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安宁一听花忆朵的话,神经紧绷,拉着花忆朵的手急忙追问。

    花忆朵神秘一笑,“杨姨对你的印象如何或者说,你觉得杨姨对你怎么样”

    “你的意思是”安宁一怔,没明白花忆朵的意思。

    花忆朵并没有直接告诉她,依旧问着那个问题,“你就告诉我,杨姨对你的印象如何,平日里你见到杨姨,你觉得杨姨对你怎么样”

    安宁摆弄着双手,仔细地回想着以往的种种,“小时候的事情我也记不住了,不过自从我妈妈去世之后,杨姨就对我尤其的好。她到美国去的时候,还会刻意到学校去看我”

    “那你觉得她对让你成为她的媳妇有没有意见或者说,她有没有跟你提起过,要找一个怎样的儿媳妇”花忆朵感觉这个时候自己还是挺像一个红娘的嘛,分析起来头头有道

    等等,红娘

    怎么这两个字这么耳熟呢

    花忆朵一拍脑袋,刚刚在来的路上,她不是还取笑过左琛是红郎。

    然后被左琛反取笑说他是红郎,那红郎的妻子就是红娘

    这果然是一报还一报

    看来自己是应了这个魔咒

    花忆朵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安宁等待着她的答案。

    “可有什么不妥”安宁见花忆朵摇头,一颗心都紧了起来。

    花忆朵微笑着摇头,“没有,你好好回想一下,看杨姨有没有跟你提起过她心目中的儿媳是怎样的。”

    “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肯定是没希望了”安宁想到最后,整个人更是颓丧了,看着花忆朵,苦恼着一张脸,“杨姨好像说过,艾叔特别喜欢瑶瑶那样的女孩,而她自己嘛,倒没说过任何要求,我看她对姗姗姐就特别好,应该还是想要一个姗姗姐那样优秀的女孩子做儿媳妇吧”

    “哦杨姨真的是说的,艾叔喜欢瑶瑶那样的女孩做儿媳”对于艾修诚会说出这样的话,花忆朵并不会觉得惊奇,左瑶作为左家独女,其实被教育的很好。

    而且她的家世背景一点也不复杂,一大家人都很和睦。

    反观安宁,她幼年丧母,父亲还是一个流连于花丛中的风流男人。

    艾修诚和杨慈肯定是从来也没有想过要让安宁做自己的儿媳。

    至于杨慈会对安宁好,应该是因为安宁幼年丧母,她心疼安宁罢了。

    这下花忆朵也苦恼了,看来杨慈那边也行不通了。

    艾修诚和杨慈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儿子娶不到媳妇,也不催促他。

    杨慈自然不可能跟何芮一样为了要儿媳妇,帮儿子追媳妇了。

    更何况,还不知道艾擎是不是喜欢安宁呢,这帮儿子追媳妇更是没一辙了

    两个人思来想去也没有办法,最后,依旧陷入了死胡同,再次陷入了一片寂静。

    寂静之中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安宁起身去打开门,见着安轩民和左琛都站在门口。

    安轩民含笑看着安宁,而左琛偏着脑袋探进了半个身子看着花忆朵傻傻的笑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家。爷爷他们等我们吃饭了你和宁宁还有什么要聊的,留到后天再来聊”

    后天是几家人在安家过年,所以左琛有此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