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陈浩然自己心底的这些话就没必要和雨哥这个神神道道,谁都可以做生意,处于绝对中立的家伙说啦。『→お℃..co

    “哎呀,小哥,这个威武的黑曜骑士的称号,早不知道多少年前就被注册了。你还是换一个吧,最好生僻一点的,就跟在大型网站注册一样,账号名得生僻,最好是用西方古典的诸神语。别出现那些乱七八糟的符合,正义联盟的审核人员是老古董呢,乱来可绝对无法通过。”雨哥说道。

    陈浩然呆滞的挠挠头,西方古典的诸神语?知道这个语种,但他不会说啊!而且自己对取名最无奈的啦!还有现在聂叔也快来了,时间紧迫,所以他只好说道:“雨哥你帮我取名吧,随便取什么都行,顺口好记一点的就好了。”

    “呼,这样最好,不用浪费时间,放心,一定帮你取个顺口的称呼。”雨哥大包大揽的说:“对了,那张卡里扣掉手续费还有一亿五千三百二十六万金元,加上催眠师的3000万金元,你一共有一亿八千万三千二百六十万金元,转到你哪张卡去?或者帮你办张可以全球通用的银行卡?”

    “办张全球通用的银行卡。对了,雨哥,你扣掉一亿夏国币,我要昆比的详细情报,更要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同时还得劳烦雨哥帮我弄到可以前往昆比所在地的通行证和机票。”

    “还有,还得劳烦雨哥把这催眠师的资料发到我聂叔手机上去,免得我聂叔没法证明这家伙就是扰乱槎城治安的祸首。需要多少费用,你直接在那笔钱里扣吧。”陈浩然指着地上的尸体说道。

    “想不到你小子这么仗义。好的,没问题,可以全部帮你搞定,等下就把昆比的情报发到你手机去。至于通行证和机票什么的,你现在就可以前往你那边的省府机场,打了给我个电话,我派人把这些证件和银行卡支票簿什么的都送过去。”雨哥很是直接的点头答应,对他来说,这些都不是事。

    “那好,我这就前往省府机场。”陈浩然点点头切掉了通讯。

    看看地上的尸体,再看看闹了这么久居然没有一个客人或服务员出来张望的楼层。

    陈浩然不由得叹口气,看看这催眠师把槎城祸乱的。

    不过现在这货挂掉了,相信槎城很快就能恢复成原来平静的状态了。

    “你们先找地方躲起来吧。”陈浩然冲着那六个因为催眠师死亡而恢复活蹦乱跳状态的土著说道。

    这种临时私兵好处就是时间到了就会自动消失,坏处就是每次使用都得花点数。不像正规私兵,花一笔点数能永久使用。

    但这种永久私兵麻烦的地方也很多啊,得准备他们的驻地,得准备他们的吃食,得准备他们他们执行任务的前进路线和完成任务后的撤退路线。

    反正就是两者都有好处和坏处,要是点数多的话,陈浩然情愿一直使用临时私兵。毕竟用完不理会就行了,他们会自己消失掉,省了多少事啊!

    唯一的缺点就是每次都得花费点数,点数少的时候真的用不起。

    随着陈浩然的命令下达,这六个土著自然蹦跳着跑向楼梯间,而且陈浩然还隐约听到下面楼层的打击乐消失了,显然那六人也跟着离去。

    也懒得探究他们时间到了会怎么消失,陈浩然自顾自的乘坐电梯离去,这楼层就剩下那个金发中年死不瞑目的尸体摆在这儿。

    陈浩然之所以如此淡然的离去,那是因为他根本就没碰触过那个金发中年的身体和他的物品,全都是通过私兵的手来完成的。

    至于警方想要对比到土著的指模?做梦去吧,警察指纹库里绝对不可能有土著指纹的。

    大摇大摆的走出大堂,回到自己车上点火呼油朝着最近的高速入口驶去,途中和一票消无声息而又快速驶来的警车察身而过。

    陈浩然瞄到了当头那辆警车后座正低头看着手机的聂叔,咧嘴笑了笑,加速驶远。

    ……

    警车内的聂龙镇,看完了莫名出现的短信资料,看到了那个金发中年的犯罪记录,不由得心头一松。有这份资料,起码就可以向上头证明不是槎城警察无作为,而是敌人太过诡异。

    脸上微微带着笑容的他,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那只能看到个屁|股的威武军车,忍不住有些猜疑那辆恰好出现的军车是不是就是陈浩然这家伙。

    不过,他压住了拨打陈浩然电话的冲动,现在还是带队去抓捕那个催眠师才是正理。

    *****

    解决掉那催眠师,陈浩然可是舒爽得很,不但让自家故乡恢复平静,也保住了聂叔的位置,同样,原本缺钱的自己又再次捞到了一大笔的现钱。

    这一亿八千多万的金元,换成夏国币将有12亿6千万元,都可以直接从雨哥那边买到兽植兵的消息了。

    不过这兽植兵的任务是150天,干掉昆比的任务是30天,当然得先紧着完成这个任务,先把聂家的祸根给解决了,这样自己才能真正安心的忙碌自己事情。

    所以这钱还不能动,谁知道去干掉那个昆比的时有没有需要花大价钱的时候呢。比如买热武器来装备那只需1点数的部落兵啊!

