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然自然也一副随意模样的回应着,但他却清楚,别看人家闲聊一样,但却掺夹着一些对棉甸国的看法,对统一党的看法,对国际形势的看法等等。

    陈浩然要不是做了准备,都怕被问出底细来了,显然这看起来肥胖得像个贪污犯的上校,其实是心理学大家的出身啊!不过想想也能理解,就算了,贪污*和个人才能没有必定关联的。哪一个爬上来的人不是能力非凡的啊!

    昆特上校随着交谈,对陈浩然很是满意,其实早在陈浩然通过入城关卡的时候,他这边就已经获悉,并且第一时间就抽掉他的资料来查看。

    所以拿考罗少校的底细,昆特上校已经是一清二楚,他亲自谈话就是想看看真人和资料是否符合。

    这个资料是情报部门对混乱之地军阀首脑的性情推断,而且资料都很厚,显然棉甸军情部对此下了大功夫。可不像雨哥说的随便入档就不做理会的样子。

    如果陈浩然能够看到他自己资料的话,肯定是目瞪口呆,因为他的资料都有十几页,完全不像是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军阀该有的资料。

    里面可是记录了他的小土司身份,拿考罗这个部族的变迁,还有陈浩然这个小土司在国外求学厮混赚钱的经历。真实得不得了,根本就不像是虚构的。只是对拿考罗小土司的性情描述,却跟陈浩然的性情一模一样了,完全是本尊的心态。

    可想而知,雨哥给陈浩然编造这份资料,却也是费了好一番功夫的。让人从性格来分析,完全就会认为陈浩然就是拿考罗小土司,而不会认为这是别人假冒的。

    至于雨哥为何如此费力的制造一个完美身份给陈浩然?那就不清楚了。反正陈浩然一点都不知情。

    而么拥有着这份资料的昆特上校在考察啥?一个是看看人对不对得上,第二个就是看看陈浩然的心态是不是和资料描述的一样。

    这个心态就是陈浩然举旗组建势力的意图,资料中可是表示族人已经消散的拿考罗之所以竖旗组建势力,为的是重新成为土司好作威作福,只要能作威作福给棉甸政府当狗都无所谓。

    嗯,说得粗鲁了点,但直白的意思就是这个,拿考罗愿意抱棉甸政府的大|腿,认为棉甸政府是世界公认的合法政府,想要长久的在自家地盘上作威作福,就必须有棉甸政府支持。

    但凡看到这份资料的棉甸官员,对拿考罗的这个心态,都是极度满意的。没错,只要你们愿意臣服,愿意当政府的狗,咱们政府也是非常大度的,极为乐意把那混乱之地的穷乡僻野丢给你作威作福。

    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我给你的才是你的,我不给你,你不能伸手!

    而这也是棉甸官员如此厌恶混乱之地那些军阀的缘故。一个是这帮混蛋占地为王都不懂得孝敬一下,二个是制毒贩毒搞得国家名声狼狈,在国际上老是被人指责,脸皮都被撕下来了,要面子的官员哪儿会爽啊!

    更过分的是叫嚣着要独立要以邦的身份得到联邦认可,妈蛋!独立这就不用说了,分裂国家的行为绝对是豁出命去打崩对方,谁敢独立就他喵的打死!这在任何一个国家里都是不可触碰的警戒线!

    而邦这个身份,更是他喵的,知道联邦内的几个邦是舍弃了多少利益,花费了多少辛苦才得到的吗?你们嘴里喊喊,拿着武器比划一下就想得到“邦”的身份?这么容易,那几个已经存在的“邦”岂不是妒忌得要造反啊!

    所以为了国家的稳固,绝对不允许有新的“邦”出现!

    就是因为这些问题,棉甸政府和混乱之地才一直在斗力,谁都不允许退让一步,就这么坚持了几十年的对峙。

    不过这样的对峙要结束了,因为有艾米丽财团拿出千亿金元的花红要借用混乱之地搞开发,棉甸这边自然屁颠颠的为爹爹提前做好准备啊!

    而稍微有点脑子的都知道,要搞定如此混乱的地方,最好下手的就是先勾|引对方内部的人,然后里应外合就比较容易搞定。

    所以,像陈浩然这种明白世情,尊重权威的军阀头子,就是棉甸观察着准备收拢的对象。

    现在一看陈浩然和资料上显示的差不多,昆特上校这个一级过滤网,自然就满意非常了,等到陈浩然喝了口咖啡后,他就站起来拍拍跟着站起来的陈浩然肩膀:“走,处长要见见你。”

    “是!”陈浩然立刻恭敬的说。

    对陈浩然一直保持上下尊卑极度满意的昆特上校,特意点醒道:“不用紧张,是好事儿,毕竟你可是接到国防部命令后,第一个赶来报到的军官呢。”

    陈浩然当然了然,当初发现自己很可能是第一个跑来参加会议的,他就觉得自己有很大可能得到好处了。毕竟棉甸政府要打混乱之地的主意,肯定得拉扯一批混乱之地的内部人员才行。

    而自己屁颠颠的第一个跑过来表忠,知道榜样作用的棉甸政府,又哪儿会亏待自己这种心向政府的混乱之地军阀头子啊!

    就是不知道会给自己什么好处呢?提升军衔?增加编制?赏赐大笔金钱?好像这些对自己来说没啥作用吧?

    陈浩然就这么保持恭敬的姿态,脑子胡思乱想着的跟在昆特上校身后。

    又走楼梯的上了一层楼,来到一个有警卫守着的门前,昆特上校让陈浩然稍等,自己进去禀报,等了一会儿后,才打开门朝陈浩然招手。

    进去后,首先见到的是三名模样漂亮,身材凹凸玲珑,穿着贴身短裙军服,好像办公室女郎改版的女秘书军人,她们或是两条脱下鞋子的丝袜大长腿交叠着侧躺在大沙发上,要不坐在转椅上翘着二郎腿一晃一晃着脱跟的高跟鞋。

    然后呢,要么看着外文的时尚杂志,要么玩着智能手机,要么对着镜子化妆。

    看着这一幕,陈浩然都愕然了一下,那三个挂着少校军衔的美女,理都没理肥胖的上校,反而双眼发亮的打量着俊俏英挺的陈浩然。

    昆特上校一看这幕,心头咯噔一下,忙在陈浩然耳边嘀咕:“别乱看,我们的处长是坤特-坤瓦尔温将军,总统的亲侄子!”

    陈浩然心头一秉,同样心头也一叹,名义上这个国家是统一党掌控,国家的问题杂乱不堪,但真要说起来,也就是一个家族的内部争斗而已。

    没错,就是这个坤瓦尔温家族,总统所在的家族!

    这个国家出现的一切问题,都是因为这个家族的成员在竞争族长继承权的问题。

    没错!不是争夺总统位置哦,而是在争夺坤瓦尔温家族族长的继承权!为什么一个家族族长的继承权和国家问题勾搭在一块了?

    这个国家的总统已经八十岁了,当了总统快四十年,身体不好,人人都知道活不了几年,而他的家族成员遍布所有的权力部门。

    比如总参谋长、总理、各个部门的部长、各个军队的将军。

    总的来说,整个国家有五成的主要部门是坤瓦尔温这个姓氏的成员担任的。剩下五成全都是这个姓氏家族的姻亲担任。和这个家族没有关系的,乖乖在下面当小兵吧!

    因此,可想而知,坤瓦尔温这个姓氏的族长,就是这个国家的真正主人!那么族长的竞争比总统竞争还要厉害就可明白了。

    雨哥给的情报中显示,现在棉甸国内是三个势力在争抢族长继承人的位置。