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神学院惩罚弟子都是要在全院广播通知的,尤其是这次的程飞事件,影响很大,几乎所有的弟子都知道了。

    院长随后也发下广播通知,御神学院的程飞同学扰乱大会秩序,并且口出狂言,所以被发配到二长老的但药房进行劳动惩罚,期间剥夺一切弟子应该有的供应。

    广播通知下达,大部分弟子都是幸灾乐祸的,也有人开心的,还有不多的几个持以伤心态度。

    人就是这样的,看不得别人好,但是看见别人比自己过得差,尤其是认识的人,幸灾乐祸好像是自动产生的情绪。

    程飞背着小包,迎着一路上的同门师兄弟各种各样的眼神,心情很复杂。

    之前在师傅那里,虽说和他商量的很好,程飞趁着二长老不注意,偷偷拿一些珍贵的丹草药。

    但实际上说的容易,做起来可就有些难度了,二长老的修为虽说比不上三长老,但也不是他一个小小的金丹能比的,这次惩罚,很有可能是真的惩罚。

    丹药房作为御神学院的重中之重,所处的地方也是重中之重,看守的严密程度在学院诸单位排名前三,其他两个是藏书阁,兵器坊。

    穿过阵法,被丹药房的师兄盘查过之后,程飞进入了丹药房的地界。丹药房名字是房,但其实占据了一大块山脉,占地面积是御神学院最大的。其中绝大部分是种植田,炼丹房就分布在种植田的周围,星罗密布,繁星点点,很是好看。

    向门口的师兄问过,程飞摸到二长老的炼丹房,这里是二长老的的地盘,程飞行事小心翼翼,很有礼貌的敲敲门。

    屋内传出二长老的声音:“进来。”

    由于三长老不喜欢二长老,所以程飞也不喜欢二长老,讨厌一个人,即便是听到他呼吸的声音都会讨厌。本来平白无奇的一句话,在程飞听起来却十分别扭,装腔作势,拿腔拿调。

    在门口不爽了一下,程飞推门进去,进门口,他看见二长老正拿着一枚丹药仔细把玩,丹药应该是刚出炉的,还冒着热气,这种刚出来的丹药温度都很高,但二长老却好似什么都没感觉到一般,就直接捏在手上。程飞心里又有话说了,皮够厚的。

    二长老仔细端详着丹药,好像看不到屋里的其他东西……还有人,这样端详了良久,直到程飞站的腿都有些玛了,他才好像才发现程飞一样,故作惊讶的问了一句:“你怎么来了。”

    程飞咬碎钢牙,险些动手,娘希匹,老不休,故意耍我。

    不管在心里怎么骂,程飞都不能动手,不仅因为他打不过,更重要的是学院的规矩,弟子对师长动手,一律赶出山门,这一条铁律千百年来从来都没有有过偏差。

    深吸一口气,压住心中的愤怒,程飞直着身子说:“弟子程飞,因错受过,院长惩罚我过来做苦力。”

    “哦,听说了,你会什么?我这里能做的只有种田和炼丹,这两样可都是精细活,三老头肯定是不会的,你也不会。我看你好像有把子力气,你去给药田挑水吧,这座山上的药田的浇水都归你负责。”

    程飞险些气晕,我怎么说也是堂堂金丹境修士,你让我去挑水?好,你这老小子记住你今天做的决定,千万别让我以后抓到你,不然我非让你挑大粪去。再次压住心中的怒气,程飞问:“怎么挑水?”

    “我这山上虽然有水源,但水源不好,不适合浇水,用来种田的水必须用山下五龙潭的潭水,这样才能保证药的药性和灵性。

    那边有一个大的蓄水池,你每天只需要把它挑满就行,现在就去吧……看我做什么,那边有水桶,一桶桶挑。”

    着老家伙存世整我,程飞恼怒的离开二长老的炼丹房,走到他所说的蓄水池旁边,只看了一眼险些晕倒,这么大的蓄水池?得挑多少桶才能满?程飞再看看旁边的水桶,只想仰天怒吼一声,坑爹啊。

    如果在这只是二长老让他做的,只怕把程飞打死,程飞都不会干,但这惩罚是院长发话的,而且院长明里是惩罚,暗地里却是在奖励他,他不能辜负院长的一番好心。不就是挑水吗?我干。

    程飞撸起袖子,一咬牙,挑起两个水桶,哪知道手刚往上一提,程飞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这两只水桶好重啊,怕是有百斤,虽说替他现在的修为,别说百斤,就是万斤都能挑动,但这两只水桶这么小却也这么重,制作的材料想来不凡。

    挑着水桶,程飞一步步忘山下走,刚才他那么愤怒,原因其实还有一个,炼丹房,藏书阁,兵器坊这三个地方都有前辈高人设下的不能飞行的阵法,所以他不能飞,只能一步步走,一步步挑。

    而这座山,程飞也估算过高度,也就七八千米,跟上辈子的最高峰差不多,以他现在的速度,这样走个来回其他要半天的功夫,也就是说,他一天顶多挑两趟。

    “该死的二老头。”

    程飞一边走,一遍骂,身体上她不感觉劳累,但心累,而且怒火中烧。

    走到半山腰,程飞忽然把水桶往下一扔,自己滚着走吧,反正不是俗物,摔不坏,看着水桶咚咚咚往下掉,程飞脸上一笑,心里来了主意,不能飞,我能滚啊,反正我的身体强度这么高,摔不坏。

    程飞大胆的想法说做就做,他站在石阶上,张开双臂,大喊一声,我来了,然后迅速往下掉,石阶是一层层的,下面的宽,程飞往下掉肯定会撞上石阶,每撞一次,石阶就坏掉一块,咚咚咚一通响,程飞掉到了山下,身体结实,除了衣服有些脏,他没受一点伤,而且下来的速度比走路要快很多。

    程飞嘿嘿一笑,虽说这办法看起来很自虐,但很好很强大,下一次下来还这么玩,并且这样还能在复习一遍以前的物理课文,重力加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