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啪。”

    火星四溅,程飞拿起几根干木柴又丢了进去。

    在吃完最后一块肉时,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也只是吃了一个半饱,身旁的两人更是如此。

    但谁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将眼睛都眯了起来,开始感受着自然之中也传进他们体内的灵力。

    三个人谁都没有说话,除了程飞之外,三长老和楮墨都闭起双眸,开始进入了冥想状态。

    他知道,这两个人是摆明着要自己替他们护法,替他们守夜。

    还没等决定是谁,结果就已经出来了,这让程飞有些无奈,毕竟在这落日森林中,他还是第一次。

    看着木柴即将烧光,程飞的视线也随之飘向了远方。

    自从进入了这御神学院后,他想要修炼的心思就没有一刻是停下来的。即便是想要冲入排行榜前二十名,即便是用三长老的玄阶功法为他换来了大量的金币和名声,却也难免有些孤寂。

    三长老微微睁开双眸,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道:“臭小子,天赋好,实力强,还能够越级挑战,这些我都知道,但是唯独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你竟然也能够在这森林中有一手好厨艺。”

    程飞嘿嘿一笑,他点点头。

    “既然被师傅发现了,我自然也不会隐瞒什么,这些都是小事情,只要是师傅想吃,我就会去做。”

    “真的!”

    三长老眼前一亮,但很快他又感觉到不对劲,连连摇头道:“不对...不对,你这小子肯定是不安好心,突然对我这么好,必然是有求于我,再不然就是想要我这里的东西,对不对?”

    “嘿嘿,还是师傅了解我!”

    程飞嘿嘿一笑道:“不过,这还是以后的事情,等什么时候徒儿有事情要求助于你的时候,你可不能做甩手掌柜,要不然,我可不会给你做好吃的。”

    “你威胁师傅!”

    三长老微微怒气,随即叹息一声。

    “算了算了,和你这个后生仔也没有什么好计较的,毕竟也是自己的徒弟,再怎么坑,做徒弟的也不会坑死师傅。”

    程飞一笑,他伸了伸懒腰,看着三长老那有些苍老的面庞,嘴角处微微弯起一道浅浅的笑容。他知道,如果不是上官老师将自己能够越级挑战的事情告知,否则的话,他根本就不可能遇到三长老。

    这一切都要拜上官老师的福气。

    楮墨睁开眼,他听着程飞和三长老的对话,心头一动,“你们两个人也的确有点意思,至少比起我那两个同伴来讲,我反而更加羡慕你们。”

    程飞扭头道:“我想请问,你的那两个同伴呢?”

    “他们...”

    似乎被程飞捏住了喉咙,楮墨一下沉默了。

    程飞淡淡一笑,他自然知道那两个青年男子究竟去了何处?那地方可是所有人都不想去之地,更是他们感到恐惧之处。

    三长老刚想说话,忽然他双眸一凝,眼神凝望着前方草丛。

    “是谁?”

    一声沉吟,将身旁的两人也给吸引了过来。

    他们看着建房窸窸窣窣颤动的草丛慢慢站起身,从这一片草丛中,他们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强大的灵力波动。

    这一股灵力波动的产生并不知妖兽,而是来源人类!

    楮墨疑惑道:“你们觉得这草丛之中的人究竟有着多强的实力?”

    程飞微微皱眉,他的灵识随着风慢慢飘向草丛,正要感知时,一股极其巨大似雷霆般的冲击力将他的灵识给直接的挡了回来,使得程飞闷哼一声,他的脑海似一下受到了震荡的创伤,仰天吐出一口血。

    “徒儿!”三长老喊道。

    楮墨愣住了,他看着程飞捂住自己的胸口慢慢的后退着,眼神之中满是对这草丛中忽然爆发而起的灵力波动的震惊。

    “师傅,这...这是?”

    程飞深吸一口气,许久之后才将自己体内紊乱的灵力平息下来。

    “这恐怕不是我一个人能够有办法感知的,师傅,这可如何是好?”

    “放心。”三长老淡淡一笑,他并不惧怕,纵然这草丛之中所潜藏起来的人实力强悍到让他难以缓神的地步,他也不会倒退一步。

    因为他是御神学院的长老,是众人所崇拜的长老之一!

    他更是程飞的师傅,更是要带领他在这落日森林历练的领头人。

    拿不到断魂毒草,两人是绝对不会回到学院的!

    “阁下就不用躲躲藏藏了,我徒儿已经感知到你们的存在,在这么躲躲藏藏似如乌龟一样,对谁都没有多大的好处,到不如出来见一面,也好有一个解释。”三长老沉声道。

    在他的眼中,一道白色的光芒悄然额逝,身上那青色如同星光般的灵力波动缓缓浮现,一拳抬起,掌心之中雄浑的灵力波动随之朝着草丛侵袭而去。

    如此巨大的灵力波动震惊了楮墨,他难以想象,在他的身旁究竟站着的两人是何种程度的实力?

    要知道,从刚开始一直到现在,他根本就没有把这两个人放在眼里。

    三长老双眸的视线落在眼前的草丛上,程飞更是将体内丹田中的灵力运转起来。两人全身的气息如同灵力威压一般向着这四方缓缓蔓延。

    如果不是危急时刻,如果不是这最为紧要的关头,三长老甚至不会将自己的实力暴露在楮墨的眼前。

    在这落日森林中,能够将自己的实力隐藏的最为完美的人,也必然是能够活到最后的。

    这就是森林中残酷的法则,残酷的弱肉强食的法则!

    程飞微微一笑,“既然不出来,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一掌抬起,掌心之中黑紫色的毒气如同彗尾一般缓缓散开。毒气轻轻落在他脚下的花草时,那花草迅速枯萎没有一点绿意。

    三长老一惊,他看着程飞手心中凝聚而成的毒气,双眉皱起。怎能想到,这程飞竟然会使用毒系的功法,竟然能够将自己的灵力转化为毒气,还将它凝练的如此之多,这放在学院里,就算是那慕容天也绝对达不到这种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