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然召见了那几个温莱推荐的人才,其实也说不上什么大才,也就是年轻时曾当过兵,曾跑去做生意的普通人,但却也比困守本地的人多了一份见识。

    陈浩然自然毫不犹疑的把他们编入弄瓦都镇的镇政府,也不管他们能不能做到,反正是一人负责一摊子,而当前最主要的任务自然就是协助温莱去外面采购物资招揽工程队的工作。至于基建的勘察?工程队自然会先派人来勘察的。

    职位任命好了,钱给了,任务也布置了,温莱这些人自然开始忙碌起来,看着这些从茶馆离开的人,那精神气都不同了,给人感觉像是年轻了二十岁以上。

    而原来那个小心翼翼,一开始恨不得捂住耳朵当自己聋掉的茶馆老板,听到后面,捂着耳朵的手也放下,眼神里也多了一份光彩。送陈浩然离去时,那恭敬的神色也显得发自内心了。

    陈浩然没去在意这些,钱丢给人了,任务也布置下去后,自己拍拍屁|股回到了军营,然后才掏出手机拨打给雨哥:“雨哥,我有个事哈,我不是占了弄瓦都镇嘛?下面的人建议我去棉甸的民族事务部签个到领份军衔,可我又怕被棉甸的身份限制住,让我在这混乱之地不好发挥,毕竟这混乱之地明面上是三国的国土啊!我拿了棉甸那边的身份,就不好跑去安泰和劳沃了吧。”

    “嘿,你野心真大,真的想要暗地里掌控整个混乱之地啊。没事,你这事很好解决的,只需要在三国那边都有个身份就行了。”雨哥一下子就判断出陈浩然的真实想法,但依旧很是随意的说。

    “三国都有个身份?这事可以这样做?”陈浩然有些呆滞。

    “嗨,又不是你才有这个想法,以前混乱之地无数崛起的军阀都有这个想法,哪一个不是用不同身份在三国挂职的啊!只是他们都失败而已。还有哦,三国那边针对混乱之地的收编军阀档案,可是和他们自身的军官档案完全分开来的。比如棉甸那边,都是民政事务部管的而不是军部管,其他两个国家也差不多如此。”

    “这说明什么?说明其实人家也没真的认为你们就是他们的军官了,只是做个面子大家好看而已。而且因为混乱之地的军阀们几乎是年年月月的更换不休,那三国档案处的资料都不知道多少年没做整理了,反正有新人来申请,就填个表丢进去,这新人挂了,也不会去找出来注销的。”

    “简单一句话,这事你给我300万金元,我帮你搞得妥当,绝对给你弄来三国认可的身份,而且还是那种有年份和传承有序的身份。”雨哥大咧咧的保证。

    “嘿,这倒省事,我这就打钱给你。”陈浩然一听只需要300万金元就能搞定这个问题,自然二话不说付钱啦。

    没几天,大票大票的车辆轰鸣着从野地尽头冒出来的冲到弄瓦都镇这边,一开始还以为是去外面采购建筑材料的温莱等人,结果却是雨哥派人送来的一个团的军械装备和后勤物资。

    陈浩然也不奇怪这么多显眼的玩意如何通过一路上的野狼地盘,带领部众把物资携下来。属于团级标配的装甲车运输车留下,剩下的空车卸货后也不停留,掉头轰鸣着离去。

    物资增加,中尉自然停下日常训练,带着兵丁开始扩建营地,模块化的建筑材料,让这个基地飞速的扩大,不用几天功夫就完成了,然后武器入库、车辆入库、物资入库,一切都被搞得妥妥当当。

    在边上当个甩手老板,一直看着这变化的陈浩然忍不住把中尉叫过来询问,这才知道,相比于带兵打仗,掌握后勤才是他最大的特长。

    也这,才让陈浩然知道系统的军衔居然还附带隐藏特长的!但这玩意太贵了,真不敢去刷特长呢!反正现在他连上尉军衔都买不起,就中尉这么颗独苗的用着吧。

    嗯,一个团的物资到来后,陈浩然后来买来的那一个连的绿衣竹帽兵,终于可以换装为艾米丽现役大兵的装备了。

    还别说,换装后,带着护卫出街,那感觉又比以前威风许多倍呢。

    再然后,几辆老掉牙的货车,一摇三摆的慢吞吞沿着镇子连接外面的泥路驶进来,温莱这几个临时官员终于把建筑材料买回来了。

    只是想要展示功劳的温莱几人,看着那隔几天不见就扩大了数倍的军事基地,再看看边上的破旧镇子,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话好。

    但也明白,他们的功劳没什么好展示的,不见土司少爷只要乐意,居然就能短短几天扩张基地数倍吗?同样土司少爷乐意的话,那镇子也肯定能够短短几天就焕然一新的。毕竟修建基地的材料绝对比修建镇子的材料要复杂得多!

