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理会,直接从山峰顶上飞过去就是,蝼蚁门派,实在看不上眼。”

    雷天行一脸不屑的说道,对于这叫清虚门的宗门,雷天行听都没听过。

    闻言,程飞点了点头,想起这清虚门,和程飞还真有点过节,不过自己也把整个宏家杀个干净,清虚门自然就放它一马了,在程飞看来,手上沾满太多鲜血,并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程飞他们不找麻烦,并不代表麻烦不会自己找上来,程飞和雷天行才刚刚飞过清虚门山顶的时候,便被十几个金丹期修炼者给围住了,看这样子,好像是要围攻程飞等人。

    “哪里来的散修,居然敢硬闯我清虚门,是不是欺负我宗门无人!”

    说话的是清虚门的大长老,因为宏家的事情过去,整个清虚门的长老全部被换掉了,以前的长老大多都是宏家的人,因为家族被杀个干净,所以清虚门的长老位置全部被重新替换了。

    程飞闭着眼睛感应了一下十几个老者的修为,居然只有一个在金丹期二阶的,其余全部都是刚刚进入金丹期初窥门径的人。

    想来这群人修炼天赋也是够差劲的,都一副年老体衰的样子才刚刚进入金丹期境界,凝结金丹,要是他们知道程飞不到五个月的时间连跳四级,不知道会不会活活气死。

    “怎么,你们确定要拦去路不成?”

    雷天行饶有兴趣的看着为首老者,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嚣张和不屑。

    虽然雷天行的实力才恢复不到五成真气,但是对付这群蝼蚁,还是能够在一分钟内全部杀光,不过雷天行并不打算自己动手。

    收程飞这个徒弟也有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这小子杀人是不是也像修炼那么变态,雷天行要的就是程飞成为一个杀伐果断的人。

    玄真大陆,这个无情是世界,如果不能成为一个杀伐果断之人,早晚有一天会被暗害而亡,曾经雷天行便吃过这样的大亏,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徒弟也重蹈自己的覆辙。

    “程飞,这群人交给你了,一个不留!”

    雷天行话语带着浓浓杀机说道,显然,已经准备大开杀戒了。

    程飞点了点头,他知道雷天行是什么意思,本来程飞对清虚门就看不顺眼,想当初程飞实力弱小的时候,可没少在清虚门受欺负,虽然最后自己都赢了,可这口恶气还是要出的。

    “哼,好大的口气,就凭你们两个筑基期蝼蚁,也想杀本座等十几个金丹期强者吗?”

    清虚门大长老很白痴的说道。

    因为无法感知程飞和雷天行的实力,傻白甜的清虚门大长老果断将程飞和雷天行归纳为实力低微的筑基期修炼者,自然便傲气十足了。

    “啰嗦!”

    程飞语毕,唤出九剑,催动丹田真气,身影一闪,直接冲了上去,怒喝一声:“五行擎天掌!”

    九剑幻化出来的掌法伴随程飞的实力提升,威力也比原来强了三倍不止,清虚门大长老根本来不及反应,直接被程飞一击击中,将丹田废掉了。

    “啊!”

    一声惨叫之后,清虚门大长老便犹如断线风筝一般,直接从半空中滑落而下,一个金丹期二阶的强者,就这样被程飞秒杀了。

    程飞现在的实力拥有可以越级战斗的本事,对付实力比自己低三阶的金丹期修炼者,自然能够做到秒杀了。

    “什么!”

    剩余十几人大惊失色,根本没想到程飞这么年轻的一个小伙居然拥有这等恐怖实力。

    “我们合力击杀这个小贼!”

    不知道是谁带头起哄,一声令下,十几个老者唤出手中法器,同时围攻程飞。

    “哈哈,来的正好!”

    程飞大笑两声,凌空跃起,直接挥动九剑释放出法则之力,爆喝一声:“木系法则,给我凝!”

    伴随程飞身体里面的真气不断涌现出来,只见程飞身后凝结出一只虚幻的木龙,木龙灵性十足,仿佛是真的一般,在程飞完全凝结完毕之后,直接朝着十几个老者砸了过去。

    “嗷!”

    虚幻木龙仰天长啸一声,直接冲向了十几个清虚门长老那边,因为速度来不及闪躲,十几个老者合力防御,凝结出一个巨大的金光防御圈,来抵抗程飞的木系法则。

    再次咆哮两声,虚幻木龙直接突破十几个老者的防御,狂暴的真气钻入他们的身体里面,将他们的丹田破坏无疑。

    十几人几乎同一时间,从半空中直接坠落而下,因为失去了真气护体,从半空中掉下去,直接被活活摔死了,可怜的金丹期修炼者,居然死的这么憋屈。

    “不错。”

    雷天行看着程飞那杀伐果断的手段,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眉头一皱,因为感应到又有金丹期修炼者过来了,雷天行无奈的说道:“何苦呢,何苦要来送死...”

    程飞连忙收回九剑,调息了一下身体里面的真气,还没等程飞缓过劲来,一道金光剑气朝着程飞打了过来。

    “尼玛,搞偷袭!”

    程飞大骂一声,连忙闪躲开来,旋即怒视眼前一个身穿清虚门服饰的老者,老者穿的衣服程飞认识,是清虚门掌门的服饰。

    放眼看去,老者骨瘦如柴,整个人几乎瘦的剩下皮包骨头了,一双浑浊的老眼,手中一把黄阶中级剑器,程飞实在不忍心杀他。

    “你还是自己离去吧,看你可怜,我不杀你。”

    程飞居然破天荒的发了一次善心,不过他这句话却成功激怒了老头。

    清虚门掌门闻言大怒,直接挥动手中法器朝着程飞扑了过来,看那样子好像是要把程飞活活粉碎了不可,不过程飞现在可今非昔比,不是当初的软柿子了,谁都能捏几下。

    “垃圾,给你活命的机会你不要,那就去死吧。”

    一声怒喝,程飞双手结印,催动体内真气,挥动九剑直接冲了上去。

    感应到清虚门掌门的实力在金丹期四阶实力,做一个小小清虚门的掌门是足够了,但是碰上程飞这种修炼妖孽,算他倒霉了。

    程飞根本不需要用法术和法则之力对付老头,想着直接消耗光这老头的真气,直接一剑杀了,干脆果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