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足饭饱,三皇子和程飞两人都有些醉了,脸上看起来红扑扑的。

    “程兄,可否陪我去我的后花园转转。”

    “好!”

    程飞跟随三皇子来到了三皇子的后花园,首先印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假山,假山不大,山上被一些鲜花所覆盖,山顶还长着几棵魔界特有的树,但却遮挡了程飞看向对面的眼。

    程飞没有贸然的探出神识,但是心底却在暗自警惕。

    “程兄觉得我这后花园如何啊?”三皇子醉醺醺的问道。

    “甚好,三皇子真是有雅致!”程飞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他就只能附和道。

    三皇子醉醺醺的开口说道:“有雅致又有什么用呢?到头来还不是无法成为魔皇!我自以为已经做的更好了,可是还是比不上我二哥。”

    “哦?此话怎讲?”

    三皇子一拳打在假山上,假山却纹丝不动。

    “程兄想必也知道,魔界以实力为尊,我们魔族的魔皇也都是经历过一番厮杀,最终才成为魔皇的。”

    “所以说我的父亲很喜欢我的二哥,大哥重文,二哥重武,我虽然被人称之为文武双全,但是论谋略,我比不上大哥,论武力我连半步王者都没有达到,只是身边有一些贪图我宝物的门客而已。”

    “程兄你的武力是我见过最高的,比我那个二哥都高,所以说我希望你能够代表我参加武力比赛,夺得头魁。”

    “如果你能力压群雄,作为答谢,只要你要,我能给你的都会给你!我们也当是交个朋友如何?”

    三皇子一连串说了一大堆话,期间程飞一直都在静静地听着,直到三皇子一口气说完,程飞都没有说话。

    沉默半响,程飞开口了,他叹了口气,说道:“不要装了,三皇子,在下虽然年轻,但是论心机,你比不过我。”

    被程飞戳破,三皇子也不觉得尴尬,他刚才所说的话也只是半真半假,至于程飞到底听进去多少,那就不得而知了。

    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程兄不要见外,可有定夺?”

    程飞摇了摇头,三皇子心中一沉,随即程飞的下句话又让三皇子露出笑容。

    “夺嫡之战什么时候开始?”

    “不知道,这要看我父皇的意思了,他在最终渡劫的前一年时间会有所察觉,所以会正式开始夺嫡之战。这种事情不好说,短则月许,长则数年,就会通知我们。”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会迫不及待的需要强大的客卿。”

    “好,我知道了,你到时候通知我一声,对了,我新开了一家丹药店,希望三皇子到时候赏光。时候也不早了,我还要照看我的小店,就不久留了,三皇子,多照顾小玉儿。”程飞说完,就抱了抱拳,准备告辞了。

    “好!程兄果然是个爽快人,在下没交错朋友!”

    三皇子让管家送程飞离开他的府邸,随后他则是要开始做其他准备了。

    比如说皇子之间,也都存在着派系之分,几乎每个有成为魔皇希望的皇子身边也都有一些得力助手。

    像朝中的大臣将士,像各个领地的封侯,甚至连十八皇子中式微的皇子,也会选择站队,要是站好队,说不定将来成为一个王族,而那些中立的人,等到魔皇真正确立,会受到排挤。

    因为魔皇所要的,是真正的服从,而你一旦中立的话,到了最后就不受新确立的魔皇待见。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三皇子还没有得到任何一个皇子的支持,他也得动用自己的力量去拉拢。

    ……

    程飞回到坊市之中,一路上程飞都在反思自己。

    刚刚所做出的决定,其实程飞早已经做过了深思熟虑。

    经过几番权衡利弊之后,哪怕三皇子在某些情况下也做出了让他不讨喜的行为,但是程飞还是选择和三皇子合作。

    没错,就是合作!

    程飞永远不是一个习惯于受人约束的人,他进入宗门的时间也很少,基本上修炼到现在,都是由他孤身一人自己生活的。

    咳咳,他的女人除外。

    程飞在日后的渡劫,肯定需要大量的灵石和法宝,因此程飞才会选择扶持三皇子。

    魔界的皇宫当中,灵石肯定很多。

    当然了,小玉儿肯定会属于三皇子这一派系,以小玉儿和三皇子的关系就可以看出来。

    程飞来到坊市,他感受到身后跟了几只尾巴,但却没有去理会。

    那是从三皇子的府邸出来的,看样子是为了知道程飞的店铺在哪里。

    “掌柜的好。”

    张卓这次特意换了一身新衣裳,他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口,看到程飞的身影后立马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

    “不用了,起来吧。”

    程飞进入门中,看到了空空荡荡的陈旧店铺。

    程飞打了个清水诀,整个房子瞬间焕然一新,但是那个中年男子未免有点太抠,竟然连陈列物品的架子也都被搬走了。

    程飞随手扔给张卓一个纳戒,说道:“去坊市里买点架子,再买个牌匾,以及装饰用的东西。不要吝惜钱!”

    “好的,掌柜!”张卓接过纳戒,神识在这里面微微一扫,嘴巴立刻张大。

    这里面竟然是一百万灵石。

    从小到大,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灵石,以他的修为,处于魔界的最底层,所见过最大数目的灵石就才堪堪过千。

    至于中年男子,他上一任的掌柜,永远都是自己和客人做生意,所以他就没有见过中年男子的钱财。

    张卓就这样怀揣着一笔巨款离开了店铺,这一刻他还仿佛还活在梦里。

    而程飞此刻,开始在自己的卧室之中刻画阵法。

    他现在身处坊市,闹市之中,要是就这样打坐的话,肯定不合时宜。

    程飞对阵法的熟练度逐渐增强,这次他刻画的阵法就算是同等级境界的强者,也不一定能够打开。

    除了在自己的卧室,在其他地方他也布置了阵法,毕竟这是他日后五十年时间将要生活的地方,程飞不可能不在意。

    就这样,程飞一直忙碌到了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