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那个人的实力竟然和魔皇的实力一样强,老祖宗你是怎么知道的?”李渊听了后大惊失色,他没想到会出现这种结果,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到底招惹了怎样一个强敌。

    “哼,我刚刚察觉到魔皇和那个神秘的强者正在一处山谷大战,最终两人以平手而结束战斗。”

    面前的那个黑衣男子冷声说道。

    紧接着那个人开口继续道:“我现在伤势还没有痊愈,单独对上魔皇一个人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更何况如今又多了一个堪比魔皇的强者,所以说此人你们能拉拢就拉拢,拉拢不了就尽量别得罪,当然了,如果魔皇飞升成功的话,届时我的实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我们应该可以准备动手。”

    李元听了后,面色变了数遍,最终还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是。”

    李元缓缓的退去。

    而隐藏在黑暗之中的一个黑衣男子,他露出了一张恐怖的面容,这张面容上。一分为二,被一道长长的刀疤给覆盖了,而且看样子正在不断蚕食着黑衣男子的脸颊。

    黑衣男子默不作声,随后则是望向了一品轩的方向,目光之中闪烁不定,似乎他有了什么新的决定似的。

    “程飞……”

    这两个字的声音若有若无,最终直接消失不见。

    而在一品轩的门口,张卓像往常一样开始来到皇城,来到一品轩中,准备继续开他的铺子。

    张卓现在已经将一品轩当作他的半个家了,他知道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将会是他一次蜕变的机会,只有他加快速度,抓住了机会,他才有可能达到那修为的巅峰。

    作为一个年轻人,喜欢炫耀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他在他们那村,可以说是根正苗红风头正盛的成功人士了。

    张卓正哼着小曲,朝着一品轩的门口走去,但是当他来到门口的时候,却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只见一群衣着华贵的人,正呆在他们的门口,互相推搡着,并且口中还骂骂咧咧,看到张卓来了后,这一个个衣着华贵的人直接像打了鸡血似得,直冲着张卓儿来,张卓只不过是一个刚刚晋升为金丹期的菜鸟,哪能招到这么多强者的气势压迫呢

    张桌吓得连滚带爬,拼命的想摆脱身后人们的追逐,但是以他的修为,仅仅只过了一些时间就被人给控制住了。

    不,这不是控制住,而是被人抱住了大腿,张卓大声喊着说道:“你们要干什么?你你们不要乱来啊,我的主子可是很厉害的!”

    那个抱住她大腿的人说道:“不不,我们并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是想让你收下我家族所带来的礼物,并且希望你能够让你们主子看一眼我们家族所代表的请帖,我们家族热烈欢迎邀请他前去赴宴。”

    张卓:“???”

    张卓这个时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这些追她的高等级强者并不是来欺负她的而是要给她送温暖,不过,这些人到底为什么会突然前来上门给他送温暖来了?

    张卓猜测有九成的可能性,应该就是在他的掌柜的身上了,因为他已经见过像三皇子那等级别的人物,在程飞的面前也都是以平辈论述。

    所以说如果还出现这种状况的话,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应该是自己的掌柜的,引起了那些人的主意。

    “张卓兄弟我们没有恶意,我们是来拜访你的。”一个个大乘期的高手腆着脸跟一个金丹期的青年称兄道弟,只为了与程飞拉好关系。

    通过昨晚的事情,他们看出一品轩背后用他的能量绝对是巨大的,仅仅是一品轩三个大字,就可以让几个半步王者境界的高手直接仓皇而逃。

    不过这些大势力都是二皇子的势力,他们都想着能够将一品轩拉到二皇子的身边,即便三皇子与一品轩的主人有旧。

    “张卓兄弟!”

    “张卓大哥!”

    “张卓……”

    张卓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天,收礼收到手软,如果是一般情况下他是绝对不会受理的,只不过刚才陈飞给他传音,他能拿的全部拿到手。

    所以说张卓才收礼收到手软,他看着那些远超自己境界的丹药法宝,他非常眼红,但是却能够很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地位,他知道什么该什么不该拿。

    一品轩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打开大门,此刻程飞正在院子里面悠闲的喝茶,在他的面前是三皇子,三皇子通过易容之术已经来到了院子之中。

    程飞也没有藏着掖着,他将昨晚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三皇子听到后震惊不已,同时心底也有些后怕,没想到皇城的水这么深,竟然会出现一个由上界下凡的人。

    不过他对程飞的实力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他现在几乎将所有的希望全部压在了程飞的身上。

    两个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过了一会啊,张卓这才神色欣喜的走了进来。

    张卓将身上所收取到的所有礼物全部交了出来,陈飞过目后,眉头微微一跳,这些人送来的礼物一个个都价值不菲,就是他看了后也都感觉到送来的礼物太过贵重。

    三皇子在一旁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以前两个人都是普通的合作关系,但是到现在变成了三皇子回头变成了仰仗程飞。

    如果程飞一旦反悔的话,那对于三皇子来说可是极为不利的,毕竟就算是程飞辅佐二皇子,只要他能够阻止宰相府的计划,其实倒也非常不能说是一种不好的计划。

    程飞琢磨了半响,他开口笑了笑,似笑非笑的看着三皇子:“三皇子不要担心,既然在下已经决定了要和你们合作,那就不会产生其他的念头,所以说请你放心。”

    然后陈飞看着眼前那么多礼品笑了笑:“更何况还有这么多人免费送礼品上门,我不收白不收。”

    三皇子这才如释重负,“既然这样,那就依靠程兄了。”

    “三皇子真是有雅致啊,今天还和别人在这里闲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