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我自然明白,但这小子天赋虽然好,一身免疫毒的身躯更能在落日森林中行走,但他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炼制材料,这一点,我相信,你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老者微微一笑,眼神如同浩瀚宇宙般深邃的难以捉摸。

    剑伯沉吟道:“的确,他这身躯的确是一个炼制绝品丹药的最好药材,但是,我不会这么做,他不仅仅是我的徒弟,更是我的儿子,我视若他为子,这份感情可是真的!”

    老者怅然一笑,眼神之中满是欣赏之色。

    他知道,程飞这一身躯足以匹敌万千丹药,若是被其他宗门乃至大家族的人知道,必然会想尽办法得到他。

    只是,现在程飞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一副身躯的潜力有多么的巨大,这可是众多强者梦寐以求想要得到的完美之躯。

    “既然如此,那老朽也不会多言什么,该说的都已经告诉你了,至于这小子如何去历练,最后还是要看你的一念之间。”老者淡淡一笑道。

    剑伯不语,身躯一颤,已然重新融入了程飞的体内。

    再一次得到身躯的控制权,程飞慢慢睁开双眸。他惊奇的发现,在他眼前原来垂钓之处,哪里还有老者的半点影子,就连那灵湖也消失不见。

    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微微皱眉,拉住身旁一个刚刚经过的青年男子道:“先前,在这里,你有没有看到一个老头和一个很大的湖畔?”

    “哪里有?”那青年男子看向程飞,眼神就仿佛在看一个白痴一样。

    从他进入这学院开始修行以来,这里哪有半点湖的影子。别说湖了,除了长老层以及上了些岁数的老者之外,其他弟子是根本不可能关注这里。

    程飞松开手,看着青年男子有些好奇的眼神,他慢慢转过身。思绪开始回想起来,脑海之中那老者略微弯曲稍有驼背的身影渐渐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几乎可以确定,先前的确不是他看花了眼睛,而是这里的确有一个老者和一个湖畔,只是因为处在不同的维度空间,这才使得其他弟子根本看不到他的存在。

    “剑伯,刚刚是不是有一个老头?”程飞再一次的问道。

    剑伯一愣,随即装傻,“哪里有老头,只是你看错了而已,早早的去落日森林,摘了那毒草吧,我有感觉,这毒草对你的帮助,肯定很大。”

    老者的事情,他不能够告诉程飞。换句话说,还没有到告诉程飞的时候。何况,刚刚从另一个维度回来的程飞能够察觉到不一样,这已经很了不起了。

    至少,在那个维度,这老头的实力很强。

    程飞半信半疑,听着剑伯的话,也只作罢。他深吸一口气,将体内丹田之中紊乱的灵力重新凝聚起来。

    一团团青色的光芒在他的手掌心中凝聚而起,他的眼神被一道青色光芒所充斥了起来,就连周身扩散而出的灵力波动震惊的一些弟子有些发愣。

    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强的灵力,更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过如此厉害的灵识。

    “我的灵力...”

    程飞有些心惊,他感受着自己双手中源源不断的灵力充斥着,一股极其强大的灵力波动慢慢扩散而去,竟隐隐有一种超越金丹境五阶的力量。

    “好小子,实力增长的果然很快,按照这种程度,你很快就能够进阶到六阶了。”剑伯笑道。

    程飞点点头,他将自己丹田中有些要暴乱的灵力全部压制下来,使得整个人有些微微晃动,脑海之中更是有着一种如同远古洪荒钟鸣般的声响在回荡着。

    将自身的实力压制下来,为的就是能够在落日森林一下突破。

    他不知道三长老会不会将毒草让给他,但至少有了这实力突破,必然能够为他得到断魂毒草的几率要更大一些。而且他有着不惧毒草的天生体质。

    剑伯自然知道程飞的想法,只不过他并没有说。现在的程飞实力还不够强,除了指导之外,他不能过多的插手程飞的修炼。

    一个拥有强悍实力的强者,前期必然是经过隐忍和不断积累历练经验慢慢叠加而起。

    “臭小子,原来你在这里,害的我一阵好找!”三长老的声音随即而来。

    程飞站起,他微微一笑的看着三长老那大喘吁吁的面庞,因身躯的肥胖而使得那一双细小的眼睛仿佛被肉挤在里面,无法看清。

    从自己将该带的东西全部带齐时,三长老就径直的跑向程飞所在的宿舍。虽然没有找到,可他至少没有放弃,还跑到虎哥所在的贫困生的宿舍楼。

    这一去,不仅仅将众多青年男子给激动了,就连虎哥都难以相信,三长老竟然会来到他们宿舍。

    但,这一去,他依然没有找到,更没有看到程飞的半点身影。

    如今,竟然在这广场上看到了程飞的身影,这让他内心一阵羊驼奔腾。

    程飞笑道:“师傅,你来了。”

    “臭小子!”

    三长老咒骂一声。

    “你还真会跑,去哪找都找不到你,竟然待在这里,事不宜迟,我们赶快走,要是被其他宗门给最先找到了那断魂毒草的存在,对你我,对学院可都不是好事情。”

    程飞点点头,他自然知道这其中的风险有多大。

    现在的他,必须要靠着那断魂毒草的药效来进阶。慕容天的毒雾也不过就是充实了下他体内的丹田而已,并没有达到多大的作用。

    三长老上前几步,突然,他停了下来,转身道:“那本卷轴是不是在你这里?”

    程飞一笑,他从怀中取出了青绿色卷轴。在这卷轴上面,他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气息。

    这气息不似人类,更不似妖兽,反而是众多毒草所凝聚而成。

    但,他知道,三长老以及所有人都察觉不到这气息的存在。如果不是他有着能够免疫毒草的身躯,有着对毒草极为敏感的灵识,否则,他也不会察到这诡异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