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四人这般吵吵嚷嚷的走向了集市之外的演武场,不要看天寒宗是一个女子宗门。

    但是在天寒宗之内,这修道之风却是十分的浓郁。

    这些女子们有的很多都是因为情伤了却尘缘,选择求道,心境更是稳定,更是专注。

    很快程飞等就到了一座硕大的演武场,有不少的天寒宗女修士正在演武场之上修炼道法,此时听到程飞与这个青青年要进行比斗,所以一时间这边也是围了不少的修士。

    这样的事情在天寒宗并不少见,并且小雅和杜欢欢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物。

    因为当时小雅入门的时候,杜欢欢也是刚刚入门,但是最终刑法长老还是选择了小雅,而没有选择杜欢欢,所以这一直是一根鱼刺一般扎在杜欢欢的心口,一直在想方设法的找小**麻烦。

    杜欢欢最后成为了二长老的弟子,加上杜家实力本身并不是很弱,所以杜欢欢也是一直不惧怕小雅身后的大长老。

    “就在这里吧!”

    程飞看着身后的杜欢欢以及这位青衣青年笑着说道。

    “哼,马上就让你笑不出来!”青年看着程飞脸上的笑意,冷哼一声。

    “青哥哥加油,你是最棒的!”杜欢欢见此也是为其加油的说道。

    “嗯嗯!”青年听脸上也是挂出了温柔的笑容,随即身影一闪,瞬间出现在战斗擂台之上,顿时引起一阵欢呼。

    见到这模样,杜欢欢还傲娇的看了程飞一眼,似是在宣告你能么?

    程飞见此哑然失笑,他不知道到底时谁给他们的信心。

    “哥加油!揍扁他们!”一边的小雅笑着挥挥手,小雅和程飞虽然不是亲兄妹,但是两个人都是同样的腹黑。

    “嗯!放心啊!”程飞听此也是一笑,慢慢的走上战斗擂台,看起来极其的平凡,有些围观的女修士丝毫以为程飞实力差,台上的青年都是合体期初阶,那么程飞与之战斗,显然不会太差。

    “小子,我会好好跟你玩玩的!”青年青年看着程飞,脸上闪过一抹玩味的笑容。

    “是么?”程飞脸上闪过一丝笑容,这个青衣青年境界是在合体期初阶,这样实力程飞要是全力,一拳就可以解决问题。

    但是程飞却不么打算,要是很快结束战斗就不好玩了,一件仙器可是满足不了他的*。

    能够被拍来天寒宗的修士自然是天赋不错,所以这青年倒也是算得上一个小天才,所以难免有点倨傲。

    “小子我让你先出手!”看着程飞,青年脸上闪过一丝不屑。

    程飞此时身上的境界依旧是保持在分神期巅峰,原本青年还以为程是在藏拙,但是在好好探查了一番,之后是彻底放心了。

    “那好吧!”程飞脸上闪过一丝无奈,身影一闪,一拳轰击而出。

    这一拳程飞并没有使用任何的招式,真的是普普通通的一拳,实力还是控制在合体期初阶。

    青年见此嘴角上扬,看我怎么一拳解决你,身影闪动,青年暴射而出,威视逼人。

    下面的小雅见此却是心里乐开了花,脸上却是挂着担心的神色,哥哥真是坏透了。

    无数的元力在汇聚,这青衣青年似乎是要快点结束程飞,所以一出手就就是攻势强大。

    “砰!”

    两个人碰撞到一起,顿时掀起了一阵巨大的风浪,刮向战斗擂台的四周。

    这一击之下,两个人都是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所以青年看向程飞的眼神也是多了诧异。

    “小子竟然是没有事情?”

    程飞看着对面的青衣青年脸上闪过一丝嘲讽,。

    “你就只有这么一点力量么?”

    听到这话,青衣青年勃然大怒,这小子竟然是如此不将他放在眼里。

    “小子你去死吧!”青年一声怒吼,无数的力量其身后迸发,这一刻,整个演武台附近的环境都是引起了变化,风云变色。

    “五行封魔!”

    只见一道巨大的印在空中形成,带着金色的光芒,向着程飞照来,上面强大的气势显示着这一方神印的不一般。

    “看起来倒是不错!”程飞见此脸上闪过一丝笑容,心里也是认真了几分。

    无论是面对绝世强者还是比自己弱小的修士,都是要有狮子搏兔的心态,不然的话,失败总会是难免的。

    虽然是心里不讲这个青年放在眼中,但是程飞对战起来却是十分的认真,只不过是弱了那么几分罢了。

    “青哥哥加油!”杜欢欢的声音在演武场之外传来,为这个青年家加油。

    在空中的青年听到这声音,脸上也是露出一丝笑容。

    “小子为得罪我的小欢欢付出代价吧!”

    面对向着自己镇压了而来的金色神印,程飞手中闪过一抹灵光,眼神一转,程飞计上心头。

    “啊!”

    只见程飞随手打出一记攻击与空中的神印碰撞到一起,掀起了一阵的灵力气浪,残余的神印打在程飞的身上,将程飞‘击飞’出去。

    “啊!”

    程飞一声惨叫声音就飞了出去,显得极其的凄惨。

    下面的小雅却是笑了起来,气氛显得十分的诡异。

    “哼,这都什么人啊,你的人受伤了,你竟然还笑得出来!”

    杜欢欢不屑的看小雅一眼,小雅听此也是使劲的憋着,让自己笑不出来,但是那憋红的小脸,却是显示着她的心情。

    原来,刚才程飞飞出去哪一刻,竟然是还想向着小雅眨了眨眼,看着这么‘凄惨’的哥哥,小雅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哼,小子这一次我看你还怎么跟我逞强!”

    青衣青年看着程飞脸上闪过一丝冷笑。

    “咳咳!”程飞从烟尘之中‘蹒跚’的走了出来,看着青年,脸上露出一抹不屈。

    “我不信我打不过你!我要加价!”

    程飞看着青年一声绝死地而后生的模样。

    “奥?加筹码?”

    青年听此脸上也是多出了一抹笑容。

    “对,就是要加筹码,我在出一件中品仙器!”

    程飞歇斯底里的喊道。

    下面的那些女修士见此都是以为程飞傻了呢。

    “这个小子不会是疯了吧?”

    “谁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