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鬼言已经是没有再来阻拦自己,鬼仓长老并没有露出什么兴奋的神色,显然是想到了什么。

    “难道那至宝就要练成了?”鬼仓老者,脸上露出一副阴沉的神色。

    想到这鬼仓长老忍不住向着快步向着静室之中走去,手中已经是酝酿起了一股强大的鬼力,显然是想要一招将这座静室拍成碎片。

    “好了!鬼仓!你闹够了没有?”一道声音响起,让鬼仓长老的身子一顿。

    “老家伙你没有在里面?”看着老城主的身影出现在空中,鬼仓长老面色一变。

    原本他还以为程浩所说老城主在前殿不过是一个幌子,真正的老家伙是在后殿之中炼制至宝,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的,这让鬼仓长老心里生起了无限的的疑惑。

    “既然这个老家伙到现在都是没有动手,哪里面造成如此大的动静到底是什么?”鬼仓长老看着老城主脸上闪过一丝疑惑。

    “呵呵,这里面的事情可能说出来,你也是不会相信的,但是你这些年来,趁着我重伤,做的这些事情还真的是令人有一些恼怒,只不过我没有想到你尽然是会趁着这一次自己冒了出来,那么就让我试试你这个老家伙这些年,你到底有什么进步,要是没有什么长进的话,那你就去镇压九幽地狱吧!”

    老城主看着鬼仓长老,慢条斯理的说道,仿若是在说一件小事。

    但是在老城主说道九幽地狱的时候,鬼言老者以及鬼仓长老都是身子一震,显然是听到了什么震撼的东西。

    “好,你这么多年,一直隐藏,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现在看来多半是假的了,我也是想要看看你这个老家伙是否还有实力来统领鬼族!”鬼仓长老脸上闪过一丝疯狂说道。

    “呵呵!那就来吧!”老城主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显然是不将鬼仓长老放在眼中。

    “这里地方太小,我们去虚空之中!”老城主身影一闪,就消失在城主府的上方,鬼仓长老见此也是身影一闪跟了上去。

    “何必呢!”鬼言长老见此摇摇头说道,这两者都是鬼族的顶尖强者,他们之间无论是那个受伤都是鬼族的损失。

    但是鬼言老者知道这一场战斗是不可能阻止的,也许老城主重伤的时候,老城主会在坚持不住的时候,卸下城主的重担,也就是鬼族族长的重任。

    但是现在老城主已经是恢复了自己伤势,显然是不可能就这么的放弃,所以这势必是一场恶战。

    “这小子还真是妖孽啊,人族当真是福泽深厚的一族啊!”鬼言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静室之内的程飞。

    虽然是隔着静室,但是鬼言老者还是可以清楚的看到掀起了这一场闹剧的程飞,此时正在慢慢的巩固自己的渡劫期的境界。

    此时在前院,感受到后院的气势变化,都是停下了手,显然是知道这里所有的一切,最终的的决定权都是在于那两位的战斗。

    “好啊,王武,没想到你竟然是如此行为,当真是令城主失望!”程浩看着鬼虎身后,带着一些鬼卒赶来的身穿铠甲的一个鬼族,脸上露出一丝不屑。

    “程哥,我。。。。。。”这个叫做王武的鬼将面色一阵变换,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被程浩打算了。

    “可别叫我程哥,我可没有你这么一个白眼狼的弟弟,我要是知道你竟然是会如此背叛城主,我早就捏碎你的脖子,令你魂飞魄散!”

    程浩不屑的看了王武一眼,冷冷的说道。

    “话不能够这么说,你不要前程,还不能够让别人不要前程啊!”

    鬼虎看着程浩冷笑道。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在只是王武这一只队伍,还是让鬼虎比较生气,其余的家伙都是一些死脑筋。

    这让鬼虎心里不禁暗恨,等到自己师父担任了新的城主之后,自己一定要换掉这些队伍的队长。

    程浩手下的城卫军总共是有着五支,总共是护卫着丰都鬼城的四方,而王武这只正好是今天轮休的一只。

    程浩没想到这个被自己当做兄弟的家伙,竟然是在此时背叛了自己,背叛了城主,这让程浩感觉到一阵的恼怒。

    但是想到剩余的四个队伍,程浩的心里还是好了一些,至少不全是白眼狼。

    “老鬼与鬼仓对上了,不知道两个人现在是什么情况?”有家主感受到厚点的气势变化,笑着说道。

    这些人,丝毫没有将鬼仓以及老城主的生死放在眼中,在他们眼里,战死也不过是平常的事情罢了,这也是鬼族战力强悍的缘故。

    “呵呵,这可真是说不一定!要知道城主那个老家伙就算是身受重伤,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鬼仓想要赢得胜利不是那么的简单。”有家主眼神一眯说道。

    “呵呵,这谁能够说的定呢!我们还是静静地等着吧,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鬼阴家家主笑呵呵的说道。

    “看来,我们的鬼阴家主知道一些事情哦!”幽鬼家家主见此笑着说道。

    “我哪里知道些什么,不过是静看他们的对战结果罢了!”鬼阴家主听此笑着摇摇头说道。

    “嗯?”其余的家主见此对视一眼,皆是看出这个鬼阴家主一定是知道什么。

    “你这个家伙啊,什么都藏着不说!”文史家家主摇摇头说道。

    听到这话,鬼阴家家主,也是呵呵一笑,丝毫没有想说什么的意思,只是目光注视着后殿,不知道在想什么。

    “幽冥地狱!”

    此时在虚空之中,老城主的小世界已经是与鬼仓长老的小世界碰撞到了一起,开始了小世界战争。

    “就让我看看你这些年积攒了什么力量吧,要是不行,那就干脆去死吧,不要给我鬼族丢脸!”

    老城主笑呵呵的说着,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冷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