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血染红了大地,尸体发出阵阵腥臭味。. .

    地面早已经被沁透,化为暗红的黑色,即便已经有人在处理尸体了,可十余天的时间过去,那种浓郁的血腥味却依然没有散掉。

    没人能忘记那种横尸遍野的情景,便如没人能忘记江上那一抹绚丽的剑光。

    无论之前如何,从那一战起,白玉京便已经是踏在这世间巅峰的强者了。

    天魔教的弟子逐渐赶到江陵,整个江陵仿佛都随之繁荣了起来,透出一种勃勃的生机。

    事实上,当初江陵便在天魔教的控制之下,如今又有白玉京约束,杜绝了那种欺负普通的事情,欣欣向荣。

    陆明江晋升为天魔教长老,名正言顺的接管江陵城的一切事务。

    方轻云也在白玉京的帮助下,如愿夺得了神子的躯体,如今正在适应这幅身体,试图借助神子的身躯,更进一步,真正踏入合道之境。

    每一个人似乎都很忙碌。

    除了白玉京。

    事实上,白玉京也根本不在江陵城。

    并不是他不想留下,而是不敢。

    纵然斩杀兰陵神候,白玉京心中也很清楚,他还远不是神主的对手。

    江畔一战,虽然大胜,可却也彻底激怒了神主,若是真敢大摇大摆留在江陵城,便是找死了。

    对于白玉京来说,如今这世上,相对的安全的地方极少,而陵江水府显然便是其中之一。

    繁花似锦,烈火烹油。

    然而,隐藏在这一切之下的,却是看不见的隐患!

    “何必压抑自己,你应该明白……你这样的合道,只是饮鸩止渴,若不是彻底炼化死灰之力,你便必遭死灰之力的反噬!如今的实力越强,反噬起来便越严重。”

    静静看着白玉京,陵江水神淡淡说道。

    就在陵江水神旁边不足五米的距离,白玉京脸色煞白的盘膝坐在地上,整个身体被一抹死灰色笼罩着,脸上满是狰狞之色。

    杀戮证道,白玉京这个合道是杀出来。

    他能够拥有那么强大的力量,甚至力斩兰陵神候,便是因为在这种不断的杀戮之中,死灰之力越来越强。

    可白玉京毕竟没有真正炼化这样的力量。

    如此一来,隐藏在他身体与神海之中的死灰之力,便成为了最大的隐患!

    死灰之力,就像是一把双刃剑,能够伤到敌人,自然也能伤到白玉京本身。

    杀戮,这些天来,白玉京的脑海之中,满是这样念头。

    仿佛只有疯狂的杀戮,才能压制死灰之力,让他掌控这样的力量。

    剧痛之下,白玉京的衣衫早已经被汗水沁透。

    可这一刻,听到陵江水神的话,白玉京的脸色却依然还是透出了一抹嘲讽之色,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杀戮便能控制死灰之力吗?到了这个时候,你又何必说这种谎话,继续杀下去,才是饮鸩止渴!”

    到了这种地步,白玉京如何能不明白陵江水神的用意。

    当初诱导他大肆杀戮,便是因为陵江水神早知道死灰之力再壮大下去,会造成这样的结果,也正是如此,他才会毫不在乎的放任白玉京离开江陵。

    “只要你能踏上神道之力,渡过九天道劫,死灰之力自然便会与你融为一体!我说过,这是神道的力量……踏上了这一条路,便再没有回头路。”

    陵江水神也不着恼,平静的答道:“何况,抛开这些不提,神主也绝不会善罢甘休!之所以现在还没出手,是因为他不敢肯定,我现在有多强……是我庇护着你,明白么?”

    “庇护?若非我,你一个人便敢对面神主吗?”冷笑了一声,白玉京漠然道:“世道如今,我们不过是相互利用,相互借势而已!”

    “随你怎么说。”陵江水神满不在乎的说道:“我关心的是……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下一步的计划。”

    计划是什么?

    自然便是最初他与白玉京提过的,以杀正道,屠戮陵江沿岸,所有的百姓与修行者,以滔天的杀孽,来推动实力的进一步提升,冲击神道。

    “我信不过你!”

    眉头微扬,白玉京冷冷答道。

    就这么一会的时间,白玉京的身体也渐渐恢复了过了,声音不再颤抖,平静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死灰之力的反噬,并不是一成不变,而是每隔一段时间爆发一次。

    不爆发的时候,自然便没有任何痛楚,反而会让白玉京有一种充满了力量的感觉。

    “可你只能信我。”

    陵江水神淡淡答道。

    这世上,最接近神道,最了解死灰之力的人,便是他,这种局面下,白玉京自然只能相信他。

    “那便等到我只能相信你的时候吧。”

    沉默了片刻,白玉京淡淡道:“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如果我找不到其他解决的办法,回来的时候……自然便会与你一起动手。”

    “离开了我的水府,神主必然会对你出手……你挡不住!”陵江水神淡淡说道。

    “我要走,你一样挡不住。”

    眉头微挑,白玉京漠然答道。

    踏入合道之后,他也越发清楚,陵江水神如今一样奈何不了他。

    “无论你走到哪,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声音温和了几分,陵江水神轻声说道:“相信我,与我合作,才是你唯一的机会。”

    深深看了陵江水神一眼,白玉京没有再回答,只是一步间踏出了水府。

    他已经在陵江水府之中呆了十余天的时间,想过的一切的办法,依然没有任何头绪。

    那么,白玉京自然便明白,想要化解死灰之力的问题,除了陵江水神外,便只能从三大圣地之中去找了。

    继续杀戮或许,的确有可能是一种解决的办法。

    但危险同样极高,所以,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白玉京依然不愿选择这样的方法。

    离开陵江水府,落在江面之上,白玉京沉默了片刻,终于将目光落向了无罪之城的方向。

    从天魔教离开到现在,他还没有见过林雨晴。

    如今,也该去见见林雨晴了。

    与陵江水神联手的事情,以及,他之前没有前往无罪之城援手的事情,他都需要给林雨晴一个解释。

    更重要的是,他也同样需要林雨晴的帮助。

    这世上,要说对三大圣地最了解的人,也必然是林雨晴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