符纸吧。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