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停靠在沿江新区广场边上的大g中,王珠的病已经好了,她看了一眼身边仍旧蒙着脸的卢明月,幽幽一叹。

    “月月,这沿江新区的人可真不少,到现在为止,咱们这儿已经快有十来万人了吧。”

    “江州地势崎岖,沿江修建的房屋大多都是些高楼大厦,就算是江边的这些商家,大多数在灾变到来的时候也没有出门,所以沿江新区躲过一劫的人很多是很正常的。”

    “可月月,昨晚上靠近咱们这辆车的人可不少啊。”

    “有甄警官他们守着,不会有问题的。”

    “希望吧,不过这附近停靠的车辆已经增加到两千多辆了,咱们现在完全可以回到避难所,你说为什么他们还要留在这里。”

    “第一医院的药品还没有转移完,而且这十多万人的食物,就算是将这附近几条街的食品店和菜市场都给找遍了,也不够他们一天吃的。”

    “那怎么办?”

    “电视塔那边的临江门批发市场有不少食物,不过电视塔后面的几条街道都被丧尸霸占了,现在甄警官正带着人往那边去,应该很快就能打通通道了吧。”

    “电视塔那边,月月你就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她哥就在那条街上班呢,如果有危险的话,他哥会去救她的。”

    “也对,那个家伙就像人形猛兽一样,可偏偏还是什么少林俗家弟子,你说少林十八般兵器样样精通,他为什么就学了一门不属于少林的枪法?”

    “不知道,不过如今这世道,只怕正好适合他这种喜欢舞枪弄棒的人吧。”

    “陈哥,对面,对面有车过来了。”也就在这时,一道人影从江边跑了过来,来人端着枪,兴奋得手舞足蹈。

    “多少车?”

    “不少车呢,不过都打着双闪,应该是来接我们的吧。”

    十几分钟之后,一千多辆车组建的车队缓缓停在了滨江路上,陈聪从大切上走下来,刘佳乐穿着一身迷彩跟在他身侧。

    “老大,咱们这是直接去电视塔吗?”

    “你带一队人照顾一下大明星,我自己过去就行。”陈聪走在前面,身后偌长的车队陆续走下来两千名荷枪实弹的进化者,眼看着山呼海啸一般的人群,他们脸上都露出几分自豪和得意。

    行走在人群之中,他们每走一步,就有人主动推开。

    “老大。”

    “所长。”

    守在大g边上的两个人上前朝着陈聪敬了个礼,两人都是退伍兵,军事素养很高,甄强将这两人留在这里看守车子,显然也是信得过他们。

    “老甄呢?”

    “甄干事带人去清剿电视塔那边的丧尸了,咱们这里聚集了十多万人,粮食有些不够分配。”

    “去了多久?那边情况怎么样?”

    “去了大概七八个小时了吧,半夜就去的,至于情况嘛,暂时不太清楚,不过电视塔那附近似乎被人洗掠过一番,死了不少丧尸。”

    陈聪走到后座上,车窗放下来,露出半张脸和一双狡黠眸子的卢明月来。

    “车里待了一晚,冷么?”

    卢明月抿嘴,双眼微红,只觉得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委屈。

    “高烧退了吧。”陈聪不等她回答,目光便看向王珠。

    “已经退了还得多谢你带我们来第一医院。”王珠嫣然笑道。

    “佳乐,这里交给你了,我说两句话,然后带着人尽快过去支援,这么长时间没消息传回来,老甄那边肯定遇到麻烦了。”

    “好。”刘佳乐持枪背靠着大g站着,便瞧见陈聪一个箭步跃上了一座大厦门前的十几层台阶。

    “各位。”他的声音不大,但此刻他就是这一支两千荷枪实弹进化者的领头羊,人群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他一开口,附近的人们也都停下手上忙活的事情,朝他看来。

    “我是江州1号避难所所长陈聪,这是我的任命。”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纸举在手上,凑得很近的一些人一字一句地读着,陈聪没有理会她们的目光,一只手继续举着纸,目光环视一眼人群,“我们1号避难所在南区,那里已经清理出十公里范围的安全区域,你们可以上车前往避难所暂时安置,我们避难所的后勤部会每天给你们每人发放一日三餐。”

