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一遍

    孙思妙不认为自己是个傻帽。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你让我说,我就说呀”

    伸手要打掉下巴上的大手,去没有打掉。

    “孙思妙,你是不是把我的纵容当成了好脾气”

    难道不是

    贺逸霆说完,就猛的低下去头,对着孙思妙的脖子咬了一口。

    嘶

    孙思妙从来没有感觉那么灼热,脖子那块皮肤都快烫掉了。

    后来都疼麻木了,孙思妙就一直保持僵硬的姿势。

    “咬人的感觉不错”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感觉这句话话里有话。

    贺逸霆离开孙思妙的脖子后,孙思妙就要按住伤口,却被贺逸霆握住手腕制止。

    他从裤兜里拿出一块方格子手帕按在伤口上。

    好半天才拿下来,孙思妙清晰的看到手帕上那八个血点。

    整个人终于再次启动

    “贺逸霆,你个仙人板板,我要弄死你”

    这尖叫。

    贺逸霆及时捂住自己的耳朵,果然还是如此。

    快速逃离现场

    “这才那到哪”

    摸着脖子上的项链,贺逸霆冲到了书房门口

    “记得上药,不过应该会留疤”

    这个狗东西

    孙思妙气的跳脚。

    贺逸霆却早就溜了。

    老管家听见动静进来,就看到孙思妙对着镜子歪着脑袋看自己的脖子。

    “大小姐,这脖子是怎么回事”

    血迹已经被擦掉,可是血窟窿却没有消失。

    正好看到那牙印,老管家轻咳一声,这两个孩子还真的是不讲究。

    “被狗咬了,疯狗,安排车,我要去医院打狂犬疫苗”

    老管家从来没有听过这个东西,疑惑的问

    “什么是狂犬疫苗”

    孙思妙才想起来这个时候狂犬疫苗还没有出来,最早发明出来疫苗的是一个法国人,还是在八二年的时候,她总不能够穿越时间去未来打。

    “没什么,我乱说的,找个医药箱给我,我消一下毒”

    没办法,只好自己处理。

    这下老管家听懂了,他去拿来医药箱,才把贺逸霆已经离开的事情告诉孙思妙

    “嗯嗯,这个我知道了,下次他再来,直接把他打出去”

    狗东西,竟然敢咬自己。

    孙思妙安全忘记自己曾经最喜欢的就是咬贺逸霆。

    如今不过是一报还一报而已,可是她是女孩子,她不会想那么多。

    老管家笑着答应,这两个孩子看着感情不错,不过是生气了,过不两天就好了。

    老管家一辈子都是在伺候人,看人特别准。

    又加上一辈子没有结婚生子,把自己的一辈子都贡献给了这个公馆。

    “好的”

    最喜欢老管家这种懂事的人。

    用块纱布包住脖子,孙思妙才跟老管家继续聊一下公馆的事情

    “是不是还有什么你没有告诉我这些资料看着骇人,可是没有啥真正让人忌讳的东西”

    老管家一点不意外孙思妙会看出来,他给孙思妙倒了一杯花茶,这才继续说

    “确实,刚才是因为贺先生也在,我不便把所有的资料拿出来,不过是拿出来一小部分而已”

    她就知道。

    随后在老管家的讲述中,孙思妙才明白这家公馆的真正神秘之处。

    这里不单单是个对外营业的私人公馆,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收集各国间谍活动的主要点。

    这么高大上,差点让孙思妙没有挺住。

    还有这种操作

    怨不得公馆会那么神秘,会被那么多人盯上。

    “这次的暗杀也是因为我成为了公馆的主人”

    孙思妙直接问道

    老管家点点头

    “公馆并不是团结一块的,老主人离世后,你的奶奶接手,可是当时你奶奶明确表示,她不参与经营,只要红利就好”

    所以马大兰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这么多年,你奶奶很少过来,更没有挪动过一次红利,所以没有人会注意到你奶奶”

    哦

    感情是钱出了问题。

    怎么说呢

    奶奶手里的红利绝对很可观。

    “除了管家,还有谁在一起管理这里”

    老管家给出一个名字,而那个人现在并不在公馆。

    得了

    知道是怎么回事,也知道谁搞的鬼后。

    孙思妙直接说道

    “我跟我奶奶的要求一样,不参与你们的任何活动,除了固定的红利打进之前奶奶的户头,就是每个月给我一百块生活费。”

    感情她还是个穷人。

    空有一座宝山,却用不了。

    老管家错愕的看着孙思妙,怎么是这个样子

    难道不是想立马报复回来然后坐稳这个主人吗

    之所以不会对孙思妙怀疑,除了知道孙思妙所有的能力外,还是因为这座公馆的建造人当初也不比孙思妙大,同样是个少年模样掌控全局。

    “大小姐,我老了撑不了几年”

    老管家是真的感觉一日不如一日,他不想继续支撑下去。

    “管家,相信我,你至少还能够活个几十年不在话下”

    “叛徒您老清理,我还是个学生,天天学业都快吃不消,不能够被分心”

    好有道理。

    虽然被人说长命百岁是件开心的事情,可是老管家不想继续下去。

    “大小姐”

    老管家还想说,却被孙思妙给打断

    “老管家,相信我,我从来不唬人,就算是你真的生病了,我也可以把你救回来”

    自己的医术即便重生回来用的少,那也不会丢掉,毕竟是刻进灵魂的东西。

    苦命的老管家就眼睁睁的看着大小姐跟一阵风般消失在视野中。

    这可如何是好

    大小姐怎么可以撂挑子

    好不容易他找到合适的接手人。

    出了公馆,孙思妙就上了电车,立马离开这里。

    真的怕老管家追过来。

    没有回学校,直接去了医院,看看小甜甜如何了。

    到了医院还没有看到小甜甜,就被人给抱住。

    孙思妙都没有来得及回击,就闻到了熟悉的气息。

    “吓死小爷了,我不过是离开你一天吗怎么就差点出事情”

    钱少卿的声音里充满了庆幸。

    让孙思妙本来想骂娘的心给打散

    “怎么会,我这么厉害,你有事我都不会有”

    “话说,你怎么在这里没有回部队吗”

    钱少卿这才松开孙思妙

    “我本来要回去的,不过听说你出事了,我就管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