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条河流的一端,有一个木头直接延伸向了河对面。

    这是一座独木桥。

    程飞看着眼前的情况,估计那些人全部都上了这座桥,不知道在桥的对面有什么,或者说在桥的上面有什么凶险。

    这个时候程飞忽然发现了不同之处,在独木桥这头的旁边有一个石头,在这块石头上,用古文写着一行字。

    “虽渡奈何桥,奈何桥不倒,不倒冥族威,上穷碧落下黄泉!”

    程飞将这句话读完之后,王猛忽然道:“看这条河!”

    程飞连忙抬头望去,看到眼前的变化之后,程飞的神色逐渐凝重。

    就在刚才,他还在一直怀疑,在地下的宫殿之中,为什么会有一条河?这条河将会通到哪里?而且这条河极为宽广,河水泛滥而清澈。

    但是此刻,程飞却看到了不一样的情形,眼前的这条小河,肉眼可见的变浑浊起来,而且整条小河上的河水是由血液构成的,程飞逐渐闻到了一股令人作呕的腥味。

    在这条小河上,河面上漂浮着很多的尸骨残骸。

    这些都是一些不同的残骸,而且这些残骸看上去有点像人类的,也有点像妖兽的。

    这些残骸看上去散发出的气息十分强大,如今却成了残骸一般的存在,而且一直在程飞的面前流动,那这条河上该有多少个残骸才能构成这么大的规模河流?

    程飞内心怔怔的想着,来到此地之后,发生的奇异的事情太多了。

    而且还有刚刚的那一段话,似乎是一段诗,但却又有些不同的样子。

    现在接下来就是他们要考虑过桥的时候。

    程飞先是来到了这独木桥上,王猛紧随其后,但是在程飞刚刚上来的时候,就发现身后的王猛不见了。

    “王猛大哥,你在哪?”程飞吆喝了一声。

    但是并没有声音传来,却吸引来了某种来自河水之中的东西。

    一条黄鱼直接飞了上来,张口就要咬程飞。

    程飞冷哼了一声,轻轻一拂袖,一股无形的波动准备将其打飞。

    但是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条黄鱼竟然对他的攻击没有作用,径直朝着他的脚下奔来。

    “咦?”

    程飞皱着眉头,再次给这条黄鱼来了一拳,谁知道这条黄鱼竟然在这一拳下碎成了稀泥,成了一滩烂肉。

    程飞心中一凛,眼前的这条黄鱼变成了烂肉之后并没有死亡,身上还有生命气息,令程飞作呕的是,这些烂肉都是底下那些残骸的尸体所组成的肉,这些烂肉不停的蠕动着。

    就在下一刻,这些战术在程飞的拳头上又重新组成了一条黄鱼,并且对着程飞一口咬下。

    “神魔擎天拳!”

    此刻的程飞已经面色凝重的对待这条黄鱼,一拳将其轰飞,在空中炸成了一滩烂肉。

    程飞没有再做停留,而是直接往前快速走去,他知道这里有禁空阵法,不能够飞行。

    因为在程飞的下面,那条河水之中,还有无数条黄鱼对着他呲牙咧嘴,嘴里喷出的恶心的味道令程飞头皮发麻。

    程飞连忙朝前面加快了速度,他必须要快速到达彼岸,不然的话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东西。

    果不其然,在程飞走了没几步之后,独木桥上就瞬间出现了另一个自己。

    另一个他咆哮着,朝着程飞重来。

    程飞眉头一皱,眼前的另一个他应该是幻境,但是程飞却发现对方也同样有着生命气息,似乎是活生生的一个人一样。

    “神魔擎天拳!”

    “神魔擎天拳!”

    就在程飞打出这一拳的同时,对方也同样打出了这一拳。

    “轰!”

    没有丝毫的奇特之处,对方的实力竟然和他一模一样,两个人退了三五步,有几乎同样的看向了对方,露出无法置信的神色。

    “这怎么可能?如果是幻境的话,对方并没有攻击手段,怎么可能出现另一个一模一样的我?”

    程飞无法相信,忽然他灵机一动,他的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把剑。

    此剑,断肠。

    这边剑可是上品仙级灵宝级别的,他不相信对方会有这个东西。

    但是令他大跌眼睛的一幕再次出现了,对方的程飞手中也出现了一把剑,看上去和他的断肠剑一模一样,散发着的气息也是一模一样。

    两个人就这样打在了一起,就连招式什么的都能够和对方一模一样。

    程飞差点吐血了,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心底的一个召唤。

    “程飞醒来!醒来。醒……”

    时间一点一点的慢慢过去,程飞终于心中一怔,连忙睁开了眼睛,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程飞作势就要朝着前面打去。

    而面前并无一物,依旧是空荡荡的一个木头,在他的脚下,无数的小黄鱼再次凝聚,似乎是感受到了程飞的气息,不停的对着程飞顿牙。

    此刻的程飞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心中庆幸地对回天塔道了一声谢。

    就在刚刚,他陷入到了自己的心魔当中,现实中他才刚刚走了一步,就踏入了他的心魔劫。

    遇到心魔之中的另一个自己,所以所凝聚出的那个心魔和他的实力修为招式一模一样。

    幸亏是由回天塔叫了醒来,不然的话,程飞就有可能堕入到心魔当中。

    程飞此刻已经小心了很多,每走一步,他要都要注意很多东西,严防自己被心魔所打倒。

    在接下来的路程当中,每走一段路,他就会遭到一些其他的陷阱,多亏了程飞眼疾手快,不然的话,他早就死在这奈何桥上了。

    仅仅是第一道关卡,就如此的困难,程飞心里就有些烦躁。

    他既然已经答应了端木红雀,那就会一定来到这里,只不过事情已经偏离了方向,进入秘境之后,他连端木红雀的人都没有见到,更别提帮助他了。

    而且,冥族的鬼牙也给了他十滴精血,他到现在还没有用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接下来的路程中会遇到。

    就在下一刻,他终于下了这个独木桥,来到河的对岸。

    刚刚落下的时候,他心中的警兆大生,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