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当程飞刚走出一步却听到不远有人朝这边走了过来,而且听那脚步声来得并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师兄,你说我们躲在这会不会被认定为消极比赛啊?”其中一人有些胆怯的说道。

    “萧战我说你傻不傻,我们又不是一直这么躲着,现在那些选手刚进场自然会打得不可开交,我们暂且躲在这里,等他们打得火热或者有人受伤我们两个再联手去捡漏网之余岂不是更好?”另外一人说道。

    “哎呀师兄就是聪明,我怎么没想到呢,师兄你看那边那个小山倒是不错的地方,不如我们就先在那躲躲,等过了今天,明儿一大早我们便打出去,估计能有不少受伤的人了。”那萧战指了指小山说道。

    “嗯,确实不错,我们就躲在那里,等劲头一过,我们便去找那些漏网之余。”

    在暗处躲藏起来的程飞听到这里眼睛倒是一亮心里暗叹道:“小爷我等在这里都大半天了,可算是盼到两个冤大头了,萧战?就是那个元婴八阶修为的豫州天武宗的弟子吧?他师兄应该是元婴九阶的萧天了,这有些棘手啊。”

    “不想那么多了,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现在我倒是很想拿他们两个试试我这招式融合了天地元力之后威力如何呢,既然他们是我第一个猎物,那不妨就拿他们下手得了。”程飞打定了主意,他躲在暗处注视着萧战和萧天朝这边走了过来。

    “近了,近了。再走两步,一步。”程飞心里默数着两人的步子。

    “何人躲在那里,赶紧现身,不然我们兄弟两可就动手了。”此时那萧天突然感觉到了山岩背后程飞气息,随即便指着山岩后面怒喝道。

    “问那么多干嘛,小爷我是来拿你们的玉牌的,识相的就赶紧交出来。”程飞知道萧天必然会注意到自己,便走出了阴暗处对着萧天和萧战说道。

    “草,是你小子,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吧,就凭你一个元婴四阶的修士就想对抗我们两?真是痴人说梦。不过我劝你还是乖乖的交出一块玉牌,否则别怪我们兄弟两直接将你击杀了!”萧天一看躲在山岩后面的是程飞也是威胁着说道。

    “就是,你小子虽然在擂台赛表现不错,可你别忘了,擂台上只是一对一,可现在你可是一对二了,我看你有什么本事来抢我们的玉牌。”萧战也是起哄的说道。

    “那我就让你们好好瞧瞧我的本事了,看招。”程飞可不想跟他们打嘴仗,这两兄弟以为自己实力在程飞之上,程飞就怕了他们一样。

    “雷龙爆裂斩。”

    “霸剑武天下”

    萧家两兄弟见程飞先动起了手,那萧战便是一马当先,使出了剑道真气,朝着程飞而来。

    可他们万没想到的是,现在程飞使出了雷龙爆裂折已经不单纯是雷之真气加持了,就在程飞挥动雷之真气使出这一招的时候,他早就将天地元力融合在了其中。

    原本亮白色的雷电,此时却夹杂着浑浊的天地元力,那雷电的颜色也呈现着诡异的死灰之色,像是死神的手直指萧战而去。

    “啊”

    只听得一声惨叫,那萧战的手臂便已经掉落在了地上,他打出的剑之真气招式也无形的消失在空中。

    “这,这怎么可能,怎么你的雷之真气会是灰色的?”看到此情形的萧天此时也惊叹道,他完全不敢相信元婴八阶的萧战使用出来的剑道真气居然会消失于无形,更加让他震惊的是程飞的雷之真气居然如此的诡异。

    “哈哈,怕了吗?现在认输还来得及,要是慢了,你们两个怕是要成为尸体了。”程飞大笑着说道。

    此时萧天已经将萧战的断臂给捡了起来,当即便从腰间丢下一枚玉牌对程飞说道:“我们认输,这是我的玉牌,现在你不能攻击我。”

    而倒在地上的萧战也是从腰间迅速的丢下一枚玉牌说道:“算我们认栽。”

    程飞捡起两块玉牌笑了笑说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现在萧战和萧天已经认输,他们腰间的玉牌也亮了起来,意思就是告诉选手这人不可以攻击了。

    程飞快速的撤离了这里,虽然刚刚的打斗没弄出什么大的声响,可保不齐这附近就会有人在伏击自己。他操控着空间真气,一次次的使用着空间瞬移朝另一个方向飞驰而去。

    “妈的,真是倒霉,怎么碰到这程飞了,萧战,你手臂的伤没什么大碍吧,先把这断臂接上吧。”萧天拿着断臂往萧战的断口处接了上去,又从腰间掏出一个玉瓶,往断口处抹了一些药

    那萧战的手臂瞬间就接上了,只是暂时还能用罢了。

    “天哥,这程飞真是变态,居然这么厉害,我记得他擂台赛结束的时候才元婴三阶啊,怎么今天一见居然就元婴四阶了。”此时萧战清醒的说道。

    “我哪知道,不过刚刚他那雷之真气居然是灰色的,我听长老门说,只有融合了天地元力的雷电真气才会呈灰色,莫非这小子提前动用了天地元力?他就不怕被天地元力给反噬了吗?”

    “要是这样的话,那这小子现在应该是实力最薄弱的时候,要不要我们通知其他的宗门联手干掉他再说?”萧战一脸愤恨的说道。

    “先不急,这小子已经走远,我们尚且不知道他在何处,不过我们可以把这消息告诉给其他选手,相信自会有人去收拾他的。”萧天眼睛转动着说道。

    而一边,程飞拿走玉牌之后便朝着鸡围山北面行进着。刚刚萧战他们倒是提醒了一下自己,与其在一边守株待兔,倒不如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北面有一个山谷,哪里估计会有不少人发生战斗,自己躲藏在那里,等双方战得不可开交之际便出手拿下。

    这个算盘倒是不打得不错,这一来自己不用费多大力,二来便是能够更快的获得玉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