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之前的道错了吗?残月为阴,即便能够施展出残月,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就只是简单的将人束缚而已。

    一阴一阳,难道说,我还要需要将残阳施展出来?可是怎么才能够施展出残阳?”程飞的脸上露出了似懂非懂的神色,但其实当他在将刚才的那些话往下口中重复的时候。

    程飞的七窍开始往出流血了,阴阳之道乃是大道,譬如虚仙境界的他,只能够观摩它的雏形而已。

    程飞现在所接触到的则是更深层次的阴阳之道,因此程飞现在才会七窍流血。

    当程飞越陷越深,直到最深处的时候,便会自行兵解,就这么白白的死去。

    所以说现在的程飞极其的危险,要是程飞越陷越深,那可真就出不来了。

    “阴阳之道。”

    “阴阳之道。”

    ……

    程飞的口中不停的喃喃道,就在下一刻,程飞身上的鲜血猛地爆发出,紧跟着收缩。

    “既然我能够施展出残月之道,那也理应有残阳,但是我现在所处的这个地方却是无比的漆黑,又如何能够见到阳光呢?在这里我是无法修炼出的,就只能够出去了。对!出去!”

    程飞的口中轻喝了一声。

    随后眼睛在这一刻猛的睁开,眼睛打量向眼前的漆黑一片的环境,但是程飞在此刻却是神色不可置信的打量着自身。

    就在刚刚的那一小会时间,自己身上的经脉已经断了很多根,而且脸上也已经是血肉模糊,被一层粘膜给覆盖。

    程飞深吸了一口气,没有丝毫犹豫,快速往自己的口中塞丹药。

    但是此刻程飞的眼前却是放光,尽管如此,就在刚刚那一会儿时间,程飞对于阴阳之道的理解更为深刻。

    或许,现在的他残月一出的话,也都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奇怪的状况。

    更何况就是刚刚的那一瞬间时间,他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实力不停的增强,这是仙力的增强。

    只不过是现在需要程飞抓紧时间恢复而已。

    程飞静静的盘膝坐在里面,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程飞身上的气势快来到巅峰的时候。

    外面的那个老头才将程飞给放了下来。

    看着程飞满身是血的模样,这个老头摇了摇头,“给你不是早说了吗?修炼老夫的独门秘籍,老夫就让你走,你非不听,现在你看到了吗?吃了这么多苦头。”

    这个老人虽然说是在摇头叹气,但是他眼中的精光却是微微一闪。

    程飞在这一刻也是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老人的眸子,带着一抹惊恐之色。

    “前辈,小子知错了,你要一个积分是吧?小子给你就是了!”程飞连忙爬起来,身子不停的后退。

    虽然说他在这个钟里面得到了阴阳之道的机缘,但是程飞却对眼前的这个老头产生了恐惧,这个老头也是太会坑人了。

    差点没把他给坑死。

    老人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抹落寞的神色,仿佛是一个久经沧桑的老人一样,老人甩了甩手。

    “走吧,都走吧!”

    老人看上去落寞无比,但是这却并没有骗过程飞,程飞立刻快速的朝着悟道阁的外面飞去,此时此刻,老人并没有拦住他,反而是放任程飞飞走。

    “这小子,有意思有意思!”

    程飞给自己的身上打了个清水诀,将那些血垢全部都清理干净。

    一边飞行,程飞快速的朝着自己的洞府那里要去,凭着自己的记忆,程飞也仅仅只花了不到百息的时间就已经来到了他的洞府门前,可当他来到他的洞府前的时候,却听到了叫骂声。

    “这是我程飞哥哥的洞府,你凭什么打开他的洞府?”

    “呵呵,什么时候可成了你们程飞哥哥的洞府?这个洞府是我的,不然的话我也不可能打开这里。”

    程飞先是听到了小雅的声音,则是听到了刘鹏的声音,程飞的神色一冷,这个刘鹏也太不识好歹了,程飞瞬间加快了速度。

    来到了洞府的前面。

    “你来干什么?”看到程飞之后,刘鹏的心中留下了阴影,他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程飞冷笑着说道:“这是程某的洞府,凭什么程某不能来?”

    “程飞哥哥你来了,这个小子刚才一直就在你的洞府前面转悠,随后竟然将你的洞府打开了,就在他快要进去的时候,是小雅拦住了他!”小雅快速的说道。

    随后她紧跟着跑到程飞的面前。

    程飞亲昵的摸了摸小雅的头,最后看向了刘鹏,眯着眼睛问道:“谁给你的权利打开我的洞府?”

    刘鹏此刻倒是不慌了,他的手中拿出了一个令牌,在程飞的面前晃了晃。

    程飞的神色逐渐沉了下去,在他的纳戒当中,也有一个这样的令牌,而且这个令牌上的数字是1,这就代表着洞府的排名。

    刘鹏的手里为什么会有这个令牌?程飞现在是一头雾水。

    “现在你总该知道了,赶紧将你里面的东西都带走,如果不带走,我就一把火烧了这里面的东西。”刘鹏扬了扬自己手中的令牌,得意洋洋的说道。

    程飞眯着眼睛问道:“你是怎么得到这个令牌的?告诉我,不然的话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

    虽然仅仅是因为一个令牌的事情,但是程飞的心中还是极为的不爽。

    主要是这两天的先是被那个老头欺负,再回到他的洞府前的时候,又出现了这个事情。

    所以程飞直接露出了自己身上的气势,直接将面前刘鹏的气势死死的压制住,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程飞的气势被无缘无故的卸了力。

    “是我让他住在这里的,怎么?你有什么不服?”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随后她的身影出现在程飞的面前。来到了刘鹏的身旁。

    刘鹏脸上直冒冷汗,刚刚的那一刻,他是真的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威胁,恐怕如果他不说的话,程飞就会立刻对他下手。

    但是在镇星城当中是不能够自相残杀的,即便刘鹏对于此事有了解,但他还是害怕程飞会突然暴起出手。

    毕竟他是通过不正当的手段获得洞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