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两个女孩子被吓得不行,唐宝宝伸手摸了摸她们的脑袋:“昨天晚上你们还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吃个饭就这样了。”

    “大叔,人家害怕嘛。”司如轻咬着嘴唇,和大叔滚床单,还要去见大叔的老婆,想想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如果你们不去,那才是有问题呢,所以呢,你们一定要去,还要表现的正常,知道吗?”唐宝宝有自己的想法,怎么说也了解姐姐们,所以这次一定要去的。

    宫施诗和司如一下就沉默了,显得很惊慌。

    “大叔。”宫施诗出声喊道。

    “嗯?”唐宝宝应了一声,现在老婆三个,还有两个小女朋友,这日子越来越荒唐了。

    姐姐们在家里带孩子,自己呢,就在外面和小女朋友玩,真是醉了···

    坏男人的缺点全部集聚一身。

    “明天是周六了。”宫施诗娇声说道。

    “后天是周日了。”司如也补充了一句。

    唐宝宝顿了顿:“周末你们好好休息。”

    宫施诗和司如白了大叔一眼,真不知道大叔当年是怎么追到慕姐她们的,这么笨的吗。

    慕可馨等人都是体会过来的,当年的唐宝宝纯洁无比,结果现在变成一个超级渣男。

    “大叔,周末我们不上课的。”司如娇嗔道,还不明白吗。

    唐宝宝听到这句话,当然是明白了,这是发出交配的信号吗。

    宫施诗郁闷道:“也不知道我们还能不能活着回来,大叔,你要好好陪我们两天,知道吗~”

    “恩,两天应该差不多了,至少死之前爽够了。”

    唐宝宝:“······”

    伸出手在两个小女朋友额头上弹了一下:“你们两个,这脑子里面都是不干净的东西。”

    “大叔,嘤嘤嘤~”

    “嘤嘤嘤~要嘛~”

    两个小女朋友发嗲了,你说能受得了吗,唐宝宝只能勉为其难答应下来,算是给她们福利吧。

    md,自己需要姐姐们给福利,而她们想要本宝宝给福利,这真的难以置信啊。

    渐渐的,唐宝宝跟着前面两辆车上了高速,似乎还挺远的。

    不过对于车局,唐宝宝还是没见过的,感觉应该就是那种富二代的聚会吧,没事飙飙车,把山路给封了,然后漂移玩,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

    一路上,唐宝宝就给两个小女朋友讲荤段子,宫施诗娇笑连连,而司如显得害羞不已,大叔真坏,真会撩妹。

    不过宫施诗和司如打算,给慕姐看好大叔,不能让大叔再有新欢了,到时候连自己都没地位了。

    只要把大叔给吸干了,自然就不会出现别的女人。

    这个想法倒是可以的,唐宝宝只所以犯错,那就是没人榨干,如果榨干了,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姐姐们在这件事失误了。

    没过多久就下了高速,来到一条比较好的山路,老远就可以看见亮光,那应该就是车灯吧!

    还没到那边,就能听见一丝丝狂暴的电音。

    倒是很带感,唐宝宝虽然不喜欢去酒吧,但是不反感电音,听起来还是很带感的。

    随着越来越接近,声音也逐渐变大。

    这里的人还不少啊,一辆改装的房车卸了顶,做了一个dj台,一个女人穿着性感,正在打碟。

    技术还不错,球形也不错。

    下面就时候一群群的年轻男女,疯狂扭动腰肢,周围都是超跑,最低的档次也是奥迪r8这样的车。

    唐宝宝就知道是这个场面,倒是有点像速度与激情的节奏。

    宫施诗和司如也是好奇打量着,她们两个没有接触过,当然充满了好奇感,也说明她们是正经女孩子,很少出去玩的。

    随着巴鹏池踩了一脚地板油,保时捷发出沉闷的轰鸣声,宣告自己的到来,顿时引来一片欢呼声。

    看来这巴鹏池是这里的老大呀,很有号召力。

    像帕加尼这样的超跑,在这里还是没有的,大多数都是法拉利兰博基尼等超跑。

    稀有一点的就是保时捷918,或者是迈凯伦p1了。

    但帕加尼更加的牛皮。

    所以引来很多目光,巴少这是带谁来玩了。

    停好车,唐宝宝打开车门,准备体会一下年轻人的夜生活,想当年自己的夜生活,那就是在家里打游戏,好像除了打游戏也没有其他的了。

    司如和宫施诗下车后,赶紧跑到唐宝宝身后,这样才有点安全感。

    其实以前司如和宫施诗都不是这个样子的,至少不会应该这样的场面而胆怯。

    但现在不同了,有个大叔男朋友,当然希望被保护。

    而男人也有保护女人的*,所以司如和宫施诗都是在满足大叔的保护*。

    这点还真有,唐宝宝现在感觉不错,身为男人就应该保护好自己的女人不受到欺负。

    众人也在打量唐宝宝。

    至于宫施诗和司如,只要是圈里的人都认识,这样的美女怎么可能不认识呢?

    不过很久没看到这两个女孩,竟然变得这么漂亮了,真是匪夷所思啊。

    巴鹏池没有搭理唐宝宝,却找到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说了几句话,而那个男人似乎也很恭敬,一直都在点头。

    唐宝宝很无奈啊,你们这又是何必呢,所做的事情都是在为本宝宝装逼而铺垫。

    等下你们肯定要是掉面子的,想都不要多想。

    真是为你们而感到悲哀啊,千万不要招惹主角,因为会死得很惨。

    “敢不敢玩一场。”巴鹏池走了过来直接询问,甚至只要唐宝宝说一声不,全场就会爆发出嘘声。

    “好啊。”既然来了,唐宝宝当然不会退缩的,不管你们玩什么都行。

    “有种!”巴鹏池冷声笑道,随即去安排了,而后面戴墨镜的男人摊了摊手,好像赢唐宝宝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司如和宫施诗都没说话,她们当然知道,男人在说话的时候,女人要少插嘴,因为这会落了男人的面子。

    但这个时候,宫施诗还是关心道:“大叔,其实可以拒绝的,你对这里的地形不熟悉,而且他们也会耍阴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