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这怎么可能,你刚刚用的是什么阴招,居然连我都不能控制我自己的招式。”蓝世玉捂着受伤的肩膀大喝道。

    “阴招?我什么时候阴你了?要说阴的话怕是你最阴险了吧,居然在背后对人下手,而且还是一个受伤的女孩子。”程飞嘲笑着说道。

    “小子,我承认你是有两下子,可你也别得意,刚刚只是我大意罢了,现在我就要让你好好领教一下我们苗疆修士的手段。”蓝世玉怒吼道。

    “借口不错,打不过人家就说你是在放水!苗疆修士不就是喜欢用毒吗?只不过你们用毒的招式太烂了,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还自诩四大域最会用毒,你已经中毒了你不知道吗?”程飞笑了笑说道。

    “我会中毒?你在开玩笑吧,即便是你用的招式将我的招式转换成你的,可这里的毒之真气本就是我的,即便打中了我,最多我也只是受伤罢了,怎么可能……”没等蓝世玉说玩,他便发现自己身体已经出现了不适。

    “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的神魂在被吞噬!”蓝世玉惊呼道。

    “不好意思,你发现得太晚了,噬魂之毒已经发作,即便是仙人来了也不能救回你的命。”程飞淡淡的说道。

    而没等程飞说完,那蓝世玉便一直在痛苦的**,直至到死,那蓝世玉也不敢相信自己用毒多年,居然会被自己的毒之真气给杀死,而且还是最为惨烈的毒噬神魂。

    程飞这一招梦魇噬魂,所运用的便是灵魂真气的优势,他以自己的毒之真气贯穿其中,再加上天地元力吞噬其他真气的特性,让蓝世玉的真气全部转化程了自己的毒之真气,才使得蓝世玉的招式威力变得巨大。

    看似那毒之真气还是蓝如玉的,可在碰撞的一瞬间早已经成了程飞的毒之真气,再加上灵魂真气的侵蚀作用,被这一招打中之人不仅中毒,还会受到灵魂真气的侵蚀,从而能让这一招毫不知情的吞噬掉蓝世玉的神魂。

    待得那蓝世玉只剩下一具躯壳的时候,程飞便走上前去看了看蓝世玉身上随身所带的东西,程飞注意了一下蓝世玉手里的玉镯。

    他在山洞中看到那木音仙所给予这些苗疆修士的东西里面便有这玉镯,程飞将玉镯从蓝世玉手中扒了下来,当即便注入灵力到了玉镯之中。

    “嗯,果然是苗疆修士们的通讯工具,不过这附近好像并没有出现苗疆修士啊。”程飞喃喃的说道,在他注入灵力到玉镯中的时候,这里面也只出现了一个绿点,并为出现红点。

    而就在程飞摸索着蓝世玉其他的遗物之时,戴在蓝世玉胸前的玉坠引起了他的注意。

    此时蓝世玉胸前的玉坠已经有了一道裂纹,这裂纹并不像存在了很久,而像是刚刚裂开的一样。

    程飞不知道是不是在打斗的时候让这玉坠裂开的,不过这玉坠的背面却刻有一个蓝字,这应该是蓝世玉家族分发的玉坠才是。

    程飞尝试着用灵力探入其中,可发现这里面并不接纳灵力,自己还以为能发现蓝家什么功法呢。他见这玉坠可能就是这蓝世玉的随身之物便也没打算收起来。

    他将蓝世玉身上的空间饰品扔到了回天塔之后,又捡起了蓝世玉随身携带的玉简,之后便将他的尸体一同放回到了回天塔中。

    “多谢程大哥救命之恩,真不知道如何才能感谢你。”冉雪儿在一旁窃窃的说道,可当她说话的时候,嘴角已经流出了一口黑血,这怕是中毒很深了。

    “要是你真不知道如何感谢我,到不如以身相许得了!”

    “你,你怎么和这蓝世玉一个德行,算了今天我怕也只有死了。”此时冉雪儿自然是感觉到了毒气攻心之痛,而且面前的程飞居然也是一位如此轻佻之人。

    “喂,给你开句玩笑呢,你可别当真啊。雪山神殿既然是中原的盟友,我怎么可能对你有非份只想,把你手拿来,我看看你的毒怎么样了。”程飞笑着说道。

    冉雪儿听了之后不免显得有些尴尬,自己刚刚还以为程飞是个轻佻之人,想死的决心都快有了,可现在程飞居然只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而且看样子似乎像是要给自己解毒。

    “你懂得解毒之法吗?我现在毒气已经攻心,要是你不懂的话,我也不便在劳烦你了。”冉雪儿轻声的说道。

    “解毒之法我倒还真不会,我只是相看看你的体内的毒性如何,把你手拿来吧。”程飞故作镇定的说道。

    “既然程大哥不会解毒之道,那我看还是算了,男女授受不亲,希望在我死的时候程大哥能够将我安葬在那颗大树下面。”冉雪儿有些绝望的说道。

    “哎呀,居然还这么封建,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这些都是狗屁,难道碰你一下手你就会怀孕不成?虽说我不会什么解毒之道,可我会用毒之道,而且我也知道以毒攻毒是最好的解毒之道了。”程飞笑着一把拉过了冉雪儿的手,将自己的灵气慢慢注入到了其中。

    “嗯,这蓝如玉的毒之真气还真是一般般的,这毒性并不霸道,只是如果不解除的话,你也最多能活半个时辰罢了。”

    “这么说你能够帮我解掉这毒了吗?”冉雪儿听闻程飞已经知道了自己体内的毒性便立马将自己的手收了回去。

    这让程飞有些苦笑不得的说道:“我给你解毒可连碰都不让我碰的话,我又怎么能帮你解掉了?”

    “那你想怎样?”冉雪儿被程飞说的脸都红了,当即轻声的问道。

    “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相看看你中毒的地方在哪里,这样我才能将我的毒之真气从伤口引入,帮你驱散那股毒气。”程飞淡淡的说道。

    “在,在我背后,程大哥,我看还是算了吧,毕竟我们雪山神殿女孩子的身体可不能让外人看到的。”冉雪儿有些避讳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