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任务期间临时开启的私兵商品,不像以前的商品那样寥寥几项,而是好几页数百项的商品。.『.co

    商品多了自然是好,可以随意挑选,但只要看看第一页的商品就知道有多么坑了。

    【当前世界最强战兵班,全副装备(临时私兵,存在10天,十分之一折扣后为1000点数)。】

    【当前世界最强战兵排,全副装备(临时私兵,存在10天,十分之一折扣后为10000点数)。】

    【当前世界最强战兵连,全副装备(临时私兵,存在10天,十分之一折扣后为100000点数)。】

    以此类推,连过了是营、团、旅、师、军、集团军、方面军,价格也一样,升一级翻十倍。

    陈浩然看到方面军那里,1后面的零都数不过来。

    这么贵,谁用得起啊!这是只能使用10天的价格啊!而且还他喵的只要十分之一的价格,要是换成完整版,最便宜的岂不得一万点数?!

    陈浩然心里狂吐槽,老子点数多闲着没事干才买这些私兵来玩呢!

    估计这所谓最强战兵也不够自己一拳打!不见是当前世界最强战兵吗?又不是当前世界最强武者。

    战兵再牛能牛到什么地方去啊,都还是普通人呢!

    所以白痴才会花珍贵的点数来买这些私兵的!

    明白这点后,陈浩然自然是骂骂咧咧的翻着私兵页面。

    后面几页的内容很简单,不过就是把世界最强战兵,换成现世各个国家的精锐部队,比如什么阿尔法啊、什么绿贝帽啊,什么战斧、什么战狼之类的。

    然后越到后面,这私兵的质量就越差,存在时间也越短,当然,价钱也越便宜。

    翻到最后一页,最便宜的是【黑非大陆部落兵班,全副武装(临时私兵,存在1小时,十分之一折扣后为1点数。】

    对这个最便宜的私兵,就算只需要1点数,陈浩然也不愿意浪费。

    开玩笑,一看那打头描述的字句,这种价值1点数,只能存在1小时的兵班,陈浩然敢相信,自己动都不用动,一个意念就能嫩死这些垃圾兵。

    “系统,你这给的奖励好垃圾啊!有用的私兵价格昂贵到不可思议,没用的私兵又完全是浪费点数。你是不是想通过这样的办法坑我点数啊!”陈浩然气氛的指责系统。

    系统回了句:【系统是万能辅佐系统,一切以为宿主服务为主。】这种场面话,就不论被怎么喝骂指责都不在出声了。

    没奈何的陈浩然,自然只好再次启动车子驶向市区。这私兵的事直接被他抛之脑后,管他完成任务后奖励不奖励,反正老子没有多余的点数购买这些垃圾兵。

    一路开车,陈浩然也一路思索着这个雨哥没有说出名字的催眠师。

    他觉得这个催眠师的名号是拿来吹给普通人听的,真实情况那个来搞事的家伙应该是个精神少师以上的存在。

    也就只有这种实力的人,才能在那正义联盟中被悬赏3000万金元。

    这个正义联盟和黑网一样,都属于网络世界中神秘的网站。不过黑网是满足人类邪恶欲|望的,而正义联盟则是为复仇者准备的。

    一样是盗窃、抢劫、杀人绑架,一样是悬赏,但黑网是只要有钱就干,管你什么正义邪恶。而正义联盟却会仔细调查悬赏目标的善恶。善就不接,恶就接,可以说完全和黑网是两对头。

    那个催眠师既然能够被正义联盟悬赏了3000万金元,都还能活蹦乱跳,居然还敢跑到夏国来搞事,说明这货不但实力强大,也同样傲气十足。

    毕竟两个网站的悬赏,都被无数想要赚钱的人死死盯着,悬赏这么久还没事,不是被悬赏者自身实力强大,就是所在势力强大,无人敢惹。

    要是换做之前,陈浩然对这个明显是精神系少师级别以上的人很是忐忑,但在晋升二阶精神系后,并且掌握《念动力》,而且还让自己火系属性变成10源以上,陈浩然的底气十足啊!

    所以他才想都不想就直接朝着绿湖大酒店杀过去,心头也极度满意自己赢了沈青云赚到这么多点数,并且还让自己购买到商品后才遇到这样的事情。

    不然这次恐怕还真有些悬乎呢。

    嗯,就是不知道下次再遇到沈青云,这个已经怼惯了他的系统又会给出什么样的任务来呢?

    陈浩然开着车进了市里,才发现治安问题给市里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只要看看大白天的,街上居然没几个行人,商铺店面齐刷刷的拉着闸门,原本拥挤的路边临时车位也空荡荡的。

    而道路上的车子也是来去匆匆,一下子把城市显得空旷了起来,就跟放年假时城里人全都跑回农村后的场景一样。

    陈浩然也明白,不赶紧把那个催眠师给解决掉,这市里肯定会变得越来越冷清。

    到时自家聂叔可是再有关系、资历再深、功劳再大,那也是顶不住的。必须引咎辞职,甚至还会当替罪羊,用来解决上头领导和下面群众的愤怒。

    自家聂叔的困境从李叔的语气中就已经感受得到了,再看到这城里的情况,哪儿还不清晰明了啊。

    不过没关系,只需要把那个催眠师给解决了,那么自家聂叔的困境就自然会消失。

    嗯,或许可以让聂叔捞取一份功劳呢。毕竟自己还小,老爹又是市府的后勤处科长,得到这种治安功劳没用,还是聂叔这警察一哥得这功劳最好了。

    想着这,陈浩然把车子停在路边临时停车位,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然后手机直接死机了。

    等了好一会儿,手机才恢复过来,看看微信的信息标示,居然是省略号,这有多少信息啊!

    点击进去看看,一票好友申请,都是自己的初中同学。

    不去理会,也懒得看那初中同学群的内容了。

    因为这显然是国防班的消息扩散出去了,不然自己这些同学才不会发微信加自己好友呢,毕竟因为和聂雨璇青梅竹马的关系,自己可是小学开始就被同学们故意忽视,搞得自己在学校都习惯当小透明了。

    看看自己家人的微信,没有一条。也正常哈,毕竟当初入学的时候,教官特意给了一个小时让自己这些学员通知家里,家里人可是都知道自己会收起手机进行封闭训练到9月底的情况,所以不可能给自己发微信的。

    然后就是信息最多的聂雨璇微信了,一打开,足足上千条,几乎是每天都会发个数十条信息的样子。

    拉到最前面去看,是自己入学打电话通知大家后,关掉手机后发来的微信,一开始还只是加油,叮嘱自己努力这些微信。

    然后就是询问国防班的训练如何,有没有小美女这些微信。

    再然后就是她带着二哈到处晃悠的自拍照和闲话。

    最后大段内容则是一个人呆在家里和二哈玩耍,或者拉小提琴的自拍照以及因为治安不好,被爸妈限制出门的唠叨话。

    看着这些隐约显示出聂雨璇寂寞心情的微信,陈浩然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