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这布画上的意思,第二个密室的机关应该是与武器架有关,我想机关应该是在那边门口的武器架之上!”温逸淼看完武器架上的介绍,当即便走到了武器架的附近摸索了一番,他也像程飞一样将武器架上的武器全都拨动了一遍,却并未看到有什么反应。

    “不对啊,这上面明明就写着金木为开,金腐化水才对。怎么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呢?”温逸淼嘴里嘟囔着说道,自己明明是按照那布画上所介绍的做的,可并未开启下一个迷宫的石门。

    “老大,是不是这布画上也写错了,那机关会不会跟之前的一样也是在这木箱中,只是先到的那人跟我们一样将那机关给带走了?”汪洋见温逸淼并未打开石门,便在一旁说道。

    “鬼话,我们一直都是按照这布画上的介绍才这么顺利的通过了前后两个迷宫,这布画应该没错才对,我想那机关应该不是这样的,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我们没有发现的。”温逸淼直接否决了汪洋的说法,自己一直都是按着布画上所说行事的,若真有错的话,也不可能在这迷宫中走的这么顺畅。

    温逸淼仔细打量了一下武器架,自己刚刚动过的武器都留有了手印,而那木梁末端的木雕自己并未动过,可上面却也出现了手印。

    想到这里他直接握住了那木雕随意扭动了一下,那石门便慢慢的打开了,他惊喜的说道:“原来是在这里,倒是让我很意外啊!”

    “哈哈,老大果然厉害,这都能找到,那我们赶紧出发吧!”汪洋见石门打开也是心中大喜,当即便准备朝那迷宫入口走去。

    “等等,虽说这机关开启的办法并非只有这一个,可想要找到开启机关的办法也并非易事,我们还是想这机关破坏掉,也能拖延一下后面人的进程!”温逸淼狡黠的笑了笑,当即便将那木雕拧了下来一掌将其给打得粉碎,随后两人便轻快的走入到了迷宫之中。

    程飞带着蓝世同在这水之迷宫中越走越顺畅,现在程飞已经完全掌控了这水之迷宫的规律和变化,自然得心应手了很多。而跟在他后面的蓝世同也得意的偷笑着,自己算是赌对了,这程飞果然对迷宫相当的熟悉。

    只是这一路走来程飞一言不发的倒是让蓝世同觉得有些无聊,他看着前面的程飞在寻找着出路便笑着说道:“我说程飞,虽说我是要挟了你,但你也别老是绷着个脸不理睬我。你我之间虽说有些仇怨,可现在我们算得上是同盟了,你好歹也跟我说说看你是怎么弄懂这鬼迷宫的!”

    程飞笑了笑说道:“我没什么想跟你说的,若我将这事都告诉你的话,怕是你也用不着我了,到时候你自己也能走出这迷宫,那谈何跟我做这笔交易。你觉得我会傻到将这事告诉你吗?”

    “喲,还挺有脾气的。别望了木铃还在我手里,若你不乖乖听话,就休怪我到时候过河拆桥了!”蓝世同见程飞不想说,立马又威胁着说道。

    “你少拿木铃来要挟我,我承认现在她在你手里我不能拿你怎么样,可你也别望了,要是没有我,你能不能走出这迷宫还不好说,若我现在将你丢下,即便你有天大的本事,也追不上我的脚步,到时候我折返回去将木铃救出,你也不一定就能第一个抵达终点。”程飞并不在意这蓝世同的威胁,若不是程飞尚不清楚木铃究竟怎么样,他早就想将蓝世同留在这里自己回去找木铃了。

    只是蓝世同虽然说并没有杀死木铃,可并没有告诉程飞木铃究竟被困何处,那金之迷宫变化多端,想要在那里面找一个人也并非易事,况且程飞虽然算是了解那金之迷宫,可保不齐还有些地方是自己没有悟道的。

    若是回天塔没有陷入沉睡,那蓝世同如此威胁程飞的话,程飞未必就会就范的,可如今回天塔尚未苏醒,自己又对这轮回迷宫知道的也不多,所以只能先顺从于蓝世同。他现在只想等到回天塔苏醒过来,亦或是正在完全了解这轮回迷宫之后再做打算了。

    只是程飞不知道,回天塔这一睡得等到何时才能醒来,先前并未有过这样的先例,而且回天塔在陷入沉睡的时候也没有具体说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苏醒。

    “算了算了,就当我没说行了吧!其实我也就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我只是想调节一些这尴尬的气氛,你这一言不发的倒是让我觉得有些无聊了。”蓝世同见程飞并没有什么畏惧他的地方便也摆手说道。

    “你觉得我跟你有什么好说的吗?虽说那温逸淼阴险狡诈,可起码他对自己人倒是仗义的很,而你呢?即便木铃算是背叛了你,可你却拿她当棋子威胁于我?我看你就是个小人罢了!”程飞淡淡的说到,他算是看明白这蓝世同心胸狭隘,做事也没有底线。

    “哼,温逸淼那小子算个什么东西,要是不他们家与木音城家有些交情,木音城那个时候会那里保他吗?无上之水算个什么玩意,那木音城有一个宝贝就可以使出无上之水,你真以为那木音城是君子不成?”蓝世同撇了撇嘴说道。

    “想不到你不仅不仗义,还喜欢在背后说你兄弟的坏话!我看你也就是个伪君子罢了,有什么脸说别人!”程飞也没想到这蓝世同居然将这个秘密说了出来,自己当然想听一听在这蓝世同心里木音城究竟个什么样的人了。

    “程飞,不是我说你,有的时候你真的好好睁大眼睛瞧瞧那些与你称兄道弟的人,别的我也不说,那木音城的秉性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的。你以为他表面上和和气气的,就是个君子呢?他背地里不知道干了多少不可告人的事,怕是没几个人知道的。我劝你最好小心一点,别倒是吃了哑巴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