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唔,嗷唔嗷!”

    小黑子的一声怒吼之后,一团紫红色的火焰如同一条爆裂的飞龙盘旋而出,直朝着火喉钢鬃狮而去。

    程飞认识这一招名为火龙吐息,是回天塔教给小黑子的,小黑子在虽说能领悟火之真气,可却不知道如何正确的运用,像他这种第一次接触火之真气的妖兽,自然不知道如何巧妙的运用,所以回天塔才教了小黑子几招。

    像洞虚之境的妖兽,灵智自然是很高的。这头火喉钢鬃狮自然认得小黑子是黑风猿一类的,虽说先前小黑在探路隐身被火喉钢鬃狮发现,就知道小黑子能够拥有空间真气,可现在却没想到小黑在居然还会火之真气,而且火之真气的运用之法也恰到好处。

    火喉钢鬃狮现在也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搞错了,他在魔山山脉生活了这么久,从来就没听说过有黑风猿的存在,而现在自己发现的一头黑风猿,不仅拥有空间真气,还能运用火之真气。

    不过想归想,他也自然没有分神,就在小黑子的火焰即将击过来的时候,火喉钢鬃狮也是怒吼了一声,一团巨大的火焰再次喷出。

    “轰隆隆!”

    此时程飞注意到那火喉钢鬃狮已经全力应战,刚刚吐出来的火焰也不先去的威力要大上几分,虽说小黑子的实力比火喉钢鬃狮低一点,可有了风之真气的加持,让他的火之真气倒是也能与火喉钢鬃狮抗衡了。

    “好机会!死亡凝视,空间封印!蚀骨毒虫!”

    程飞见那火喉钢鬃狮与小黑子缠斗在一起,当即便知道自己的机会了来,连着三招一同使出,那火喉钢鬃狮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后面居然早就有了埋伏。

    死亡凝视直接让火喉钢鬃狮的身体呆住了三秒时间,也让小黑子的火龙吐息命中了它,再加上程飞的空间封印瞬间让火喉钢鬃狮没办法抵抗,接下来的蚀骨毒虫直接倾入到了火喉钢鬃狮的体内,毒气快速的蔓延全身。

    洞虚五阶的火喉钢鬃狮也就这么殒命与此,到最后他还不知道这程飞其实是跟小黑子早就串通好了的。

    “干得不错啊小黑子,最近长进得越来越快了,刚刚那几招运用得不错,这才让我找到了下手的时机!”程飞赞叹道。

    小黑在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死狮子还真是挺硬的,我那几招一直就对他没什么威胁,要不是老大你用死亡凝视把他定住,我估计那招火龙吐息也一样被他招架住了。”小黑子像是在检讨自己的过错一般分析着刚刚的战斗局势。

    程飞却在一旁摇头说道:“你刚刚没必要一直与他近身搏斗的,我刚刚跟你说了你只需用火之真气轰他脸就行了,距离能拉开自然要拉开,要是你与他近身搏击的话,他钢鬃上的毒液可是能够麻痹住你,到时候被轰杀的可就是你了。”

    “嗯,下次再让我碰到这火喉钢鬃狮我一定不会范这种错误了!”

    小黑子信誓旦旦的说道。

    “没有下一次,也永远不要说下一次,这一次要不是有我再,恐怕你早就被这火喉钢鬃狮给灭了,以后遇到不知情的妖兽,切勿直接近身搏斗,先互相试探一下虚实,抓住对手的弱点,才能克敌制胜!”

    “是的老大,以后我一定会照你说的做,这火喉钢鬃狮的尸体你处理吧,我再去前面探探!”小黑子像是有些愧疚的说道,随后他便再次朝前方走去。

    “嗯,这火喉钢鬃狮的鬃毛倒是可以让我吸收一些毒气,至于这尸骨就交由回天老兄你了!”程飞伸手吸收起了鬃毛上面的毒气,虽说这也就只是凤毛麟角,可积少成多的道理程飞还是懂的!

    处理好火喉钢鬃狮的尸体之后程飞便也慢慢悠悠的朝前方走去,现在距离龙魂山越来越进,想必还有三天的时间便可达到龙魂山附近了!

    “老大。老大!前面有你们人类出没,不知道是不是你的同伴!”

    小黑子突然回来对程飞说道。

    “人类?我的玉牌上面并未显示这附近有我们中原的修士,难道是其他大域的人?小黑在你看清楚他们的穿着没有?”

    “穿着?不也像你一样都是穿着这些布料吗?不过他们的颜色跟你的不一样,那群人打斗是墨绿色的衣服,而且还是四个人一起正朝我们这便走来。”

    “墨绿色的衣服?是苗疆的人!他们离我们这里有多远?”

    西域苗疆的修士,大都是用墨绿色做为衣服的基调,正如雪山神殿多以白色衣服为主,而东南海域却是以浅蓝色为主,只是中原修士却不同,衣服并为有什么统一的颜色基调,唯一统一的便是杂乱无章!

    “距离这里大概还有十里的范围!刚刚我也是用你教我的空间瞬移飘忽了几下便发现了他们的行踪,而且他们也正是往我们这便靠近的。”

    小黑子估算了一下自己刚刚来回折返花去的时间,以及那些人行走的速度,估量着他们离这里只有十里的路程。

    “先用空隐身术把自己的气息隐藏起来,你在那个山脚藏好,我在这边,他们要真是往这边走的话,必然是要经过这里的!”

    程飞看了看周围的地形,这里四处都是陡峭的山峰,而只有面前这一条路能够勉强行走。那些人如果真是往这边来的话,必然会经过这里。

    “要不我直接躲在那颗树上吧,我这么大的块头,真要是蹲在灌木丛里面,那些枝桠还不会被我折断,到时候便会引起那些人的注意。”

    “这倒也是,那就按你说的你躲在那颗树上,也更能看清那些人的动向,发现情况不对就轻轻摇一下那跟树枝,在没看到我动手之前千万别动手。”程飞吩咐道。

    此时一人一兽各自躲藏在干道上的一边,小黑在和密切的注意着远处向这便走来的四人!

    “蓝世同,你确信你弟弟就是死在这边的吗?”其中一人突然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