    “别沮丧!这是大人的计划,特意让我们立功呢!所以赶紧的组织镇子的人手来卸货!每个人都给工钱!”温莱不愧是这些临时官员的推荐人,早就不动声色的建立了自己大哥的地位。

    所以他一发话,那几个临时官员也清醒过来,立刻招呼司机的招呼司机,跑去镇子里招揽搬运工的招揽搬运工,同样还有忙着去准备吃食,准备堆放地的,反正大家都忙碌起来。至于温莱,当然是向陈浩然禀报采购过程了。

    已经无聊到牵着二哈满地界晃悠的陈浩然,一见温莱回来了,自然兴致勃勃的开始参与镇子重建的工作去了。

    在陈浩然忙碌的时候,数千里之外的夏国首都-国防部地界的某处房间内,那个曾和陈浩然总教官张军通过视频电话的中将,此刻正虎踞文案前批阅着文件。

    正静悄悄的时候,突然一阵嗡鸣声响起,中将随意按了一下桌子侧边的按钮,他正前方自然垂下一块轻薄的显示屏,上面一个中年上校一个立正说道:“首长好!”

    “嗯,情报汇总了?”中将放下文件,靠在椅子上看着屏幕的问道。

    “是,情报已经汇总,全国所有国防班共有1763名黑绶带,他们的资料已经全部落了档案,都会对他们的言行举止进行长期的记录。”

    “才1763名黑绶带啊,少了点,不过也没事,这是第一届呢,后续几届下来,这人数总能增加的。”中将自语一样的嘀咕一阵,然后对中年上校说道:“在培育他们能力的同时,别忘了培育他们对国家的向心力。”

    “是的,每个班都有专门的心理专家、行为分析专家、情绪分析专家盯着,黑绶带的特别传授班更是如此,一旦发现有变化,立刻会调集人手加以干涉。”上校干巴巴的禀报。

    “要注意方式方法,他们还都是青少年,既脆弱又敏|感,不过我相信你们,能够与时俱进的带好他们。”中将点点头说。

    “请首长放心!”上校立刻做了保证。

    中将突然想起什么的随口说道:“东省槎城的陈浩然,你们对他的分析如何?”

    上校低头调阅资料,神色显然愕然了一下,然后一边把陈浩然的资料在屏幕上显示出来,一边说道:“这个16岁少年,跳脱、喜欢自由、而且拥有神秘的关系网,并且能力非凡,不但战力达到武者巅峰的地步,还具备控火能力,虽然没直白的表现出来,可却也没有遮遮掩掩,推测是他并不怕人知道身具异能,不说出来只是为了不进黑绶带训练班,因为他现在和槎城的总教官达成协议,只要期末考核回来参加,平时可以随意行动。而根据他的立功表现,以及家庭情况,还有他的言行举止,这是一个极度认可祖国,三观正确的少年。”

    中将满意的点点头,不愧自己给张军撑腰允许这个小家伙自由自在的成长呢,看看,才出国防班就已经立下三等功、二等功、一等功各一份了,其他的孩子哪儿能够做到啊!哼哼,看看那些老家伙还能说啥!

