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众人都关注着眼前的大战。

    这些人分别来自四个不同的星域,除了赤练星域以外,还有残月星域,蛮土星域,大漠星域三个星域,除了残月星域的排名比较高以外,其他三个星域的排名几乎都是不相上下。

    比如说蛮土星域的天骄,虽然说也是虚仙六层的修为,但是他们强大的人并不多。

    还有像大漠星域的天骄,基本上都是虚仙六层的修为,可还是寻常人居多。

    他们光看眼前的方平,仅仅是虚仙五层的修为,看上去就已经气势十足,看上去很是强大了。

    与此同时,就在这一刻,两个人同时动了,只见牛大宝的手中折扇一抖,直接打开,几道利剑直接朝着眼前的方平而去。

    竟然是以扇子做武器,所发出的都是一些气剑,虽说这牛大宝在牛家的名声不显,可能够达到虚仙六层的修为,就已经能够说明他不是弱者。

    然而方平比其更快,瞬间飙出,方平的身子飘忽不定,眨眼间就已经躲过了这些气剑,随后直冲着眼前的牛大宝而去。

    牛大宝冷哼了一声,将扇子摆在自己的身前,随后竟然不停的扇风起来,顿时眼前的方平无所遁形,整个人的身子暴露出来。

    然而就在下一刻,这方平,竟然迎难直上,眼前的扇子所扇的风威力巨大,能够将人吹拂出去,尽管有擂台阵法的阻挡,但是外面的人也是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推力。

    但是方平的身子,反而在这风当中变得极为的轻盈,整个人瞬间来到牛大宝的面前,随后在牛大宝略微有些惊愕的目光下,王萍露出了一口大黄牙。

    他咧嘴一笑,一拳直接打在了牛大宝的脸上,而此刻牛大宝的扇子才堪堪达到,牛大宝的脸直接变形,嘴里的牙齿在这一刻都蹦出了几颗。

    但是牛大宝的扇子也打在了方平的拳头上,方平也是有些吃痛,连忙抽回了他的手,两个人这时暂时退了回去,分别站在擂台的两侧。

    只见牛大宝的脸,肉眼可见的肿。胀了起来,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而方平的虎口也是微微朝下面滴血。

    两个人都是喘着粗气。

    其他所观看的众人一脸震惊,赤练星域的方平难道就这么强吗?一个虚仙五层的存在,竟然能够和虚仙六层的高手战个不相上下,而且看上去还隐隐占一次上风的样子。

    “哈哈哈,你有资格能够成为我的对手,我们再战!”方平的身子在这一刻再次消失,眼前的牛大宝,还想故伎重施,但是在这一刻又有些震惊了。

    “好快!”

    “扇中山河!”看到方平的速度又比之前要快了很多,牛大宝再也不敢隐藏自己的实力,同时口中轻喝了一声。

    与此同时,两个人瞬间消失在原地,就只剩下了一把扇子。

    “快看,他们两个人都在扇子里面!”有眼尖的年轻人说道,众人连忙朝着扇子里面看去,到了他们这个地步,视力已经很强了。

    只见两人来到了一片扇子当中的空间当中,在这个扇子里面对于方平具有天然的压制力,包括反应速度,攻击威力。

    而此刻方平也是化为了一个很高大的巨人,动用了自己的绝招,在扇子里面打来打去,此刻众人虽然说盯着扇子,但是发现扇子里面的画面在此刻已经不动了。

    不得不让这些年轻人熄了继续再察看的心思,估计是牛大宝让他的法宝暂时遮住了两个人战斗的场景,特意不让外界的人看到他们的交手动静,以及他们的底牌。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两个人这才从扇子里面蹦哒了出来,不过现在两个人看上去惨状十分明显,方平浑身浴血,而牛大宝的衣衫早已经成为了破布,身上多道血痕凸显出他遭受到了多大的伤害。

    两个人已经拉开了距离,但是此刻却都没有先动手,就在这个时候牛大宝突然吐出了一口血,倒在了地上。

    “少爷,没事吧少爷!”牛大宝的仆人在此刻直接冲了上来,连忙取出疗伤丹药,往牛大宝的口中塞去,同时作势就要攻击方平。

    程飞正准备出手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句声音,这是管辖决斗场的天仙高手的声音。

    “在决斗场上敢肆意妄为者,杀无赦!”

    在这个声音传出之后,这个仆人终于缩了缩脖子,停下了将要施展出的法术。

    而方平此刻也咧嘴一笑,“你输了,别装了,赶紧去给俺找个婆娘来!”

    正说着,方平也倒了下去,不过显然还能够活动,只是累得有些虚脱而已。

    众人在这一刻纷纷哗然,牛大宝虽然纨绔不假,但是实力绝对很强,在某些情况可以说能够媲美其他星域来此地的天骄了。

    一般来说一个星域也就那么几个底牌,用来提高他们的名次,但是在此刻却是让众人震惊了,方平竟然以虚仙五层的境界,打败了虚仙六层的牛大宝,这纯粹是实力上的压制。

    也有人看出了,方平其实是个体修,但即便如此,方平的实力还是毋庸置疑的。

    程飞来到了擂台上,给方平的口里面也塞了一个丹药,只见眼前的方平,带着一脸幽怨的目光看着程飞。

    “程兄,俺为你已经牺牲了第一次了,你可要好好表示表示。”

    程飞被这幽怨的目光看得一阵恶寒,一脚直接踏在了方平的腰上,而方平此刻还在横躺着,看到程飞踏在了他的腰上,连忙倒吸一口凉气,求饶道:“程兄,我错了!”

    心里却在暗骂道:“程飞你个表砸,怎么也和郭凤琴一样了?”

    “你你,你不是说你是方平吗?那他是谁?”

    这个时候,老仆人指着程飞怒道,主要还是因为程飞竟然欺骗了他们。

    包括牛大宝,此刻也是不敢再装了,连忙睁开了眼睛,怒视着程飞,现在正在等待程飞的下文。

    “咳咳!”程飞轻咳了一声,丝毫也不脸红,随即抱了抱拳,说道:“有什么事情咱们在府上再说吧!这里人多眼杂的也不方便!”

    “算了不必了,等我家少爷养完伤过后,自然会寻上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