    “哗”,人群一下就沸腾了,越来越多的人站起身来,朝着台阶前聚拢过来。

    陈聪身前,端着枪的两千狩猎队员拦在台阶之前,将这些人们纷纷拦在后面。

    “在你们面前的,是我们1号避难所的两支狩猎队,两千名荷枪实弹的进化者,现在,我会派遣一支小队护送你们回避难所安置,这里的车辆一次性只能带走你们之中的一部分人,剩下的请继续待在原地,日常物品,除了换洗的衣服和床单被套,带不走的食物,我会让外面那些货车给你们拉回来。”

    “我现在就要水和食物,你这里有吗?”也就在这时,人群中响起了一道声音。

    陈聪回眸看去,这是一名胳膊上纹着青龙的平头青年,在他身后,还跟着十几名跃跃欲试的杀马特。

    “我们1号避难所不收不劳而获的人,如果你们忍饥挨饿几天了,实在走不动道,那我现在就可以让人搜寻这附近的物资,给你们每人分发一天的食物。不过能走动道的,还是先去避难所安置。”

    “这不是扯淡吗?我看你们车上也没有装吃的来啊。你拿什么发给大家啊。”

    “对啊,我们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其他企图,把我们骗到南区去。”

    “这附近都没有丧尸了,我们原来就生活在沿江新区,为什么我们不能继续待在这里。”

    陈聪冷冷地看了一眼这一群人,不等他开口,身前的唐子岳寒着脸举着枪口朝天放了一枪。

    “嘭”枪声回荡在众人头顶,四周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都他喵的不想活了是不是,我们所长好心救你们,给你们吃的,别给脸不要脸,不想去避难所的,那都别去了,这城市里的丧尸虽然多,但光我们这里就有荷枪实弹的两千名进化者,你们知道什么是进化者吗?”唐子岳回身一拳打在了一边的花坛上,钢筋水泥构造的花坛直接开裂,那一指宽的缝隙看得之前开口的平头青年一脸冷汗直冒。

    “你们几个,不想去我们避难所,那就留在这里吧。”唐子也说着伸手指了指人群中的十几人,身后直接走出一小队持枪的进化者,不带分说就把这十几人全部带出人群。

    “你们凭什么抓我们。”

    “我们不就是要一口吃的吗?这么横行霸道,还什么避难所呢,我看你们手上的那一份文件就是伪造的。”

    陈聪伸手掏了掏耳朵,从腰间拔出手枪,回身就一枪打在这家伙的大腿上。

    “啊……”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陈聪将枪收回,回眸看向一片死寂的人群。

    “我们1号避难所不是一言堂,也是上面认可的收容所,安全区,为了妥善安置你们,我手底下的狩猎队很多人每天只睡几个小时,现在是灾变第四天,我不希望你们耽搁大家活命的时间,因为他们还要带着人去搜寻你们日常所需的食物。现在,再有挑拨离间,故意生事的人,就地处决。”

    “是。”两千人齐声高喝,同时拉动枪栓的场面也是十分震撼,顿时就把四周聚拢过来的人群给吓得不轻。

    “现在,滨江路上停靠的车辆,空着的座位你们都可以坐上去,不准争抢,愿意离开的,在滨江路边上排队。”

    “胖子,你的小队留下。”

    陈聪伸手揽走唐子岳的肩膀,“老黑跟我去见见世面,说不准我还能给你捞件魂兵。”

    “你可拉倒吧。”唐子岳翻了个白眼,朝着大g反向努了努嘴,“她们怎么办?”

    “让他们跟着胖子回去吧,沿江新区这一批人比我们避难所的人多几倍,回去之后我会让赵无恤立即给他们登记造册。”

    “食物怎么办?”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一辆牧马人边上。

    “来的时候我交代过胖子,让五百人带队送这些人分批回去,他让剩下的人召集人群中的男人,带他们去附近的食品店搜一搜物资。”

    “我觉得老甄可能已经想到了这个问题,电视塔距离咱们江州最大的批发市场可只有几公里,你说他们现在打到哪儿了。”

    “不知道,不过电视塔他们应该还没清理,我先去电视塔瞧瞧,你带着人先赶过去支援。”

    “行。”

    十几分钟后,陈聪开着牧马人来到了几十米高的电视塔留下,一根针状的塔尖冲天而起,上面球形的建筑物外面挂了一圈喇叭,上个世纪*十年代的建筑物,饱经沧桑的苔藓便是这座电视塔久经岁月的痕迹。

    “如果时间对的话,你应该还在电视塔内吧。”陈聪想到那道倩影,心中有些火热。

    前世他唯一近距离接触过的十二仙姬之一,她的名字叫做许倾城,江州第一播音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