    但他也不由得叹口气,那个陈浩然也幸亏是第一届国防班的学员,对这个摸着石头过河的过河卒子,国家的宽容度非常的高,甚至只要你心是这边的,只要你有能力,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不在意。

    换做其他地方或者其他时期,陈浩然这种无纪律,隐藏秘密,勾|引外人的表现,早就抓起来严厉审讯,死命探究他是如何得到哪些准确消息,而又是如何得到外人帮助的。

    哪儿像现在,你做什么,只要不违背国内法律,那么不搭理,你立功了,给奖励,你犯错了给处罚。至于怎么做的?不去过问。

    要是以前也能如此宽容对待,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才可以出头呢。

    哎,其实这只是妄想而已,国家就算开始转变,但不也只拿国防班这么一小撮孩子来试验,其他的还不是得按照原来的规矩,并且还比以前更加严格要求了。

    上校看到中将沉默不已,不由得迟疑一下,然后才说道:“首长,情报部门那边递过来的新情报,陈浩然非法离境跑到混乱之地,然后,然后去经营弄瓦都镇,建起了可以容纳一个团的基地,招揽了一个营的军队,有着一个艾米丽团的装备。”

    说着把卫星拍摄的图片给展露出来,赫然是陈浩然修建好基地的卫星图片,可以看到弄瓦都镇和那基地的差距是多么巨大。

    再然后几张照片,是陈浩然骑着马抵达弄瓦都镇的一瞬,还有他带着绿衣竹帽护卫上街晃悠的一瞬,还有他牵着二哈带着一队艾米丽军备护卫晃悠的一瞬,有他看着工人开始修路的一瞬。

    这一切都表示,陈浩然的一举一动都落到了情报部门的眼中。

    不过其实这才是正常的,想想,一个身具强大战力,背后秘密大把,而且还属于官方成员身份,还喜欢到处溜达搞事的家伙,就算一开始情报部门没有注意,可在搞事后,又哪儿不去注意?等这人搞过几件事后,情报部门干脆就死盯着不放了。

    就算是中将这样的人都不由得呆滞了一下,很是无语的摇摇头:“他从昆比那边抢来的钱就都浪费到这上面去了?他这是准备跟黑网开战吗?真是小孩子脾气!”

    “呃,首长,他掏出40亿金元,在东省那边组建了一个浩雨投资公司,聘请了一批职业经理人,开始在整个东省各个市收购工厂。”上校的心很复杂啊,之前没看这些资料,还只以为这是一个运气好能力强的少年,借着机遇立下几份功劳。

    其实内心对陈浩然这种这么跳,还跳得厉害的家伙并不喜欢的,相信负责这种事务的成人,恐怕还真没几个喜欢陈浩然这样的少年呢。

    但在知道陈浩然得到一大笔庞大得不可思议的钱后,不但没有花天酒地没有购买奢侈品,反而组建公司投资工厂,然后自己却一个人跑回混乱之地,组建军队占据地盘,一副要和黑网对着干的样子。一时间对陈浩然的感官大变了。

    没错,所有知情|人知道陈浩然占据弄瓦都镇,并且组建军队后,全都认为他这是要和悬赏他的黑网对着干,从来就没想到陈浩然这货要当军阀。

    其实也没错啊,陈浩然就没想着当军阀,还不就是给任务推着走上这条路的啊!

    “哈哈,不错不错,真是不错!”中将听到陈浩然居然把抢来的钱丢到国内买工厂,很是满意。为了陈浩然这抢来的大笔钱,知情的人可没少为此争论,争论的目标是这钱放在陈浩然这混小子手里妥不妥当。

    至于这钱是陈浩然抢来的,是属于他的?外人不能过问?

    咳咳,这就不好说了,谁让陈浩然有官方的身份?而且这还是毒资,直接收归私有不是个事啊。

    但同样,陈浩然还是个学生,那些官方身份都得他毕业后才能给的,现在只是挂出来好看的。再加上,又不是上头派陈浩然去弄昆比的,那钱也是走陈浩然的私人渠道变为合法的,而且陈浩然存钱的账户还他喵的是国际账户!不是国内的账户!

    这就让大家好多手段没法施展,总不能跑去让陈浩然把钱上缴吧?丢不开这个脸啊!

    但现在这钱被用在国内,许多人就没话说了,有话说最多就是嘀咕几句怎么不上缴国库。

    要是陈浩然知道这些事情的话,他肯定是先惊愕一番,接着就大喜过望,因为他真的是被国家上层注意到了!这对满心想着抱国家大|腿的陈浩然来说当然是大好事啊。

    “让情报部门的人注意一下,可不要让黑网真的把他给害了。”中将做出指使。

    “是!”上校敬礼,屏幕也自动缩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