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未必吧,毁灭真气可是要凌驾于泯灭真气之上的,即便张师兄的泯灭真气修为再高,那李霸天拥有可克制泯灭真气的雷之真气,又有高上一阶的实力,在加上毁灭真气的霸道,张师兄想赢下这局怕是相当困难的。”程飞分析着局势说道。

    “从大局来看,这李霸天确实要优秀一些。虽说你这师兄还能抵挡一阵可毁灭真气的霸道也是泯灭真气抵挡不住的。”回天塔肯定着程飞的看法说道。

    而擂台之上,李霸天刚打出毁灭真气的招式,那些黑雾便一点点的消失于无形之中,那一道由毁灭真气幻化成的剑气所到之处黑雾尽散。

    “崩山裂地掌”

    张子元见自己的泯灭之域一点点的被毁灭真气所毁灭,而且那剑气还直朝自己而来,当即便用出了这一招。

    在另一个擂台观战的程飞见势也是惊呼道:“土之真气,张师兄居然有土之真气,难道张师兄拥有的灵根是变异土灵根不成?”

    “哈哈,你现在才知道?这小子确实是变异土灵根,好戏开始了。”回天塔笑着说道。

    “居然真的是变异土灵根,世上防御最强的土灵根,而且还是变异土灵根,张师兄果然厉害。”程飞想到土灵根的威力也是赞叹的说道。

    土灵根虽说也有不少人修得,可一般的土灵根即便是修行起来也是缓慢无比,拥有土灵根的修士更是一度被称之为废物,除了拥有变异土灵根的人之外。

    因为变异土灵根是最为纯净最接近大自然的灵根,变异土灵根可以将土之灵气幻化成大自然任何一种形态的土,比如那些坚硬的岩石,又或者是沼泽中的淤泥,这事那些单单拥有土灵根修士所做不到的。

    而且变异土灵根最为出色的便是他们的防御能力,相传曾经有一位分身之境的变异土灵根修士,在面对十位同等修为的修士攻击也能抵挡得住。可见变异土灵根修士的防御有多变态了。

    不过张子元这一招崩山裂地掌并不是防御功法,而是一招攻击招式。

    眼看着李霸天的毁灭剑气将要打到张子元的时候,这一招掌式直接将那毁灭真气给破解开来。

    “哼,居然拥有变异土灵根,看来你得底牌是被我给逼出来了,既然这样,那就只有用这招了。”李霸天心里暗笑道。

    “雷龙怒吼”

    “嘤嘤”

    擂台突然传出一阵雷鸣之声,张子元的头顶突然盘踞这一团雷云,那雷云之中时不时的落下一道闪电,轰击着擂台上的张子元。

    “这招雷龙怒吼岂不是多此一举吗?李霸天明知道张子元有着土之灵气的防御力,怎么却还想着用雷之灵气攻击他。”程飞有些不解的问道。

    “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你继续看,我估计再有几个回合这场战斗即将结束。”回天塔淡淡的说道。

    程飞注视着擂台上的动静,张子元再受到雷电威胁的时候下意识的用出了晶岩盾,那些雷电呲呲的打在晶岩盾上却一点效果都没有。

    可对面的李霸天却不急着攻击,只是待得那雷云中的雷电之力尽数攻击完之后,那张子元手中的晶烟盾也缓缓的消失不见。

    “雷龙出击”

    又是一招雷之真气的攻击朝着张子元打去,那雷之真气所幻化出来的雷龙犹如离弦之箭,快速的将张子元包围了起来,雷龙身上的雷电之力尽数焕发,一阵阵的雷鸣霎那间响了起来。

    “岩墙之盾”

    “炎火困龙击”

    可就在程飞以为张子元做好了防御的准备,那一堵堵的岩墙将张子元包围在了其中,却是没想到,这李霸天在看到盾墙围起来的时候,接连使出了一招火之真气的招式。

    李霸天本是变异火灵根,可上台到现在火之真气的一招都没用出,而现在却用了出来,这让程飞有些不解。

    可正当程飞疑惑的时候,那李霸天打出的火焰全数包围住了那堵石墙。程飞本想着只要张子元呆在石墙之中便不会有危险。

    但他听到石墙之中传来的怒吼声也当即醒悟了过来。

    “居然这雷龙出击,以及前面的雷龙怒吼都是这李霸天为下面的招式做的铺垫!”程飞赫然惊叹道。

    “小子现在才看出来吗?先前的两道雷之真气的攻击,李霸天只是想看看这张子元如何防御罢了,他的目的就是想让张子元使出他自认为全方位无死角的防御,这样李霸天才好动用火之灵气,让张子元成为瓮中之鳖。”回天塔分析着说道。

    “可这样下去,张师兄必死无疑啊,既不能出了那石墙,可不出来又会被活活烤死在里面。张师兄快投降吧!”程飞心里急切的呼喊着。

    张子元也没想到那李霸天先前的两招只是在试探自己罢了,而自己现在才知道,他已经进入了李霸天布下的全套。

    石墙已经被大火烧的通红,张子元苦苦支撑却也还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来。现在的他,即便撤离那石墙,可外门的大火灼烧起来也是不能抵挡的,而即便自己用处泯灭真气吞噬那些火之灵气,可那李霸天自然会撑他用出泯灭真气之时便用雷之真气破解。

    死胡同,张子元现在的状况便是进入了死胡同,他再次撑起石墙心有不甘的大喊道:“我认输。”

    “呵呵,这样就对了嘛,早让你认输偏不信。”李霸天听到张子元说出认输二字的时候便收起了灵气,那团大火也渐渐熄灭了下来。

    那火红的岩石赶紧像是要变成了岩浆一样,要是张子元在喊慢几分,等岩石烧成岩浆,自己也会葬生在岩浆之中。

    程飞也看到张子元的手掌已经头发都被烧得乌漆嘛黑的,好在张子元不是认死理之人,不然真就被这大火给活活烧成了灰。

    李霸天还是很有礼貌的扶起了张子元笑着说道:“你还挺能撑的,赶紧去后台治疗吧,不然可有得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