    原来自己准备闭关苦炼10天丹药来赚10亿夏国币的想法,却因随便解决掉个催眠师而告破。

    不但帮到自己故乡也帮到自家亲朋,还能轻松得到12亿夏国币,这真是一举多得划算得很的生意啊!

    自己要不要一有机会就去完成正义联盟的悬赏呢?那样不但不会违背自己的理念,还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还可以赚来赏金,一样是一举多得的好事情啊!

    不过这个显然得找机会才行,单单查看悬赏表格,现在就没办法做到。

    想着这些的陈浩然才上高速的时候,雨哥就把情报发到手机来了,搞得他只好找个休息区停下仔细查看昆比的情报。

    这一看,陈浩然不由得眨巴了下眼睛。

    这个昆比不愧是大毒枭,不但在棉甸、安泰、劳沃三国交汇的热点地区拥有一块好大的罂粟种植地,还拥有上万人的私兵,难怪敢花1亿金元去黑网悬赏聂雨漩。

    至于棉甸、安泰、劳沃?嗯,怎么说呢,棉甸和安泰这两国可谓是东方这边的热点地区,棉甸那边是军阀割据,时不时会互殴一番。

    而安泰则是文官政府和军官政府轮流争夺统治权,一个大选文官上位,治理得不好或触犯军队权益了,军队叛变,军政府上台。等军政府发现搞不定治国,立刻宣布归还权力,全国大选。

    就这么来来回回的折腾,安泰国自建国起到现在已经这么折腾了几十年都没折腾累。

    至于劳沃,那是个全是山区的穷逼国家,不过紧跟夏国,使得政权是三国中最稳固的,可也因为如此,被周边小伙伴鄙视不带他玩,搞得有些自闭的样子。毕竟夏国注意影响,没法全力帮助。

    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缘故加历史遗患,使得三国对他们三国交接之地的,一块庞大得有二十万平方公里的山区,根本就无法形成有效统治,直接让这么一大块的土地,变成了形形色色各类武装的割据之地。

    陈浩然有些高兴的是,自己并不需要跑到那鬼山区去找人,因为那个昆比现在正在安泰的首都潇洒着,只需要自己下机,找到昆比,干掉他,这聂家祸根就算是解决了!

    不过雨哥为了预防那昆比突然跑回自家老巢去,还在情报中准备了昆比地盘的详细电子地图。

    别看棉甸和安泰两国自身这么混乱,但他们也有一个明面上的中央政府,也是国际公认的两个合法国家。但每一届的中央政府,一上台就会以国家的各种资源作抵押从国际银行那边大肆贷款。至于怎么还?下届政府的事。

    而这,相信也是内乱不息的原因之一,谁不想要借着在台上的时候捞一笔啊,所以自然就会轮流上台了。至于被卖掉拿不回来的权益?那关自己啥事啊!

    这种愿意舍弃自身权益来换钱的政府,自然得到国际资本的青睐。

    而有了国际资本青睐,自然底气足足的,这也是周边国家没对这两个内乱国家发起入侵行为的缘故。

    人家内乱是人家的事,怎么乱都还在一个国家的名义下,你外人敢插手,是想我血本无归吗?别怪放贷的国际资本出手扁你哦。

    而昆比之所以可以在安泰首都潇洒,那是因为,他的地盘名义上属于棉甸国土,而他又用其他身份在安泰那边投资了一个港口。

    看着这情报,陈浩然不由得皱了下眉头,要是没在安泰首都逮到这家伙,那要么去老巢找他,要么在这港口堵他。

    老巢找他还无所谓,可港口这边就很困难了。

    不是说找不到,有雨哥情报怎么可能找不到?

    而是人家一出海,后面追过去那时间就不知道要浪费多少了,自己可是只有三十天的时间呢!

    凭借现在陈浩然的能力,看了一遍情报后,就自然记得牢牢的了。昆比的模样习性,以及他亲信的模样和能力,陈浩然全都记住了。

    甚至连一眼带过的昆比地盘,以及棉甸、安泰、劳沃这三国的信息,都给一下子记住了。

    现在甚至可以说,陈浩然对这三国和那个2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的了解,不比这些地方的本地人少。

    谁让雨哥那么牛牛呢,但凡和昆比有关的情报都给带了一笔,而这一笔却又是那么详细。

    正要关掉手机的他,突然想起什么咦的一声停下动作,翻到地图那里,扩大地图来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